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14章:幼娘哪去了

    灯会最大的乐趣自然是猜灯谜了。

    见女人孩子们喜欢,秦观又开始作弊,发现漂亮的彩灯,就拿出手机搜索灯谜看是否有答案。

    只走了半条街,他们这群人手里就都提满了灯笼,还赢了不少小礼物,把秦雨佩和幼娘乐的直拍手。

    在秦观带着一群人看灯的时候,望月楼又在举行一年一届的上元节诗会。

    而且今天还请来了今年新近花魁绫香儿助兴,饮酒畅聊,气氛很是高涨,不时有人拿出诗词请绫香儿弹唱,众人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高声说道:“可惜秦少游没来,要不然或许我们还能听到一首上元节诗词佳作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人说道:“怕是就因为做不出好诗词,才不敢来的吧,怕坏了他小诗仙的名头哟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说话之人,有人露出不屑表情,“张秀才这是在以己度人吗,人家不来就说人家做不出好诗词,那张秀才作一首超过秦观诗词的佳作来给我们听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吴兄何必如此讥讽张秀才呢,张秀才痴迷绫依人哪个不知,如今秦观抱得美人归,张秀才心中妒忌,如此说也很正常吗。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一笑,气得张秀才脸色发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楼上再次传来绫香儿的弹唱:“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    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

    一曲唱完众人无不叫好,这首词写得好,绫香儿唱的更好,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这首词是哪位先生写得,真是太妙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传回话来,“这是秦举人的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秦举人,难道是秦蔚不成,秦蔚以前诗词不显,没想到今天却做出如此好词。”

    那人回道:“不是,是秦观秦举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一愣,“他不是没来参加诗会吗。”

    那人回道:“是秦蔚带来的,秦蔚说,上元节灯会,秦观要带家人去赏灯,所以就不来参加诗会了,不过又怕冷落了各位同窗同年,所以特地让他哥哥带一首诗词过来让大家欣赏,就是刚刚绫香儿姑娘唱的这首‘清玉案’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很多人心中大骂。

    我们说过怕你冷落了吗,你不来我心中不知道有多高兴呢。

    让大家欣赏,欣赏你个大头鬼啊。

    你说你不来就不来吧,还让人捎一首诗词过来抢人风头,真是个混蛋啊。

    去年一年,整个杭州的文采风头都被秦观抢去了,难道今年他还要继续吗,还让不让别人活了。

    不管人们多么腹诽,可是人们不得不承认秦观这首词写的好,短短时间,这首词又流传了出去,西湖上那些小型诗会,也接到了这首词,又有无数人被这首词打动。

    “通通通!”

    开始放烟花了。

    耀眼的礼花在夜空中闪烁,像一朵朵秋日金丝菊,花瓣美丽妖娆,在夜空中尽情绽放稍纵即逝的美丽。

    烟花映照在西湖上,形成一个个对影,更添魅力。

    无数人抬头看向天空,欣赏着这难得的美丽场景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谁也没有注意,就在外围有一个猥琐的汉子,伸出罪恶的大手,一把捂住幼娘的嘴,幼娘都没来得及挣扎,就被汉子抱在怀里,三晃两晃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几多烟花过后,蓉娘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身边的妹妹,可是却一把摸了个空,她茫然四顾开始寻找,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,这下蓉娘有些急了,她挤进人群找到熊大,拍拍熊大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蓉娘。”

    蓉娘比划了几下,可是熊大却看不懂,看蓉娘焦急的样子,他只得找到秦观:“少爷,蓉娘很着急的样子,不知道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收回看烟花的眼睛,看看身后一脸焦急的蓉娘,问道:“怎么了蓉娘。”

    蓉娘再次比划,秦观看懂了其中一个动作,他问道:“你说幼娘,幼娘怎么了,幼娘在哪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现在都看过来,开始四处寻找,可是都没有找到幼娘的踪影,这下人们都急了,开始四处寻找,以为幼娘挤丢了。

    今晚西湖边的人太多,摩肩接踵的,幼娘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如果被裹入人群,没准会受伤。

    可是众人找遍了四周,却始终没有找到幼娘的身影,蓉娘越来越着急,已经急的留下了眼泪,依人赶紧安慰她。

    这时二宝突然踟躇着说道,“少爷,幼娘别是被拐子给抱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处众人都是大惊。

    秦观深深皱起眉头,如果幼娘被拐子抱走,等待她的必将是极其悲惨的人生,自己带她出来,却发生这种事情,这是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也非常自责,出来时秦观就嘱咐过他们兄弟,让他们负责众女的安全,可是现在却把幼娘给弄丢了,这更是他们的失职。

    “报官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街上有巡街的衙役,秦观直接两名身份,如今他可是举人身份,又是杭州有名的大才子,巡街衙役不敢怠慢,赶紧通知今晚负责安全的捕头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捕头服的中年男子过来,对着秦观拱拱手道:“秦举人,本人周全,是钱塘县捕头,您能否仔细说一下刚刚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秦观将事情说了,周全皱眉,然后说道:“秦举人,我这就撒下手下衙役巡街找人。”

    等他吩咐完,那些衙役散开四处去找人,周全又走到秦观面前,迟疑了一下小声说道:“秦举人,别怪小的说话不中听,贵府女眷被拐子抱走的可能性很大,怕是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秦观眼中闪过厉色,冷声说道:“不好找也要找,就算是把整个杭州翻过来,我也要把人找到。”

    望月楼。

    诗会接近尾声,再无佳作出现,林知府和崔学政两人商议一番,又问了一下其他人的意见,最后选出了今年上元节的诗魁。

    当小吏对外宣布结果时,众人尽皆愕然。

    “没来也能被选中为诗魁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秦观如今名声大,而且人家诗词做的却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首众里寻他千百度,也确实有资格夺得今年诗会魁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