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15章:你们没线索,我自己找

    就在人们议论的时候,门外突然走进一个人。

    人们一看,这不是秦观秦少游吗。他不是说今年不来参加诗会,陪着家人去看灯了吗,怎么又来了。

    有秦观相熟的人,站起来打招呼,秦观只是拱拱手,略带焦急的说道:“秦观有急事要见林知府,诸位稍后再叙。”说完噔噔蹬的上楼了。

    秦观出现在三楼,林奇和崔善福先是一愣,崔善福笑着说道:“哦,你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夺魁了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是一愣,“什么夺魁,我不知道啊,我是找林知府有件要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奇看秦观略带焦急的神情,问道:“秦观你找本官有何事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拱手见礼,然后说道:“我带着家人看灯,就在放烟花时,我家中女眷丢失不见,我已经报告了当地捕快,可是捕快说,这种情况被拐子抱走的可能性很大,所以秦观特来请求知府大人,希望大人能够加派人手寻找我的家眷。”

    林奇听秦观说是他家女眷,也是一惊,不会是秦府之人吧,秦彰乃是朝廷命官,如果他的家人出事,那可是大事。

    林奇赶紧问道:“是何人丢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家厨娘的妹妹,我府中的小丫头,今年七岁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林知府暗中松了一口气,不是秦家人就好,只是一个秦府小丫鬟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秦观亲自找来,林知府也要给几分面子,随即吩咐手下人,“通知钱塘、仁和两县,加派人手大力搜找,尽快将秦府丢失的女眷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见事情交代完,崔学政说道:“秦观,你既然来了,不如坐下与我们一同谈论诗词,你的那首‘东风夜放花千树’可是得了魁首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丢失一个小丫鬟,这些大人们并不在意,在他们眼中,不过损失几十贯钱而已。

    秦观拱拱手道:“几位大人,学生的家人还在等候消息,学生心中也是焦急,请恕学生今天不能陪几位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看秦观也却是无心诗词,只得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下楼后,秦观带着众人一起回别院,他怕再有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回到别院后,蓉娘不住默默哭泣,秦雨佩知道幼娘丢了,不住问哥哥幼娘能否回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此时已经过了11点,想来灯会都要散了,这时有人敲门,门子通报是周捕头来了,可是众人看到只是周捕头带着两个衙役过来,却不见幼娘,众人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周全对着秦观行礼后说道:“秦举人,钱塘县和仁和县都已经派了人手在寻找贵府女眷,可惜没有一点踪迹,我过来问问秦举人,可有其他线索提供,或是被其他亲人带走也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摇摇头,“幼娘只有一个姐姐,没有其他亲人。”秦观指了指还在哭泣的蓉娘说道。

    周全叹了一口气道:“如今全无线索,怕是不好找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脸上阴沉如水,冷声说到,“没有线索吗,就算是挖我也要挖出一条线索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向周全问道:“你是本地捕快,想来知道那些本地帮派拐子们的底细吧。”

    周全一愣,“秦举人,你是想。”

    秦观冷哼一声,“都说蛇有蛇道鼠有鼠路,我就不信找不出一条线索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全迟疑道,“可是咱们没有任何证据,不好随便动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好动,不包括我。”秦观说完,转头看向熊大熊二道,“你们两个拿上家伙跟着本少爷。”

    秦观说完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名衙役问有些目瞪口呆的周全,“捕头,咱们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自然是跟着了。”说着快步追向秦观。

    走在长街上,此时外面热闹不再,只剩零星摊位和三三两两回家的人,到是满街道的灯笼,照的整个杭州城依旧明亮。

    可在明亮的夜晚,也有漆黑的地方。

    城南帮驻地此刻就已经漆黑一片,所有人都闭灯睡觉了,突然之间只听轰的一声巨响,吓得很多人从被窝里窜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,哪里来的响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别的帮派打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就听门口传来几声呼喝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你们竟然敢硬闯城南帮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这家伙吼完,熊大一个大脚过去,直接将人踹出去几米远,那人啊是惨叫了一声,随即趴在地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追在后面的周捕快和两个衙役看的眼睛直跳,这也太生猛了吧,怕是要出大事啊。

    周全叫来一个衙役,低声吩咐了几句,然后那个衙役领了命赶紧跑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功夫,从堂里冲出一群人,大概有二三十个,手里都拿着长刀木棍。这些人看到院内站着的三人,值日的堂主大声喝道:“敢到城南帮来捣乱,兄弟们,把这几个家伙抓了去见帮主。”

    这群家伙不由分说,嗷嗷叫着冲过来。

    秦观手持长剑屹然不动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提起手腕粗的镔铁棍,脸神冰冷的冲了过去,只见两个八尺高的大汉将镔铁棍舞的上下翻飞,这些泼皮虽然人数众多,可是却没有一招之敌,只要近身的,就是一棍扫出,打的这些家伙惨叫着倒地不起痛苦惨嚎。

    只是几分钟时间,这二三十人就被熊大熊二打翻在地,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。

    城南帮院门外观察情况的周捕头,看的眼睛直抽抽,这城南帮也算是杭州有名的势力了,可是冲出来几十个人,却被秦举人的两个仆役几个回合就全部打翻了。

    秦观看着一地哀嚎的家伙,冷冷道:“叫你们主事的出来,我有话要问他。”

    此时早有人飞奔入后堂去通知帮助王越,王越也是听到声音刚刚穿好衣服,听到手下通报说来人厉害,打翻了所有人,提着自己的一对西瓜锤就奔了出了。

    来到前院看到院中一地的兄弟,王越脸色冰冷,不由分说哇哇叫着冲过来,手里一对西瓜锤挂着风声向着站在最前的熊大砸去。

    只听咣的一声金铁交鸣声,再看熊大站在原地不动,而王越的一对西瓜锤早已经甩飞到了远处,整个人噔噔蹬的后退七八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,两只手耷拉着已经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回合,杭州城有名的王越王大锤完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