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16章:横扫拐子帮

    王大锤十分艰难,还装作硬起的说道:“不知是哪个码头的兄弟,看着如此眼生,今晚为何打砸我城南帮。”

    熊大将镔铁棍往地上一顿,喝道:“我家公子乃是秦观秦举人,赶紧将掳走我们秦府的人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越被这一嗓子给喊懵了,秦举人,交人,交什么人。

    对外说的好听叫城南帮,其实不过一群泼皮而已,对外吹嘘什么帮众三百苦力五百,可也只敢欺负欺负平头百姓,官府他们惹不起,有功名的读书人他们也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王越眨眨眼间,用讨饶的语气说道:“秦举人,这话从何说起,我们怎么敢掳走秦府女眷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当然不知道幼娘是谁抱走的,不过他知道,肯定是一些捞黑的人做的,而城南帮就是杭州城里的黑势力,就算不是他们做的,他们也肯定知道一些情报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我秦府女眷幼娘,在今晚灯会上被人掳去,那日幼娘家的酒楼,就是你们城南帮的人去打砸的,想来你们脱不了关系,今日如果不给个交代,别怪我铲平你城南帮。”

    王越急了,赶紧说道:“秦举人,这事可真不是我们做的,我们虽然放钱收债,可却不做人口买卖,这事情你的找拐子帮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听,知道说道点子上了,急声问道:“拐子帮,他们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王越被问的一窒,眼神连闪,都是捞偏门的人,他如果说出人家的老底,那就是结了仇怨,拐子帮回头就有可能报复,而且出卖同行信息,也是江湖大忌,他城南帮以后会被黑道耻笑的。

    秦观一看王越情况,知道这个家伙不愿意说,立刻说道:“别考验我的耐性,信不信我现在就灭了你的城南帮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说。”王越赶紧道。

    以后如何先不管了,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吧,都说读书人斯文,可眼前这秦举人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,又有两个战将般的仆从,实在是招惹不起啊。

    王越道:“拐子帮虽说叫帮,可却是一群不露脸的家伙,整个江南省都有他们的势力,我只知道他们在杭州有一个驻点。”

    秦观赶紧道:“别废话,现在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王越挣扎着要起身,可是他的两条手臂都已经麻了,根本用不上力气,熊二走过去,直接将他提起来,一行人立刻往外走。

    看到秦观出来,周捕头又看了看王越,咽了一口唾沫。看到王越瞅过来带着求救意味的眼神,他没敢去接。

    秦观也不理他,抓着王越往城外而去,几人行了两刻钟,在一处有着高墙大院的民居前停下,这里极是偏僻,周围都没有什么人家。

    秦观冷声问旁边的王大锤,“就是这里吗。”

    王越点点头,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不废话,直接命令熊大,“破门,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熊大暗提一口气,粗壮如铁塔般的身子冲出去,到了门前抬起大脚,只听轰的一声,那扇木门就被熊大一脚踹开了。

    王大锤现在算是知道对方是如何破自己城南帮的大门了,有这样的力士,除非那种厚重的城门,像这种江南民居的宅院大门,还真的经不住他的一脚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两兄弟刚冲进去,对面就冲出十几个拿着刀子的家伙,那些人也不叫嚷,上来就是动手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家伙的身手,明显要比城南帮的强很多,不是闲散泼皮的打架招式,看起来应该是练过武功的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将铁棍舞的呼呼作响,不时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,有些家伙被打中倒地,也不喊叫哭嚎,虽然费些力气,可这些人远不是熊大熊二的对手,用了几分钟时间,两兄弟就将这群人全部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秦观微感好奇,这时站在旁边的王大锤小声说道:“秦公子,这些拐子帮厉害着呢,这些动手的都是他们帮里的打手,都是哑的。”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喉咙。

    秦观心里一颤,这些人不可能天生都是哑巴,极有可能是将一些幼童买去,然后伤了他们的声带,专门培养成这种强力打手的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可以看出,这个拐子帮非常有组织有纪律,不是城南帮这种帮派可比。

    周全一直跟在秦观后面,看那秦家的两个大汉与对方一群十几人打斗,也很是佩服,他估计了一下,如果自己带衙役过来,估计没有几十个人,是留不下那群人的,而且肯定有不小的损伤,那群人都是一群死士啊。

    将外面的人清理完,一群人冲房中,外面还好,只有两个躲在桌下的健妇,而在里屋,秦观却看到让他震惊的一幕。

    在墙根下,是一排排的木笼子,而在笼子里面,却是一个个张着惊恐眼神看向秦观的幼童。

    秦观心里十分震惊。

    这些应该都是被拐子帮抓来的幼童,足足十二三个,而且大多是女童,这群该杀的混蛋,这要践踏多少家庭的幸福。

    秦观赶紧过去,可是让他失望的是,这群女童里并没有幼娘的身影。

    来到中庭,秦观吩咐道:“将那个胖夫人拉过来。”

    熊大拽过那个健妇,秦观眼神冰冷看着她问道:“谁是这里的头目。”

    那夫人哀嚎道:“大人,我只是一个做饭的厨娘,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观冷冷一笑,“看来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脸上一僵,再次哀嚎道:“大人,我真的只是一个厨娘。”

    “一身肥肉,穿着绸缎,头上还别着金簪,”秦观又拉开她的胸襟,露出半片肥肉:“肌肤如此白皙,而且带着金项链,你跟我说你是厨娘。”

    秦观对着熊大说道:“掰断她一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啊!!!

    健妇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真的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掰断一根。”秦观冷冷道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嗷嗷!!

    看到这惨烈的一幕,旁边的周捕头,王大锤还有那个小衙役,都吓得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这读书人怎么比他们这些混社会的还狠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