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17章:发现线索者奖励千贯

    “别考验我的耐性,告诉我,别的孩子在哪里,再敢迟疑,我打断你的四肢,让你腐烂而死!”

    秦观厉声喝到。

    健妇看秦观冰冷的眼神,她真的害怕了,颤抖着说道:“还有一批今晚送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急声道:“几个人,都是什么样的孩子,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一共6个,都是小丫头,挑出来特别出挑的。”

    “送去哪里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水路,要送去苏州,已经走了半个时辰,想来已经上了运河大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在今晚灯会上掠来的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,身穿一件红袖花袄,下身穿一条蓝裤,扎着侍女发髻,对了,耳朵上带了两只珍珠耳钉。”秦观仔细问道。

    这妇人一听,下意识往旁边跪着的另一个健妇瞅了瞅,秦观疑惑看过去,这才看清,那个妇人的耳朵上带着的,正是一对珍珠耳钉。

    这对耳钉是过年的时候,秦观送给幼娘的礼物,也是她身上唯一值钱的饰品。依人是一串粉红珍珠项链,其他侍女有的送珍珠簪子,有的送珍珠耳坠,幼娘还小,就送了她一对小巧可爱的珍珠耳钉。

    秦观看的明白,这妇人带的正是幼娘那对耳钉。

    秦观咬着牙又问了一句:“那些人几个人,如何行事,到苏州哪里去,又是坐的什么船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赶紧道:“大人,这些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吗!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观对熊大熊二吩咐道:“将她们都拖出去,打断四肢。外面那些家伙,一个不留全都断掉四肢。”

    熊大熊二拖着两个妇人出去,吓得两个女人不住挣扎哭嚎,这时周全嗫嚅着说道:“秦公子,私自动刑是犯法的,不如将他们交给我们官府来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着周全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在我们冲进人贩窝点时,人贩手持利器拼死反抗,在搏斗时被我们打伤了手脚,怎么,你有不同看法吗。”

    周全被秦观一口问住。

    这颠倒黑白的功夫,还得说这些读书人啊。

    秦观神情缓和了一些说道:“当然,这里面也有你们巡捕房的功劳,周捕头带着手下身先士卒与人贩搏斗,救出了十几个被拐骗的幼童,你觉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周全立马就笑了,腰都接弯下来,“秦公子,这主要是您的功劳,我就是个跑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要这些功劳有用吗。”

    周全想想也是,人家堂堂一个举人老爷,要这些功劳干什么,人家主要是为了救自家人而已。

    周全立马说道:“秦公子尽管行事,只要不直接打死,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旁边看着这一切的王大锤心里颤抖了一下,他猛的想到刚刚,要不是自己当时见机快,立马认怂了,估计比这些家伙好不到哪里去,这读书人疯起来比地痞还狠。

    而且人家更阴险,前面打折你的四肢,后面就利用官府善后。

    还得说是读书人厉害啊。

    以后这位秦二爷,千万招惹不得。

    外面惨叫声不绝于耳,但很快结束,再出去时,那些人贩子全都被断了四肢,烂泥一样在地上不住大声哀嚎。

    秦观不敢耽搁,将这里交给周全,抓着王大锤,带着熊大熊二往运河码头赶去。

    “运河码头熟不熟。”秦观问王大锤王帮主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地头蛇,少了他不好办事。

    王大锤赶紧道:“还算熟悉,我们在码头有两百多的苦力装卸工,也与一些船家有往来,公子想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搜船,找人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来到苦力帮驻地,王大锤对着管事堂主大吼一声,所有人起床。秦观看着下面一群汉子,大声道:“我秦府的女眷丢了,被人贩子拐走,有消息说今晚从运河走船到苏州。如果船走了,我需要你们探查出是哪条船,如果没走,直接找出那条船。”

    苦力们面面相觑,对大晚上的将他们从温暖的被窝里揪出来很是不满,很多人对秦观说的话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这时秦观道:“找到有用的线索,奖励钱1000贯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苦力顿时哗然,王大锤也瞪大了眼睛,这可是一千贯啊,可不是一笔小钱,这些苦力在码头累死累活干一年,也不一定赚的到几十贯钱。

    他王大锤又打又拼的,一年也赚不了几千贯,见钱哪有不心动的。至于说秦观可能骗他们,这个时代的人重诚信,秦观又是举人,说出来的话自然会履行承诺。

    王大锤大声吼道:“都给我打起精神来,找到人都有赏。”

    苦力汉子们嗷嗷叫着冲出了院子,秦观也没有等着,带着熊大熊二和王大锤来到码头位置,观察着一艘艘停泊在码头的木船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不时有消息传回来,始终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,时间到了凌晨1点多钟,秦观心里愈发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船已经开走,只能快马去前面的运河漕监拦截,不知道这其中又会有什么变数。

    张栓和陈二子也是城南帮的苦力,领了命令出来两人就组成了一组,张全二十多岁,陈二子只有十七,两个人一开始也想去那些附近的大船,可是那些年长的汉子已经去了,哪有他们的位置。

    年轻人头脑也灵光,两人一琢磨,人贩子的船未必就敢停在码头,不如到远处看看,没准会有收获呢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河岸一路向北,沿河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爬过一个沟坡时,远远看到有一点亮光。

    “栓哥,你看那是不是船。”

    “光亮应该是在河道里,很可能是船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小心些,如果真是人贩子的船,被那些家伙发现没准会对咱们下狠手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慢慢靠近,在一片灌木后隐藏了身形,就在这时,远处又走来一队人,其中有两辆大车。

    大车在岸边停下,有人吆喝着卸货,然后就有一个个笼子被搬下来,有人拿灯笼照了照,张栓和陈二子眼睛瞪大,陈二子低呼道:“栓哥,是孩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