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18章:男儿当杀人,杀人不留情

    张栓一把捂住陈二子的嘴。

    吓得大气都不敢喘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远处河岸边的那群人,只要有人注意这边就立马跑。

    好在那边卸车有些乱,没有听到这边的动静,张栓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栓在二子耳边略带兴奋的小声说道:“二子,这次该着咱们兄弟发财,你回去禀报帮主,我在这里盯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栓哥。”

    二子猫着腰,爬过了山坡,见看不到大船的灯光了,撒开腿玩命跑起来。

    冬日的夜风很凉,潮气也很大,吹在身上十分不舒服。可是秦观的心更不舒服。

    虽然在古代,秦观总有一种游戏风尘的心态,可是今天发生这件事,让他意识到,对这里的人,他已经有了感情,这些人不是什么NPC,他们是活生生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幼娘真的丢了,他真的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想想那些丢失孩子家庭的痛苦,想想那些孩子被人贩子拐去,将要面临的悲惨人生,秦观将手中剑柄握的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“秦公子,秦公子,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锤一边喊着一边往这边奔来。

    秦观一听有消息,心里就是一喜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王大锤道:“我手下两个苦力,在运河上游石辖子口那边,看到一艘大船停在岸边,而且他们还看到有人往大船上运笼子,笼子里面全都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秦观眼睛里顿时泛起寒光。

    大船,木笼,孩子。

    应该是你们了。

    “王大锤你让人带路,熊大熊二我们走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王大锤一阵迟疑道:“秦公子,对方肯定人不少,而且战斗力肯定不弱,我们只有几个人,不如报官抓他们。”

    秦观摇头道:“时间来不及,恐怕迟则生变,你派个人通知一下官府,现在我们赶过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王大锤安排人去通知周捕头,跟着秦观往石辖子口那边而去。有陈二子带路,很快来到他们潜伏的灌木丛那里。

    远处,大船依旧停在那里,船上只有两盏灯,隐隐绰绰如同鬼火。大车早已经不见了踪迹,张全说是卸下孩子走了,不过船边还搭着舢板。

    旁边王大锤道:“秦公子,我们不知道对方情况,人手多少,不如我们等在这里,等官兵来了一起行动。”

    秦观没有理他们,“熊大熊二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三人窜了过去,一路奔到船边,就听到船上传来一声喝问:“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秦观哪会理他,加快脚步三步两步跑到舢板边,几个垫步直接窜到了船上。

    船上有负责看守的人,看到这个情形立刻拿着刀过来就砍,却之间银光一闪,手中钢刀跌落在地,捂着脖子呃呃呃的叫了几声,倒地不起,身下流出汩汩鲜血。

    秦观杀人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杀人。

    可是动作却如此干脆利落,不带丝毫犹豫。

    在长剑划过那个人贩子咽喉的时候,秦观甚至感觉到一丝畅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旁边又冲过来一个拿刀的汉子,可是钢刀刚刚提起一般,一道剑芒直刺过来,噗的一声直接扎进咽喉,这个家伙立刻毙命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时间,船上已经发现了甲板上的动静,船舱里冲出很多持刀拿枪的汉子,而熊大熊二两兄弟也到了船上,双方开始战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王大锤犹豫了再犹豫,最后大叫一声,“妈的,上了。”然后也跑上船,瞅准一个拿刀的汉子,一锤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啪的一下,那人手中钢刀蹦飞,脑袋挨了重重的一下,顿时委顿在地,看来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嗖嗖。”

    突然,从船后方射来两只箭矢。

    秦观一惊,手中宝剑一划,挡开飞来的一只箭,旁边却传来一声痛呼,秦观看过去,却见一支箭正正的插进了王大锤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痛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锤手里不含糊,反手将铜锤丢了出去,啪的一声,砸在那个射箭家伙的脑袋上,顿时血花飞溅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就在秦观要上前灭了另一个箭手的时候,旁边黑暗中突然蹿出一道黑影,秦观只觉得一股劲风袭来,心中危机大生,手中宝剑刺出,只听当当当几声交鸣,那个黑影突然又隐没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是高手!

    嗖的一声,又一支弓箭射来,秦观一个闪身躲过,身体靠在船仓后面,熊大看少爷遇到危险,从地上拿起一把长矛,那是一个被他杀死汉子的兵器,大吼一声直接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噗哧。

    长矛捅进弓箭手的胸膛,那个家伙从船剁上直接翻身跌进了运河里。

    突然,秦观心中警照再声,秦观没等对方出手,将全身力量汇聚于一点,长剑对着身后船舱木板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嗒,宝剑穿透一寸多厚的木板。

    扑哧一声,

    隐约听到一声痛苦的叫声,就再也没了生息。

    这一战,秦观足足杀了七八个人,甲板上满是残肢断臂与鲜血,他自己身上也染了鲜血,可他却没有一丝难受感觉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些喜欢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。

    熊大走过来道:“少爷,上面没有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下船。”

    熊大将铁棍一顿,直接捅进甲板,从地上拾起一把钢刀提在手里,船舱内地方狭窄,大棍根本舞不起来,打头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熊二有样学样,也跟着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王大锤,现在只剩下抱着肩膀靠在地上哼哼了,不过只是外伤,死不了。

    秦观提剑跟着下去,走过狭窄的走廊来到下面,在船舱里,秦观有看到如同在那处窝点一样的场景,之间下面堆积着一排排的笼子,里面都是一个个孩子,而且这些孩子都已经晕睡,想来应该是怕他们哭闹给喂了药。

    秦观赶紧上前查看,终于在一个笼子里找到了那熟悉的小身影。

    红袖袄蓝裤子,小脸上满是污迹,想来是哭闹了很久,现在却逼着眼睛在昏睡。

    秦观手中宝剑一划,将困住笼子的绳索砍断,将里面的小人儿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又发现几个贱妇。”

    熊二过来禀报。

    秦观冷冷道:“留下活口,不过全部打断手脚。”

    说着抱着昏睡的幼娘来到甲板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一溜火把长龙想着这边快速奔来,想来是官兵过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