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20章:万家生佛

    “救一人就如同救了一家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前年我街坊刘老七家的男娃丢了,刘老七的媳妇后来就疯了,整日满街找孩子,最后不慎跌入河中,淹死了。刘老七现在成了鳏夫,原本和美的家庭,就这么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家一个哥哥,一个女娃儿丢了,如今已经过去十来年,可是依旧念念不忘,估计到死也忘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那名巡街又炫耀似的说道:“你们不知道,我一个做衙役的兄弟昨晚参加了抓捕行动,昨晚秦二公子大发神威,据说一把长剑砍死了十几个人贩子,那场景,血流成河啊!要知道那些人贩子可都是有武功的,周捕头都不是对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啊,那些没死的也没有落好,都被熊大熊二两位壮士,给断了手脚四肢,如今情形那叫一个惨啊。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“那些天杀的人贩子,就应该打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断了四肢便宜他们了,应该直接剁碎了丢到钱塘江里喂鱼。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做的好。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,渐渐的人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情,秦家门前的这条大街都已经被人群挤满,比那日秦蔚秦观两人同时考中举人还要热闹。

    “都让让、都让让,又有人带着孩子来磕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多少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第81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这是万家生佛啊。”

    秦府外面的人越来越多,秦蔚赶紧让人去通知秦观,秦观听了这个消息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有这么夸张吗!

    他当时主要是为了救幼娘,救那些孩子只是机缘巧合而已,却没想到引起这么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带着熊大熊二来到秦府,众人看秦观过来,自动让开一条路,很多人鼓掌叫好,齐齐夸赞秦观做得好。

    那些被救孩子的家长,终于见到秦观,再次磕头感谢,秦观赶紧让熊大熊二将人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毋须谢我,我也是因为要救自家女眷,才会机缘巧合救了各位的孩子,是那些人贩子可恶,想必官府不会放过他们,如今孩子受了惊吓,各位乡亲还要好好安抚一下孩子。”

    秦观虽然说的随意,可是这些人知道,如果没有秦观的出手,官府又哪能追查的到,他们的孩子终究还是秦观所救。

    “秦老爷,您的大恩我们一家永记于心,回去后必定给您日日祈福,保佑您万事顺泰,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恩德必不会忘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孩子家长如此说,那些围观的人也都纷纷夸赞秦观。

    秦观也没想到,这件事情让他在杭州的威望大增。

    这不比诗词示人,让人仰慕敬慕,这是真真实实的救了几十家的大恩德,最容易让底层百姓们记住。

    秦观不知道,这件事情还没完。

    后来整个杭州的百姓,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,再加上秦观名头,接连考中秀才举人,还是有名的诗词大家,竟然敢杀人,自然引得很多人好奇传播。

    后来又有说评书的将这件事情编成段子,在茶楼酒馆评说,百姓们还非常爱听。

    评书先生嘴里,秦观的形象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成了口能吟诗作赋,手能持剑杀人的诗仙人物。

    有人赞道,这不就是青莲先生吗。

    秦家门外乱了好一阵,秦观才劝走那些人,人群渐渐散去,秦观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秦夫人看着自己这个儿子,说道:“我听了昨晚的事情,虽说你做的有些鲁莽,可是却也是为了家人,又救了百十个孩子,这是积功德的好事,娘就不说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嘻嘻一笑,“那我就谢谢娘了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白了他一眼,然后说道:“就算今天你不来,我本也打算叫你回来,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父亲来信,让我和哥哥进京吗。”秦观拿起一块芙蓉糕咬了一口,这芙蓉糕做的还挺好吃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关于你未婚妻韩玉卿的事情。”秦夫人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”秦观被这个消息弄得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吃东西慢一点。”秦夫人抚着秦观的后背说道。

    老娘提到未婚妻韩玉卿,让秦观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日在兰芳苑,一拳将他打晕的那个韩玉。

    当时秦观确实没有往韩玉卿身上想,那时他刚刚附身不久,脑海里很多记忆还没来得及梳理,可是在第二天,秦观回想起两人的话语,以及那韩玉卿的言谈举止,再加上她的名字韩玉,秦观有八成把握,那个韩玉就是自己的未婚妻韩玉卿。

    调戏未婚妻,还被自己未婚妻一拳打晕,真丢人啊!

    “娘,韩玉卿有什么事情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秦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原本我打算,等你与你大哥考完会试,不管成绩如何,也该给你们完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哥那边已经说好,今年七月初八正式举行大礼,我就打算着,你也考中了举人,岁数也差不多了,就打算给你将婚事在八月办了,可是韩家却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拒绝!韩家要退婚吗?”秦观惊讶道。

    我靠,退婚流啊有木有!!!

    秦夫人拍了他一下,没好气的说,“退什么婚,韩家回信说,玉卿要去边疆带兵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所以暂时不能确定婚期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惊:“上战场,她一个女人上哪门子战场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叹了一口气道:“明日一早玉卿就要离开杭州,去雄州信安军报道。”说完看了看秦观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观有些愣怔。

    冬日清晨的杭州城,周围飘散着一股薄薄的雾气,呼吸一口觉得有些凛冽,一片枯黄的叶子被风从枝头吹落,掉在地上,滚了几滚,躲到了墙角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秦观踩在青石板上,一步一步的往城东而去,身后跟着二宝,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包裹。

    韩府外,却是一片热闹场景,大门外一溜十几辆大车,无数身穿盔甲的士兵在进进出出搬运东西。有人牵出马匹套上马鞍,整理行装,秦观远远的看着他们有条不紊的忙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站在门口的一个身影映入他的眼帘。

    一身女士劲装,身后披着猩红色的披风,看侧脸一片白皙,就在秦观要再仔细打量时,女人好似察觉了什么,忽而转身看向秦观这边。

    秦观与那双妙目在清晨的空气里交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