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21章:韩娘子出征边疆

    韩玉卿愣了愣,她认出了秦观。

    那个以前杭州有名的纨绔,那个在兰芳苑调戏她被她一拳打晕的家伙,那个如今考中举人功名,又被无数人追捧的“小诗仙”。

    她的未婚夫,秦观。

    韩玉卿顿了顿,大步往秦观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秦观看着这个容貌清丽绝美,一身兵甲劲装的女子向他走来,他现在已经无比肯定,韩玉卿就是韩玉。

    韩玉卿走到秦观跟前,一双略带英气的妙目看着他,用带着几分清冽的语气说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要去边疆打仗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并不熟悉,可是说出的话却又并不显得陌生。

    看了看远处那些忙碌的兵丁,秦观说道:“为什么要上战场。我是说,你一个女人为何去战场,我觉得女人就应该远离战场。”

    战场是残酷的,古代战场更加残酷百倍,秦观就觉得,一个女人不应该去接触这种残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因为韩家是武勋世家,因为我是韩家人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顿了一下,说道:“年前边境发生了一场战斗,辽人犯边试探,我父亲和哥哥带兵出击,却误中对方埋伏,父亲被流矢射中,哥哥的一条手臂断了,恐怕再也握不得刀枪,如今信安军没有统兵之人,只能我去。”

    生而为人,谁不是在红尘中挣扎,为家人,为朋友,为了所有一切值得的。

    秦观从二宝手里拿过小包裹递给韩玉卿,“我这里有一些比较好的伤药,对付外伤发炎、发烧之类的病症有奇效,我在里面已经写了服用的方法,希望对你有用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接过小包裹攥在手里,很认真的看着秦观道:“以前,虽然我们有婚约,可是那个纨绔的秦观,我看不上!”

    秦观大囧,这女人说话怎么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“不过最近你却改变很多,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改变,不过却是好的,我已经在心里试着接受你,毕竟我们的婚约是改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韩玉卿突然凤目一立,盯着秦观道,

    “那个叫依人的女子,你可以养做妾侍,不过你记住,只要我还活着,我就是大夫人,如果你再敢沾花惹草,别说你是举人,哪怕你以后考中进士,我照样敢打你。”

    不等秦观说话,韩玉卿一撩披风,转身就走,那叫一个潇洒,秦观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妞,好有个性啊。

    大赵国还有敢打丈夫的妻子吗,我怎么不知道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遇到了什么奇葩未婚妻。

    日头出来,渐渐驱散薄薄的雾气,今天应该是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韩家的车队已经收拾完毕,十几辆大车,还有上百名韩家的亲兵,随着一声令下,整齐列队向着城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小霜牵来两匹马,韩玉卿接过缰绳,一个垫步轻松跨到马上,动作潇洒无比,把缰绳一拽,身下那匹枣红马向着秦观这边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秦观看着过来的韩玉卿,不知道她还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枣红马停在秦观面前,韩玉卿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秦观道:“你是男人,有本事就真考个进士回来,等你什么时候有能力维护秦家,维护我韩家的时候,我在家中相夫教子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说完,不等秦观答话,拨转马头追着队伍走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韩家车队转过街角彻底消失不见,秦观才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韩玉卿走后第二天,秦观也在准备行囊,父亲秦彰来信,催促他们兄弟俩尽快进京,以备三月会试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会试还有两三个月时间,不过现在出发也不算早,有些路远的举子为了参加会试,提前半年就出发来京城,有些为了提高名气,甚至提前一两年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去金陵,秦观不可能带着洛依人,如果他老爹秦彰看着他带一个妾侍一起来赶考,估计会家法伺候。

    不过别院这边有管家秦茂照看,秦观还留下了熊二负责安全,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秦观又叫来周泰祥,对生意交代了一番。

    如今周泰祥已经在金陵城,以及苏州、无锡、镇江和扬州这五地开始建设金玉楼,现在还只是小规模的经营,先站住脚再说。

    此前两人虽有了主仆名义,但金玉楼依旧是周泰祥自己的产业,可是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周泰祥主动提出将金玉楼合并过来,秦观见周泰祥真心实意,同意了这个请求。

    秦观以现金宝物出资,占股8成,周泰祥以金玉楼占股2成,随后还签订了协议,名字依旧叫泰祥金玉楼。

    家中安排妥当,秦观带着二宝和熊大,和哥哥秦蔚一起告别母亲和奶奶,登上了前往金陵城的大船。

    京杭大运河南起杭州北到涿郡,可以说是古代中国的一条运输大动脉,服务于华夏的经济、政治和军事用途。

    一路坐船经大运河入长江,五日后终于抵达金陵城。

    金陵秦家的管家带着两辆大车前来接人,秦观坐在马车里,挑帘看着这座大赵国的都城。诸葛亮第一次到金陵,便惊呼:“钟山龙盘,石头虎踞,此乃帝王之宅也。”

    秦蔚在这里住了两年,对京城非常熟悉,笑着对秦观道:“等明日,邀上三五个好友,带二弟你去看看玄武湖、鸡鸣寺,晚间可游览秦淮河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笑,说道:“大哥在京城两年,不知道可有相好的花魁。”

    秦蔚指点着秦观骂道:“你以为都像你一样,随便几首诗词就能骗到花魁委身吗。不过二弟,你的诗词应该已经传遍金陵,如果你到秦淮河,亮出你小诗仙的名头,我估计那些花魁名妓们,会上赶着邀请你呢。”

    两兄弟一路说笑,马车就到了凤鸣街秦家宅院门前。

    秦蔚道:“隔着两条街,就是乌衣巷,这里距离秦淮也只有一刻钟的路程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有时间一定要去乌衣巷看看,领略一下‘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’的景致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着进了秦宅,这处宅院算不得大只有三进,到了正厅秦观就看到一脸严肃的老爹秦彰正坐在正厅等着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