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22章:入京会试

    秦观和秦蔚见到老爹,赶紧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秦彰点点头说道:“其他的事情让下人们去安排就好,你们兄弟随我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父子三人来到书房,秦彰坐在主位,秦观和秦蔚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看着父亲。

    秦彰仔细打量自己两个儿子,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。其实现在他对两个儿子还是比较满意的,大儿子秦蔚为人正直憨厚,才情虽然有限但读书却知道用功。

    二儿子秦观以前一直是他的心病,总以为以后会变成一个纨绔,可是没想到,短短一年时间,却接连考中秀才举人,更是在诗词一道上表现出了惊人的才华,有了小诗仙的名头。

    妻子来信说,如今秦观也知道用功了,这几个月在家中基本上都是闭关读书。

    至于说找了一个花魁小妾的事情,年轻人谁不风流,秦彰到不觉得有什么,只要不影响学业就行。

    “今年会试时间已经公布,定于三月十八开考,时间为三天,距今虽还有三个月时间,可也转瞬即过,所以你们兄弟两在这段时间,不得随意出去玩耍,要将心思用在读书上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秦彰是看着秦观说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老爹主要是在警告自己呢。

    两人赶紧应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秦彰开始给两个儿子讲解会试情况,他是进士出身,一些经验正好传授给两个儿子。那些要参加会试的考生,也都会找一两位进士或者曾经参加过会试的考生,了解会试方面的内容,以做到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会试不同于院试、乡试,会试只考经义、策论和诗赋三项,经义五题,策论两题,诗赋各一首。所以你们主要在这三方面下工夫。”

    “经义你们都考过,以经书中文句为题阐明其义理,主要看你们对经义的掌握和理解,这方面我不多说。”

    “诗赋最看天赋才情,讲究临场发挥,这方面我也不多说。我主要和你们说说策论题。”

    “策论是什么,策论就是议论当前政治问题、向朝廷献策的文章。你们答策论时,要记住几个要点,”

    “答题时要分条析理,解纷排难,于立谈之间树声望。要赢得考官对你的注意赏识,就要多写自己的观点,一事一议,一篇文章只表达一个观点,简洁而有力,犀利而练达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也要注意主考官的喜好,今次主持会试的,是曾毓曾相公,曾相公是首相,他的治国理念就是重商业发展,对茶、盐、铁、酒实行专卖。鼓励商贸流通,加强海外贸易,注重商业规则,增加财政收入。”

    “设立‘安济堂’收养鳏寡孤独者,救助了无数受苦百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秦观怎么听都觉得这位曾毓曾相公是一个治世能臣,秦观记得自己的秦家可是依附沈峥沈相公的,沈峥和曾毓是死对头的事情可谓尽人皆知,难道自己这边是奸臣一派的。

    可秦彰接下来的话,立马推翻了秦观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可曾毓此人却又为人奸诈、为官贪腐、拢官拢财、把持朝政,党羽遍布整个大赵国,如有不和着,必以狠辣手段攻讦之。”

    “年前曾毓过寿,送礼的马车堵了三条街,据说那天他收到的贺礼,价值就高达几百万贯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还不算,最主要的是,对于对我大赵国威胁最大的辽国,他却是主张划地求和,不主张动兵,年年纳贡称臣。而对我大赵国军方,却又各处派遣监军,严格控制军需,又令监军管控军权,致使那些打仗的将军竟无指挥之权。”

    “辽国屡屡犯边试探我国,掠走百姓粮食无数,边民民不聊生,你们可知那曾毓在朝堂上如何说,他说这不过是疥癣之疾,辽人抢了粮食过冬,也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堂堂首相,竟然如此血凉,辽人掠走的可都是我大赵国的子民啊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秦彰脸上已经明显带着怒气。

    秦观今天才知道,自己这位父亲,原来还是一个愤青式的人物,秦观试探着问道:“父亲,我们秦家依附沈相公,那我们算是主战派的了。”

    秦彰看了看秦观,说道:“可以如此说,沈相公一心为公,要不是有他在朝堂上支撑,恐怕那曾毓早就将半个赵国卖给辽国了。虽然他曾毓把持文官,不过沈相公却得到所有武勋世家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秦观忽然明白,自己为何会有一个武勋世家出来的未婚妻了。原来根子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秦彰也察觉到自己说着科举的事情,现在却说到了朝廷派系纷争上,好像歪楼了,赶紧往回收。

    继续道:“今年是由曾毓主持会试,所以你们在考试的时候,如果有涉及对外用兵的策论题,答题时不要太过激烈,注意把握分寸。”

    秦蔚十分不解的问道:“父亲,难道您是让我们违背您的主张,反而去献媚支持曾毓吗?”

    听了大哥的话,秦观心里都忍不住翻白眼。

    秦彰看了看这个大儿子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不是让你们献媚,而是不要太过激烈。蔚儿,父亲告诉你一句话,希望对你今后的人生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虚心过度就是虚伪;自信过度就是自负;礼让过度就是迂腐;舒展过度就是放纵;威严过度就是傲慢;谦卑过度就是自卑;随和过度就是媚俗;自强过度就是狂妄;精明过度就是奸诈;率真过度就是鲁莽:行走天下,能审时度势,乃是大智慧,真本事。”

    审时度势!!!

    这四个字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秦观算是知道了,自己这位父亲,是那种有理想主张却又不迂腐的人,不是那种为了理想就会抛头颅洒热血,不管不顾往前冲的人。

    秦观喜欢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算不得是一个纯粹的人,但可以算作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秦观很欣慰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秒,秦彰的一句话让秦观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“今日就算了,从明日开始,我会考校你们的功课,你们两人每天最少做一篇经义,三日一篇策论。”

    突然,秦观感觉南京的天气,是如此寒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