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28章:我们是朋友

    众人团团围坐,中间一个巨大的空间,鼓掌欢迎秦观,秦观也礼貌的对四周人群点头微笑回礼。

    走到一处角落坐下,开始今天的对战训练。

    “张运,对战李小松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出来,带好面具持剑而立,“喝”,大吼一声两人战到一起。

    秦观有系统奖励的剑术技能,如今剑术已达大师境界,再看这些人的对战,只能用孩子耍竹棍来形容,毫无技巧美感,甚至都不走心。

    估计真的是来锻炼身体加娱乐的。

    “苏美娜对战李晴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上场,也打的呼呼喝喝的,很有气势。

    秦观早就注意到场中一个人,大概二十多岁,长得高大帅气,不过秦观却看此人脸上有一股阴鸷之气,别人在对战的时候,他还在和旁边的人聊天。

    一轮对战之后,日本教练叫道:“刘锦航,你和周强来给所有人演示一下对战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周强的家伙笑嘻嘻道:“教练,让我和刘锦航对练啊,我担心他把我的肋骨打断。”

    刘锦航站起来,笑着说道:“放心,我会很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刘锦航和周强在场中对战几回合,秦观发现,这个刘锦航的水平确实要比其他人高很多,显然是经过十分系统的锻炼,不像其他学员那样,很多都是以锻炼为目的的。

    几轮之后周强落败,教练又说道:“马旭,过来和刘锦航对战”就这样,刘锦航接连战胜四五个人,基本上都是几招击败对方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想试试吗。”刘锦航有些意气风发的问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打算上来被虐,就在这时,角落里有人出声道:“我想试试。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竟然是今天刚刚加入的那个学员,现在人们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。

    日本教练皱皱眉道:“你刚刚来,还没有做过基础练习,不适合这种高级别的对战,你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秦观站起来已经走到场中,看了看刘锦航,然后对着日本教练道:“我以前学过中国剑术,我想试试其中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日本教练一愣,脸上带了些不愉和鄙夷神色道:“中国剑术,都是花架子,用于实战没有一点用处。”

    秦观摊摊手,“所以我想看看其中的差距啊。”

    日本教练眼神一眯,然后说道:“刘锦航,你与这位新来的学员对战一场。”

    刘锦航看了看秦观,脸上带着几分傲气的说道:“这位学弟,剑道对练可是很激烈的,我以前也接触过中国剑术,不过都被我三两下打的跪地不起,你有这个准备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那是他们学艺不精。”

    对战开始,双方摆开架势,秦观右手握住竹剑,侧身指着对方,这很中国,而刘锦航双手持剑高过头顶,摆出了一个大上位式。

    “开始。”

    随着教练一声令下,刘锦航踏前一步,手中竹剑猛力劈下,如果这下劈中,别看秦观穿着防护服,没准也会被打晕。

    可是刘锦航却只觉得眼前一花,瞬间失去了对面那人的影子,下一秒,秦观手中竹剑从正面捅过来,直接捅到刘锦航的面具,在人们惊讶的眼神中,只听啪的一声,秦观手中竹剑竟然捅破了面罩。

    刘锦航啊了一声,然后直接后仰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吓坏了。

    不会被捅死了吧。

    日本教练赶紧跑过去,将刘锦航的面罩摘下来,众人才发现,原来那只竹剑捅破了面罩之后,直接捅进了刘锦航的嘴里,再看刘锦航,满嘴是血,从嘴里还吐出几颗牙齿。

    一个帅哥瞬间变猪嘴。

    刘锦航指着秦观,眼中流露出愤怒与恐惧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观微微鞠躬,脸神很是平静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下手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日本教练怒视秦观:“你是故意的,你是什么人,专门来我们剑道馆捣乱的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摇摇头:“我是专门来学习日本剑道的,我可是交了学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,打伤了人你要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秦观脸上带出疑惑之色:“我之前交费时签了一份协议,上面好像说,训练时受伤,是自己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将面具丢在地上,嘴里说道:“原本想看看吹嘘的那般厉害的日本剑道究竟是什么样子,现在看来,不过如此。”说完就要往更衣室方向走。

    日本教练猛地站起来,大喝一声:“你不能走,给我留下。”说着提着竹剑就往秦观这边奔来。

    刷!!!

    日本教练的竹剑还在半空。

    秦观手里的竹剑却已经顶在了日本教练的咽喉处。

    手里高高举起的竹剑不能落下,身子被定住。

    日本教练看着秦观,他突然从秦观身上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意,这股杀意瞬间让他的战意崩塌。

    要知道,秦观可是真正杀过人的。

    “门口有你的照片,野间教练,剑道五段,呵呵,我看是野鸡教练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讽刺了一句,转身去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看着秦观离开,身影消失,野间教练也没能制止自己颤抖的腿。

    秦观离开剑道馆。

    谷硕的事情,走正规程序根本讨不到说法,所以秦观才决定用这样的方式,给那个叫刘锦航的家伙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刚刚秦观刺出的那一剑,他自己最清楚,最少打掉了对方七八颗牙,那小子有的受罪了。

    秦观回到家时间不久,就接到谷硕的电话,“你是不是去野间剑道馆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沈悦接到她朋友电话,说下午去了一个新学员,一剑将刘锦航的满嘴牙都打掉了,他们查了那个新学员叫秦观,不会真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谷硕惊讶喊道:“我靠,和你同寝室4年,都不知道原来你是个高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你走之后整个剑道馆都轰动了,刘锦航是大师兄,平时很臭屁很嚣张的,这下子惨了,他被送到医院,说是最少两个月吃不了东西,比我还惨呢。”

    谷硕兴奋的说完,最后突然说了一句:“秦观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,跟我还客气,我们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是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