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30章:好干脆的拒绝

    看到偶像给徐清兰送花,在场很多女生兴奋的惊叫起来,更多人却是举着手机照相录像。

    徐清兰看看张维,又看看远处的秦观,微笑说道:“谢谢你参加我的生日会,不过不好意思张先生,我不能收你的花。”

    张维送出花的手顿在空中,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被拒绝了!

    竟然被如此干脆的拒绝了,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。

    他平日里被无数人追捧,被女粉丝追逐爱慕,无数人喊着他老公,可是他今天给一个女孩子送花,却被当场拒绝了。

    张维的脸抽了抽,将自己不多的演技全部拿出来,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道:“那还是要恭祝徐小姐生日快乐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点点头,放下鲜花,自认为潇洒的转身离开,留下一地尴尬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接受他的花。”一旁的安易问道。

    徐清兰轻声说道。“今天,我只会接受一个人的花。”说完看向人群中的秦观。

    张维走出四合院,身子有些微微颤抖,不是冷的而是气的,自从他出道红了以后,哪碰到过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想到的,是徐清兰见到自己,肯定会欣喜若狂,然后他顺势接管主动权,给她过一个生日会,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几个小浪漫的场景,对于那些无脑富家女,他有信心三五招拿下。

    认识以后,自然可以将她发展成自己的女朋友,如果能娶到她也不错,最起码少奋斗一辈子,可以过上奢侈的生活,比自己打拼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你说会被婚约囚住,呵呵,怎么可能,一个成功的掠食者,只会吃人而不会被束缚住。

    可现在一切还没展开,就被人直接拒绝,刚刚那徐清兰的眼神,看自己时竟然带着一丝的不屑,这让张维很受伤。

    “贱货,以后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张维暗暗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生日宴会热热闹闹,徐清兰已经换回了一身衣服,在回杭州的时候,她没有坐安易的车,而是坐上了秦观的车。

    “观观哥,你送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坐到车里,秦观从后面拿出一个卷轴递给徐清兰:“刚刚人多没拿给你,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徐清兰高兴的接过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写的一副字,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徐清兰缓缓打开,看了几眼后惊讶的看向秦观,“二哥,你竟然会写毛笔字,而且还写的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:“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,你的字好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徐清兰不动书法,可是好书法看了之后,自然而然有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观哥,这首诗什么意思,我有几个字不认识。”徐清兰脸红了。

    秦观慢慢吟道:“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。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。彼美清兰,洵美且都。有女同行,颜如舜英。将翱将翔,佩玉将将。彼美清兰,德音不忘。”

    徐清兰听完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感觉好美,这首诗出自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出自“诗经.有女同车”。”

    徐清兰卷好卷轴,珍而重之的抱在怀里,她觉得这是她今天收到最好的礼物。

    将徐清兰送到家门口,两人下车,徐清兰站在别墅门口没有进去,看着秦观,抿了抿嘴:“观哥,下个月,我准备去西北大学读MBA,或许我们要有好长时间不能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西北大学,不就在西安吗,你想回来不就可以回来吗,不过浙大不是也有MBA吗,干嘛要去西北大学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徐清兰气的跺跺脚,“什么啊,是美国西北大学,他的MBA专业很强的,和哈佛、斯坦福、麻省其名,排在全美前十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要出国,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,喊着观哥的女孩子,要远走他乡了。

    “去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两年一晃就过去了,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徐清兰撅撅嘴,“可是我会有两年时间看不到你。”说道这里,徐清兰的大眼睛竟然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秦观赶紧哄道,“喂,丫头,今天可是你生日啊,可不许掉泪的,再说了,美国和中国也不远啊,不就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吗,等几个月我毕业,没准我还会去美国看看呢,到时候,你也混熟了,正好给我做导游。”

    徐清兰一听,转而笑了,眼睛放光的说道:“好啊,到时候我们可以弄一辆房车来个自驾游,横穿美国,你说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观点头。

    今天徐清兰是寿星老,她最大。

    徐清兰告别秦观,抱着卷轴笑着跑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看着秦观开车离开,徐清兰才进了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刚进屋,徐清兰就看到老爸徐永志坐在沙发上看文件,徐清兰跑过去挤在徐永志身边,佯装惊奇的说道:“爸,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,好神奇啊。”

    徐永志放下电话笑道:“今天玩的还高兴吗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你不知道,我今天可漂亮了,我手机里同学们发给我的照片,一会儿给你看看。”徐清兰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徐永志笑着看女儿撒娇,看到她怀里一直抱着一个卷轴,好奇问道:“这是什么啊,不会是别人送你的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说道卷轴,徐清兰笑的更甜了。

    “是观哥送我的礼物,他说是他自己写的,一首很美的诗,观哥说是出自诗经,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,一会用百度查查。”徐清兰道。

    徐永志脸上笑容不变,可是眼神却微微合了合。

    他和秦汉是多年的朋友,关系一直不错,而且当初他创业,秦汉还帮过大忙,这么多年,两家的关系都不错。

    女儿喜欢秦观,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对于这件事情,其实他从心里是有些反对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自己女儿如此优秀,应该找一个更好更疼她的男人。秦汉是他朋友,秦汉就是个纨绔性子,当然,人是个好人,够义气,朋友遍天下,不过就是有些不努力不上进。

    之前的秦观,可以说完全继承了秦汉的性子,虽然不是坏孩子,可同样有些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徐永志不想让自己女儿变成唐瑛那样,男人在外面逍遥,女人却出去打拼事业操劳这个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