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34章:全国人民帮作弊

    科举比赛举办的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浙省卫视举办了一场‘科举考试’总决赛加颁奖晚会,将之前选出来的10佳题,现场由十几位古文教授进行评比投票,票数最多者,获得第一名。

    五道经义题,有三道被来自南开大学、北师大和北大的三位古文硕士夺取,有一道题被一名来自美国的华裔夺得,最后一题,被一名乡村教师夺冠。

    在颁发奖金和奖状时,那名乡村教师有些激动道:“我在贵州一所乡镇中学任教,已经做了20年教师,教的就是语文,我喜欢古文,也喜欢儒学,真没有想到我能拿其中一道题的冠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校的条件不好,这20万,我准备拿出10万,给孩子们买一些教学器材什么的,我自己留下十万,我准备将自己的房子翻修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名中年教师露出朴实的笑容。

    秦观当即表示,这笔钱就是奖励个人的,他愿意再拿出一笔钱,为那所乡村中学添置一些教学设施。

    诗赋题冠军,竟然被一个女孩子夺得,这个女孩子岁数不算大,今年只有18岁,可是做出的那首赋却锦绣华丽而又大气磅礴,如果不看到本人,绝想不到是这样一个小姑娘写的。

    两道策论题是大奖,一道题由复旦大学第302班集体获得,是的,这道策论,是他们集体完成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有人异议,这种科举考试,怎么能由一群人来完成呢,考试应该按照古代的那种正规模式来。

    后来秦观与一群教授研究后,做出最后决定,这毕竟不是正规的科举考试,就算是诺贝尔,不也有几个人研究同一个课题而共同获奖的吗,这种形式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不过也立下一个规矩,以后再举行科举考试,经义和诗赋,只允许单人申报,策论可以单人也可以多人申报。

    第二道策论题,是由一位来自新加坡80多岁的老先生获得,老先生此前曾是台北清华大学的古文教授,功底非常深,用一个月时间,磨出了这篇策论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大中华区第一届科举考试,轰轰烈烈的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领导很满意,这次活动确实有效的起到宣传弘扬中华文化的作用,又起到了宣传浙省的作用,吸引了来自全世界很多人的目光,这件事情报上去,也得到了国家的认可和夸奖。

    秦观也很满意,他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花了不少钱,可是能够让全国人民一起帮他来作弊,还有什么比这更爽的呢。

    距离穿越回去的时间还有半个月,秦观准备用这段时间,将这些第一名的答题好好领会一下,祛除不合时宜的内容,让文章变得更加圆润通透。

    其后的一段时间,秦观除了回家两趟,就全身心的投入到答卷事业中,在将一道题雕琢好后,他就仔细的在试卷上抄好,绝不留下一丝瑕丝,他要将这次考试做到完美。

    而且秦观还觉得之前使用的馆阁体,字形虽然不错,可是略显呆板了一些,这次他又改变了一种字形,与原来的大不相同却又更加美观的字体,文征明小楷。

    就这样,秦观用了三个月时间,花费近千万,利用全国力量来给他作弊的一份科举会试答卷,终于完美出炉了。

    在他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他都有种错觉,觉得这份试卷在闪烁着金光,十分耀眼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系统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,秦观拿着试卷和手机,用意念沟通系统,刷的一下,穿越回了古代位面。

    其实他想着带更多东西回来,比如他买的那几把剑,或是一些值钱的东西,可是他现在身处科举贡院,他进来的时候可是被仔细搜身过的,如果身边突然出现一大堆东西,他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清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响,耳边传来旁边一位考生磨墨的声音,远处有人咳嗽了两声又马上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秦观回到金陵贡院考场,这里依旧进行着紧张的科举考试。而秦观却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摊开一张草稿纸,想了想第一道经义题,写下题目后,开始按照自己的思路,写起了经义,不多时,两名巡场官员从前面甬道走过,瞅了瞅秦观,没有发现任何情况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中午,秦观吃了一个面饼,又要了一壶热水,下午继续在草稿纸上答题,一直到傍晚。

    秦观上了一趟茅厕后,准备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拿出火锅往里面添上木炭,不多时火锅烧开,秦观已经调好了一碗麻酱小料,夹起几片肥瘦相间的羊肉,在火锅里涮了涮,捞出在小料里轻轻沾了沾,送入嘴里。

    真香!

    味道说不出的美。

    秦观吃的爽快,这股味道很快飘散开去,那些只能啃干粮的考生,很多人咽了咽口水,心里馋的想骂娘,可是又不敢出声,考场大声喧哗也是违规,严重了会被叉出去取消考试资格的。

    可是不多时,这股香味还是引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名绿袍巡场官站在秦观考房前,看着这名考生的考桌上,没有笔墨没有试卷,反而放着一个黄铜火锅炉,里面的炭火从炉口窜出来,外面的水烧的咕嘟咕嘟冒泡,桌子上羊肉菜蔬可谓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这股味道引得两个考官都有种咽口水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名考生,你这是做什么。”一名巡场官问道。

    秦观赶紧站起来,抹了抹嘴上的麻酱,将嘴里的羊肉咽下去,回道:“两位巡场,学生在吃晚饭啊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巡场指了指秦观桌上的东西道:“我监督了这么多场考试,也没有见过比你饭菜准备的更丰盛的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露出哀叹表情,“考试本来就是一个极耗精神的事情,如果再吃睡不好,会更加影响发挥,学生不过是为了明后两天能够有更充沛的精力。”

    两位考官对视了一眼,感觉这名考生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,可是你在这里大快朵颐,香味飘向四方,却是影响到了其他考生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学生没有考虑到的,要不然,我晚点在吃,等他们都睡觉的时候来个宵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