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35章:会试终于考完了

    秦观的火锅被没收了。

    理由是影响其他考生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羊肉菜蔬,甚至麻酱小料都被收走了,秦观严重怀疑,这些巡场官员晚上会不会拿他的火锅来个夜宵什么的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吃饱了,秦观决定睡觉。

    摊开被褥,秦观安心的睡觉了,而其他学子,大多都点上蜡烛,揪着头发努力思考如何答题呢。

    第二天,秦观又用草稿纸写了一天题。

    可惜今天没了火锅,秦观只能要了一壶热水,吃带来的卤菜和松饼充饥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秦观又早早睡下,就在半夜时分,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惊醒,远处有人在高声嘶吼如同疯魔,嗷嗷嗷的叫个不停,不多时,巡场官员们就跑进来,对着起身的学子们呵斥道:“该答题的答题,该睡觉的睡觉,谁也不许喧哗。”

    秦观知道,很可能又有人被科举考试逼疯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白天,秦观虽然没有像其他考生那样搜肠刮肚苦心思索,可是依旧觉得十分疲惫,单单只是被困在一个狭小空间的这种感觉,也让秦观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为何有人会发疯了。

    在狭窄的空间,幽闭的环境,会让人感觉十分难受压抑,再加上巨大的思想压力,那些心智薄弱的人,很有可能发疯。

    “梆梆梆。”

    远处传来云板敲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报时官喊道:“还有最后一个时辰,请各位考生抓紧时间答题,最后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这时旁边有人惊呼道:“哎呀,怎么只有一个时辰了,我还有一道题没想好呢,不行了,先写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咣咣咣!”铜锣敲响。

    “考试时间到,所有考生放笔停答,如有违反以违纪论,取消本次成绩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那些收卷官过来,开始收试卷,当场糊名,秦观看着自己的试卷被放入竹箱,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总算是考完了。

    提着自己的东西,随着人流走出贡院,秦观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畅快感,刚刚走出大门,就有高声喊道:“少爷,少爷,我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熊大粗壮的身子挤开人群,惹的抱怨声连连,他也不管,径直往秦观这边冲过来,他身后还跟着矮小的二宝。

    熊大接过秦观手里的东西,二宝上前嘘寒问暖:“少爷,您可受苦了,这一进去就是三天两夜啊,我们每天都过来这边等您,您不知道,考试期间有三个被官兵抓出来的,听说是作弊,还有一个昨晚被驾出来,听说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二宝絮絮叨叨,秦观竟然不觉得烦,反而挺亲切。

    “大哥呢,出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了,比少爷出来早一点点,对了少爷,那边有您的几个朋友在,说是等您出来叫您过去呢。”二宝道。

    秦观跟着二宝走过去,

    发现大哥秦蔚正在和沈逸辰、林远、朱鹏站在一起聊天,众人看到秦观出来,林远笑着说道:“少游兄,你出来了,我们正在谈论这次考题有些难,你感觉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决定还是不装逼了,摇摇头道:“确实有些难,不过总算是答上了。”

    朱鹏道:“这三天两夜确实难熬,不如明日我们去秦淮河,包一条画舫游玩放松一下心情,你们看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如此说定了,明日我们相聚。”

    他们也确实累了,举手告辞准备回去好好睡一觉再说,秦观和秦蔚登上马车,一路回到秦府。

    此时秦彰已经下班回家,正在客厅等两个儿子,看两个儿子回来,秦彰道:“已经让下人给你们准备了热水,你们先沐浴清爽一下,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谈。”

    两天没洗澡,身子泡进热水桶,秦观感觉真是舒服,秦府丫鬟给细心的搓背,秦观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,沐浴之后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兄弟两人来到正厅。

    正厅已经摆好饭菜,而且今天还准备了酒水,下人将酒水倒好,秦彰道:“你们能顺顺利利考完,值得庆祝,我们父子先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秦观秦蔚齐声道:“感谢父亲。”

    喝酒之后,秦彰问道:“蔚儿,你感觉今年的考题如何,答得怎样,可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彰的话,秦蔚眉头微皱,放下筷子说道:“父亲曾经让我做过上两届的会试题,与之相比,我觉得今年的考题比往届要难,孩儿不是很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秦彰点点头,“回来之前我也拿到了今年的考题,今年的会试考题确实有些难,你不要灰心,也未必就考不中。其实就算考不中也正常,真正一次考过的又有几个,努力学习,三年后再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还年轻,只有22岁,可以再考几届,如果到35岁再考不中,那时再考虑给你谋一个官职。”

    秦彰说完秦蔚,看向大吃大喝的秦观,问道:“观儿,你考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观这两天没吃好,现在觉得这一桌的饭菜十分美味,他正好也有些饿了,所以也不理父亲大哥说话,自顾自的吃着。

    听父亲如此问,秦观很郑重的说道:“父亲,我觉得我考的还可以,应该能够考中。”

    秦彰听秦观如此说就是一愣,随即沉下脸:“你哪来的信心,你的学问还不及你大哥呢,就敢必言考中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属于临场发挥型的,我觉得我今年答题挺顺的,应该有几分把握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秦观心想,自己花了那么大心思,动用了全国力量来完成这次考试,如果这都过不了,那他就真的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虽然秦观自信,可秦彰却信不过他。

    看秦观那一脸自信的表情,秦彰哼了一声,说道:“我自然希望你考中,如果今年你考不中,那你就留在这里,我会亲自教导你三年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时头大入斗。

    如果真考不中,那他今后的生活会很悲惨。

    之前两个月,每日两篇经义,两日一篇策论,已经将他弄得欲仙欲死的,如果这么来三年,秦观估计会被榨干。

    这时秦蔚为弟弟解围,说道:“父亲,我和二弟的几位好友,约我们明日外出游玩踏春,也放松一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秦彰严肃的表情缓和下来,两个孩子都刚刚考完试,应该放松一下,点头道:“去玩吧,三日后会试揭榜,希望你们兄弟都有个好结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