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37章:高中会试第一名会元

    曾毓定下第一名,严畅也跟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从这一刻起,本次会试评卷正式结束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是揭糊名登记,等待明日放榜了。

    这次会试进行的还算顺利,没有出什么纰漏,等明日放榜,曾毓禀明皇帝,这件事情就算是可以完美交差了。

    小吏又给曾相公和严大学士沏上茶水,两人悠闲的品茶闲聊,看着其他同考官揭开糊名,登记考生名字。

    这一刻曾毓很放松。

    此前曾毓在阅卷时,还特意留意过秦观的试卷,虽然糊名看不到名字,不过曾毓却认识他那一手字。

    在他袖子里,还放着那篇临摹秦观字体的“有物混成赋”的帖子。

    在阅卷时,同考官推举上来的266份试卷,他都亲眼看过,没有那个字形的试卷,当时他心里还嗤笑了一声,连第一轮都通不过,这样的家伙真是连让老夫关注都不配。

    拆卷录名终于完成,官员将已经誊录好的榜单送到两位主考大人跟前,进行最后的验看,验看之后还要用印,这个印就在曾毓手中掌握。

    曾毓笑呵呵的接过榜单,可是刚刚看了一眼,整个人就愣怔在那里,位于第一名的那个名字,是如此的刺眼。

    秦观!!!

    曾毓脸上的笑脸立刻消失不见,转而是一片阴郁,秦观,怎么会是秦观呢,自己还特意留意过,没有见到他的字迹,自己一心想要将他刷下去,可是偏偏自己却点了他的头名。

    头名啊。

    还是自己亲自点的。

    这让曾毓只感觉一口闷气憋在心里,那叫一个难受。

    改名次,显然是不可能了,自己签了字,严畅也签了字,如果没有譬如查出舞弊这样的问题,这个名次是不能改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个第一是自己点中的,而且是从两份相同分数里挑出来的,更没有理由改。

    就算改了又如何,最多也只能将他放到第二去,是决计不可能不取的。

    曾毓只觉得呼吸困难,脸色也开始发白。

    一旁的严畅看着曾相公一开始笑呵呵,然后脸色骤然变得难看,呼吸加重,好像老牛一般,严畅吓了一跳,赶紧说道:“曾相公,可有不舒服的,为何脸色这般难看。”

    曾毓大口呼吸了两口,才缓和了一些,缓缓说道:“老夫突然有些不舒服,准备回去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严畅赶紧叫人过来,搀扶曾毓去休息,当曾毓走到门口的时候,严畅问道:“曾相公,这份会试榜你刚刚看过可有问题,如果没有问题,还要尽快盖章,不能耽误了明日放榜。”

    曾毓的脚步一顿,身子都没有转过来,用干涩的嗓音说道:“我没有意见,你来用印吧。”说完直接出了判卷房。

    第一名!

    自己最不想他考中的那个家伙,竟然被自己取了第一名,此刻曾毓的怨念直达天际。

    曾毓咬着牙想到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过了会试,过了殿试又如何,老夫掌管礼部、吏部,今后必不叫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只是因为那次在皇帝面前夸秦观,事后知道是对手的人,有些恼羞成怒进而讨厌秦观,可现在,却变成了吃果果的恨意。

    秦观还不知道,他已经被当朝首相恨上了。

    今日是会试放榜的日子,一大早,金陵贡院外就聚集了很多人,这些人大多是仆役家丁,那些参加会试的举子,都在客栈或住处等待通报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!!”

    贡院外响起鞭炮声,鼓乐奏鸣后,放榜开始,一名红袍官员出来,拿着榜单宣读,另有人在贡院外的大墙誊录。

    “本届会试第七十六名,临安府朱长安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叫出生,“啊,我家老爷考中了,考中了,我要回去报喜。”

    人群顿时投来羡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名小厮拔腿就跑,可他哪有衙役的马跑得快,两名衙役拿了喜帖骑上健马快步往朱长安登记的住处跑去。

    今天可是衙役们发财的好时候,这些举人都有钱,考中举人打赏也不会吝啬。

    状元楼是金陵最有名的酒楼,朱鹏和沈逸辰就住在这里,林远的父亲是工部侍郎,在金陵城也有宅院,秦家兄弟自然是住在秦宅的。

    两人一早就起来,坐在二楼大厅喝茶等待,其他桌上也坐着来自其他省份的举子,这里坐了不下二三十人。

    “逸辰可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能中举子者,哪一个不是苦读诗书,没有一个庸才,百里挑一,谁又敢说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突然有小厮跑过来喊道,“开始放榜了,第七十六名是临安府朱长安,报信的衙役已经快马前去报信。”

    厅内众人纷纷议论起来,人们也更加紧张期待。

    秦府内,

    秦彰一早就去上班,

    秦观和秦蔚也是早早起来,吃过早饭后就在大厅等待消息,秦府早已经放出人去,在贡院那边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秦蔚拿着一本论语,静静的看着,可是秦观发现,大哥手里那本书,已经好久没有翻页了,很显然,虽然他想表现出冷静,可依旧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秦观心里也很紧张,虽然他做了那么多,可是谁知道自己的答题,会不会被这个时代的考官欣赏。

    没有最后开局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一名仆役跑进客厅,微微喘气说道:“大少爷二少爷,已经通报到二十二名了,是林远林公子。”

    秦蔚终于放下书,点点头道:“林远吗,真是要恭喜他了,他的才学在我们几人中,确实是最好的,考中也算正常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现在朱鹏第六十二名,沈逸辰第五十六名,林远第二十二名,就是不知道我们兄弟能否上榜。”

    秦蔚摇了摇头道:“我的才学自己却是知道的,与他们有些差距,看来今年希望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通报一个个过来,已经到了第三名,秦蔚如今已经不抱希望,他知道自己的水平,是绝对不可能进入前三的,秦蔚对秦观道:“看来今年我们兄弟注定落选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秦观心中也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没有考中吗,自己可是集合了全国的力量来答这份考卷,就算得不了前几,取一个末尾也应该没问题吧,可是现在始终没有动静,难道真的被刷下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仆役又来通报:“大少爷二少爷,第二名出来了,是张庆府的李有福。”

    完了,看来没什么希望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门外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,马蹄铁敲击在青石板上,声音传的很远,忽而一声马嘶,秦府门外有人高声喊道:“喜报,喜报,恭喜杭州府秦观秦老爷高中会试第一名会元。”

    秦府顿时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