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39章:袖里乾坤

    “袖里乾坤。”

    镇元子大仙专属技能。

    秦观记得西游记里,镇元子大仙这一手本事十分拉风,一个袖里乾坤使出去,唐僧师徒四人全都被收了进去,就连孙悟空那么厉害的家伙都逃不出来。

    你就知道厉不厉害了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通过系统了解到,他得到的这个袖里乾坤,和镇元子大仙的根本没法比,人家可收纳天地阴阳万物,秦观这个现在只有一个功能。

    储物。

    秦观用意念测试了一下,这个空间大概有四五十立方米,放一辆卡车没问题,这个空间只能吸收物品,不能收活物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秦观已经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他新奇的一甩手,意念一动,身上的蚕丝锦被就消失不见了,用意念探查空间,发现蚕丝被正安静的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好法术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更让秦观满意的是,系统给出解释,这个法术现在只是初级,等以后秦观实力提升,能力也会加强。

    以后未必不能提升到镇元子大仙的级别。

    镇元子是谁,那是地仙之祖,全称是“举世无君镇元子”,又称镇元大仙,仅次于三清和如来级别的大仙,如来用掌中佛国收服孙猴子,镇元子用袖里乾坤抓住孙悟空,想来袖里乾坤的级别和掌中佛国差不多。

    秦观现在心里已经美死了。

    又查看另一个奖励‘战神卡’。

    秦观意念一动,手里多了一张卡片,卡片和扑克牌差不多大小,上面描绘一个骑马战将,通过系统秦观已经知道,卡片上的人物正是战神西楚霸王项羽。

    秦观只要使用这张卡,就可以拥有霸王项羽的一身本领和力气,第一次使用时,还会出现附赠秦观一匹乌骓马和一身铠甲,以及项羽的武器霸王枪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张卡有个限制,马匹武器铠甲送给你,可是附身功能只能使用三次,每次使用不限制时间,但是只要使用者一脱掉铠甲,就自动算做使用一次。

    “嗬嗬嗬嗬,这也是个好宝贝。”

    秦观又忍不住哈哈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突然,秦观感觉有些冷,怎么回事儿?秦观下意识的去拉被子,却一把抓空。

    原来,被子还在空间里躺着呢。

    秦观酒醉已经有些顶不住了,放出被子盖在身上,随后沉沉睡去,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门外,二宝和熊大一开始守着秦观,怕他出酒或是撒酒疯,然后就听屋里不住发出哈哈哈的笑声,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少爷笑什么,不会是傻了吧。”二宝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,少爷是高兴的,考中会元,还有比少爷荣耀的吗,他自然高兴了。”熊大道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笑声才停止,二宝探头往里看了看,发现秦观已经睡着了,这才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已经是中午时分,秦观觉得头还有些晕晕的,来到客厅准备吃中午饭,却看到父亲和大哥都在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没去当值吗?”

    秦彰摇摇头,“今日轮到我休息,先吃饭,吃完饭还有事情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,父子三人来到书房,秦彰很认真的打量着小儿子,他真的不知道,儿子是怎么考上的,在他心里,儿子是九成九考不上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却考中了,而且还是第一名会元。

    观儿莫非真是被道祖赐福不成,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秦彰道:“观儿,如今你考中会元,下一步就是参加殿试,殿试在四月十六,距今不过二十天时间,所以这段时间你依旧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。

    刚刚起来,秦观又忍不住看了一遍系统,然后又领取了新的系统任务:“考取进士功名。”

    秦彰道:“观儿,我真的没有想到,你能够考中,而且还得了会元,这或许是秦家列祖列宗保佑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试考中第一名,只要在殿试时好好作答,是很有可能获得前三甲的,所以你一定要努力,这关系到你今后能否走的更远,为父当年考了个同进士,虽然已经算是光耀门楣,可是也限制了今后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就说林奇,他当时是二甲进士,如今就已经做到了杭州知府,在看看霍山,他是当年状元,如今已经是翰林学士,今后极有可能成为宰相。而为父此生能坐到一部尚书就已经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给你讲解一下殿试,殿试只有一道正题,就是策论,由官家亲自出题,附加一首赋和一首诗词。只有一天时间作答。考完后,有陛下亲自看卷,评出优劣等级。”

    “诗赋只是加分项,真正分出优劣的要看策论,毕竟国家取士,看的是治理国家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秦观微微皱眉问道:“父亲,如果在殿试时发挥失常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是临场发挥型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临场发挥也有失常的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秦彰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:“我朝神宗朝,发生过一件事情,当时会试取士140人,殿试会刷下来一部分,大约在一半左右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有一名考生在殿试时,因为紧张一字未写,当场被评为不过,那名考生气愤激怒之下,竟然在皇宫直接撞柱而死,这件事情引起了极大的震动,从那次以后,朝廷减少了会试录取名额,如今一届会试,大概只取六七十人而已,不过凡是考中贡生者,参加殿试必会取中进士,只不过成绩高低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中一喜,“就是说,我在殿试时就算不答题,最少也会是一个赐同进士出身了。”

    秦彰怒视儿子:“你敢不答试试,回来老夫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秦观呵呵一笑,“我只是这么一说,自然会答的。”不过这一刻,秦观紧张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系统只要求考取进士,没要求名次,这次的主线任务,简直是送分题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会懈怠,谁知道系统后面的任务是什么,能考一个状元,他才不愿意那一个同进士呢,天差地别啊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会试第一的会元,真的只拿一个同进士,估计会被所有人笑话死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为父要和你说。”秦彰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