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41章:满朝文武都记住了秦观

    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

    其后的日子秦观继续看书,尤其是手机里历代科举考试那些殿试状元们的试卷,吸取其中的精华,获益匪浅。

    一晃二十几天过去。

    殿试前一晚,秦彰将秦观叫到书房,秦观看父亲脸色有些沉重,问道:“父亲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试主持已经确定下来,本次殿试由礼部尚书陆晟主持,恐对你不利。”秦彰道。

    “礼部尚书陆晟是曾毓的人?”秦观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曾毓乃是首相,主管礼部和吏部。”秦彰道。

    礼部是六部之首,吏部主管官员升迁任免,好大的权利啊,难怪说曾毓把持文官系统呢。

    秦观疑惑问道:“主考不应该是皇帝吗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只是名义上的主考,皇帝不会每份试卷都看,一般情况下,是由主持考官定出前十,然后呈给官家御览,官家最后定下前十名次。”秦彰道。

    秦观问道,“父亲是说,他会判我进不了前十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,甚至直接将你的卷子放入末等。”

    秦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叹了一口气,有些痛心的说道:“说起来,是为父耽误了你,要不然你有机会进士及第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却笑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是您的儿子,我是秦家人,风雨同舟,我们一路前行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,一开始秦观有些气闷,可到最后,他的心情反而放松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还考虑要努力争上游,心里有些压力,现在知道有人会从中作梗针对自己,他反而没了压力。

    反正系统只要求考中进士,殿试只排名次不刷人,名次低就低吧,难道我还要这里做一辈子官吗。

    秦观拉上被子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四月十六,殿试之日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还黑着,秦观就坐车前往皇宫,这次不用准备大包小包,也不用准备笔墨纸砚,只要人到就行。

    马车走到皇宫门口,正好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。清晨的阳光下,皇宫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,显得格外辉煌。

    此时皇宫门前已经站了不少人,秦观刚刚下车,就有人喊道:“少游兄,这边。”

    秦观寻声看去,发现是自己认识的熟人,“行文兄,林远兄,朱鹏兄。”秦观热情上前。

    只见朱鹏挤出一个笑容,对着秦观拱了拱手,说道,“我去那边和周福兄聊聊”,说着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四周的人群也都看向秦观,很多人是第一次见秦观,对这个敢直接晾了曾相公的家伙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也有人看向秦观的眼神带着幸灾乐祸,秦观是会试第一,如今得罪了曾相公,肯定会影响殿试排名,而其他人就有机会争取更好的成绩。

    排名代表什么,代表的是今后的仕途,进士及第就有机会进翰林院,成为天子近臣,升官快,甚至成为宰相。而一个同进士,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宰相。

    秦观被拉下去,自然给了他们更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秦观走到沈逸辰和林远身前,他发现其他人明显与他们拉开了距离,秦观能猜到是什么原因,因为没有去拜座师得罪曾毓,他显然已经被孤立了。

    秦观对沈逸辰和林远笑着说道:“二位仁兄就不怕与我走的太进被某些人怀恨吗。”

    林远笑道:“我父亲并不与曾相公交好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却道:“未来还很长远。”

    朝廷四相,分别是首相曾毓,副相沈铮、阎池和杨万和。曾毓主管礼部、吏部,权利最大。沈铮主管兵部和户部,实力也很强。阎池主管刑部。杨万和主管工部。

    而这四位,可以说分为几个阵营,曾毓与阎池交好,两人是儿女亲家,沈铮与杨万和可以说是理念相合,走得比较近。但要说阎池就依附曾毓,也不是,只能说他们都听皇帝的。

    时辰已到,宫门大开,一名礼部官员在唱名之后,带领七十六名本届贡生走入巍峨的宫墙。

    一路上禁军护卫林立,秦观等人先被领到一处宅院,在这里所有人都要进行换装,换上所谓的殿试服。

    这套衣服有些类似官袍,但又有很大不同,官员是紫袍、红袍和绿袍,可他们的是白袍,代表还没有受品阶,而且也没有玉带,帽子只是普通的圆顶帽,而不是那种两边带着长翅的官帽。

    换衣服有两个作用,第一是贡生已经是预备官身,可以换装,如果今天顺利,或许就能排出名次,到时候这些贡生可以穿着这种预备朝服觐见。

    第二是换衣服可以防止作弊夹带,以前是搜身,可现在他们都已经是官身,不好再做那种有辱斯文的事情,所以就改成了换装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,就是能防止携带利刃进宫,如果真的有人带着利刃行刺皇帝,那事情可就大条了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后,他们被礼部官员引领着来到大庆殿,大庆殿是皇宫正殿,又称金殿,就是平时召开朝会的地方,不过今天这里却是殿试的考场。

    “宣今科贡生金殿觐见。”

    殿内高声宣和。

    七十六名考生被领进金殿,周围紫袍红袍的大人们也都好奇的审视着今年的贡生们。其中站在众官之首的,就是首相曾毓。

    曾毓看到站在贡生对于第一位的秦观,眼神不自觉的眯了眯,随即隐去,变成一副半开半合的闲适状态。

    而殿内很多大人们,却都在仔细打量站在考生第一位的这位敢直接得罪曾毓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曾毓一派的人记住了秦观,以后只要有机会,自然要千方百计将他踩下去。

    沈铮一派的人记住了秦观,因为这个小家伙,天然就是他们一方的人,以后见到自然要庇护。

    不属于任何一派的人,也记住了秦观,因为这样的年轻人,值得记住。

    考生行礼,不过却不是跪礼,而是弯腰行礼,拜见当今皇帝。

    一个威严的男中音在大殿响起,“都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直起身后,好奇抬头看向上面,就看到正中高台皇座上,坐着一个四十多岁微胖的中年人,长得还算帅气,算是老帅哥一个,此刻皇帝也正打量着下面的考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