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42章:八个字的策论

    皇帝缓缓开口,语气中正平和。

    “朝廷选拔人才,你们都是其中的佼佼者,殿试时望你们发挥所学,将来好为朝廷效力。”

    众人谢恩。

    皇帝随后又勉励了几句,就离开了金殿。

    皇帝不可能在这里监场,其他不负责殿试的大人也纷纷退去,只留下几名负责殿试的主持考官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紫袍留着山羊胡的官员说道:“我是今科殿试主持礼部尚书陆晟,殿试自有规矩,你等好自为之,莫要辜负了官家期望,现在开始考试。”

    摆好桌椅,七十六名考生就坐,试卷发下来,殿试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秦观因为是会试第一,所以座位也最靠前,他抬头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过十米的礼部尚书陆晟,看到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是盯上自己了吗。

    秦观将试卷打开,大致浏览了一下,都是老规矩,考题一首诗一首赋还有一篇策论。

    诗词以三国为题,没有其他要求。

    赋的韵脚是“君、子、非、贵、难、得、之、物。”

    而那篇策论题目,大概有三百字,大体意思是,如今我国边患不断强敌环顾,而国内军事力量又相对较弱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应该怎么做,才能在保护自己的情况下战胜敌国。

    秦观先从诗词下手,三国诗词,最有名的就要数大舅哥苏轼的‘赤壁怀古’了,可惜与秦观现在的情形不相符,最后秦观选择了杨慎的‘临江仙’。

    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

    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
    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    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

    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
    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    一首词写完,秦观开始写赋,赋的韵脚要求“君、子、非、贵、难、得、之、物。”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提笔写道:“稽治古之敦化,仰圣人之作君,务藏珠而弗宝,俾在渊而可分。效乎至珍,虽希世而弗产;弃于无用,媲还浦以攸闻”

    只用了半个小时,秦观就将诗赋两道题答完,可谓神速,秦观没有休息,将考卷翻到策论题。

    这种题目,想来其他考生,激烈一点的,或许会答什么“强军克敌”,“加强国内武备”,“增强国家实力”之类的。委婉一点的,可能会答什么“增强外交”、“远交近攻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那些迂腐的,没准还会说出什么“礼教感化”来。

    秦观思考了一下,心中有了大致想法,好像在手机里某份策论里,看到过类似的问题,他刚偷偷拿手机再查看一下原文,抬头看到台上主持考官礼部尚书陆晟又看向自己这边,脸上还带着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秦观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秦观左手挽起右手衣袖,右手拿起桌上的墨锭,放在砚台里缓慢磨起来,而心里却在斟酌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马的,如果正常考下去,自己就算答得好,这个老家伙估计也不会让自己得到好成绩,现在做不作弊已经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忽的,秦观想起自己修炼的剑法。

    用剑者讲求身法灵动,招式精奇,讲究奇招制胜,如果正途受阻,因实力悬殊而被对方压制,也要懂得剑走偏锋。

    ‘剑走偏锋’,秦观想了想,心下猛然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又看了一遍题目,秦观提笔写下八个字。

    写完后将毛笔放下,对着主考官陆晟拱拱手,朗声道:“陆尚书,下官答完了,请求交卷。”

    秦观如今考中贡生,已经可以自称下官。

    秦观这句话在寂静的金殿内回响,惊得所有考生全部抬起头来看向他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惊呼道:“答完了,怎么可能,我连一道题都还没有写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连构思都还没有构思完,怎么他就答完了,难道我与会元的差距这么大吗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、林远两人看过来,眼中带了几分担忧之色,秦观不可能这么快答完的,他们甚至怀疑秦观是不是已经放弃了。

    而有些考生却面露喜悦,秦观是会元,如今会元主动放弃,他们争夺三甲的可能性又增大几分。

    听到秦观的话,礼部尚书陆晟十分惊讶,此前曾相国吩咐过他,让他务必将秦观踢下去,他已经想好,只要秦观的考卷不是那种十分亮眼的,在评卷时他就将他放在末尾。

    可是他怎么现在就交卷了呢?

    陆晟阴沉着脸呵斥了一声,“殿试不得喧哗。”

    一句就吓得所有人低下头去,继续自己的答题,陆晟走到秦观面前,拿起他的试卷看了看,当他看到秦观试卷的策论题,只写了八个字的时候,眼神一凝,沉声问道:“你确定要交卷吗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确定,那我就收了你的卷子,你在殿外等候吧。”说着拿着秦观的卷子转身走到主考位置。

    有官员过来,领着秦观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站在大殿外的廊台处,清风徐徐,吹在身上十分凉爽,秦观看着四周的宫殿,觉得这大赵国的皇宫巍峨异常,风吹过斗拱下的铜铃,不时发出叮叮叮的清脆响声。

    陆晟拿着秦观的试卷看起来,却没有注意有一名小太监,从侧门出了金殿。

    小太监快步来到后花园,刚刚冒头就被大太监李朝恩看到,叫过来呵斥道:“你不在大殿盯着,怎么跑带后花园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大监,您不是让我在前面盯着,如果有事情立刻向您汇报吗,刚刚有一名考生突然交卷了,所以我向您禀报一声。”小太监道。

    李朝恩一愣,“交卷,这不才刚刚开考吗,怎么就突然交卷了,是哪个。”

    “是今科会试会元秦观。”

    李朝恩惊道:“什么,秦观交卷了,他应该还没有答完,怎么会交卷呢,不行,怕是要出事,我去禀报官家。”

    李朝恩赶紧进了后花园。

    皇帝正在亭台内写着一篇字,笔法清秀娟丽很是好看,李朝恩不敢打扰,只是在身旁静静的站立。不多时,皇帝放下笔,看了看自己这幅字,觉得还不错,拿过旁边侍女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,缓缓开口道:“是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    李朝恩弯腰说道:“官家,大殿传来消息,今科会元秦观交卷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