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46章:皇帝钦点

    今天早起参加殿试,在皇宫磨叽了一天,又见了皇帝,秦观感觉有些疲惫,吃过晚饭洗漱之后早早躺下,因为明天还要早起。

    明日一早,他们这些殿试贡生要参加大朝会,宣布他们的排名,这可是人生大事不能耽搁。

    至于今天秦观和皇帝说的那番话,其实大多都是忽悠,文化入侵和经济战争从来不是单独存在的东西,很多情况下需要军事力量做保障,就算你经济在发达,人家一场战争就能摧毁你的全部。

    秦观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年多,在他看来这位皇帝陛下,根本就是属于那种保守而没有开拓精神的家伙,看看考题里的那句话,在保护本国利益的前提下打击敌人,天下哪有那种好事。

    自己那些话,就当给他开拓一下思路吧,真实作用有几分,真的是天知晓了。

    睡觉睡觉。

    明天成为进士,他又可以获得系统大奖,那才是最高兴的事情,三清保佑,希望来一个厉害的,秦观翻身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赵国皇宫内,一群考官正在紧张的判卷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陆晟对几位同僚说道:“诸位,刚刚接到官家御旨,今次要评出所有人的成绩,不管多晚,都要呈给官家,诸位努力吧。”

    大学士周成覃说道:“以往官家不是只要前十名吗,怎么这次要所有人的成绩排名。”

    “官家旨意,我们就不要猜测了,各位加紧时间吧,不能让陛下久等。”

    六名阅卷官,只有75份试卷,工作量算不得多大,只用了两个时辰就将试卷全部评分排了名次,这时一名官员说道:“少今科会元秦观的卷子,应该怎么排他的名次。”

    陆晟其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这时有人问起,陆晟道:“秦观的试卷并没有评分就被官家直接拿走了,所以我觉得,在最后位置填上他的名字,至于成绩,空白吧。”

    陆晟在这里存了一个心眼,将秦观的名字放在最后一名,如果皇帝不管,那秦观的位置就不用动了,今次妥妥的最后一名。

    会试会元却在殿试得了最后一名,呵呵,估计今后秦观会被人笑话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其他考官也觉得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一份奇葩的殿试排名被送了上去,竟然有一名考生的分数是空白的,同时送上去的还有前十名的卷子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深夜子时。

    曾毓府邸。

    一名下人敲响曾毓的房门,曾毓迷迷糊糊问道:“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陆尚书传来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曾毓立刻清醒,睡在旁边的小妾也醒了,赶紧起身点上蜡烛,房间里烛光亮起,小妾开门接过下人递过来的纸条交给曾毓。

    曾毓看完脸色变得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临江仙。

    《藏珠于渊赋》。

    八字策论。

    最后官家直接拿走了秦观的试卷,殿试成绩未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半个时辰交卷,引起官家注意,秦观被叫去御花园,竟然去了一个时辰之久,不会出什么变故吧。”他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在睡会儿吗?”十八岁的娇娘小妾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曾毓摇摇头,“今日大朝会,时间也差不多了,不睡了,给我准备官服吧,吩咐厨房,准备早饭。”

    小妾赶紧穿衣出去安排。

    天色未亮,秦观就被叫醒。

    起床洗簌之后才清醒了些,换上那套预备官服来到餐厅,父亲秦彰和哥哥秦蔚已经在这里等候,秦观感觉两人比秦观还要紧张重视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这可是关系到秦家家运的大事。

    古代以家族为本,秦观考中进士,他们秦家最少又可以延续几十年的盛景。

    秦彰说道:“多吃一些,大朝会会很久,上殿后要谨守礼仪,万不可出现纰漏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看秦彰也是一身官服,问道:“父亲今日也要参加大朝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希望,能够亲眼看到你荣登三甲,可是如今情形来看,却是希望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昨天秦观回来和秦彰说了面见皇帝的经过,虽然惊讶儿子的应答,那八字策论确实有些新奇之处,可是殿试成绩会如何评判,秦彰却是没有一点信心的。

    秦蔚在旁边说道:“父亲,弟弟能够考中进士,已经是大喜。”

    秦彰这才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,道:“我只是可惜而已,如果不是因为曾毓,观儿的成绩肯定会更好。不过观儿能够考中进士,其实已经超出我的预期很多了,如果去年有人和我说,观儿能够考中进士,我是万万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蔚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秦观喝了一口粥,回道:“父亲莫要太过担心,成绩没出来,儿子没准还能考中一个状元呢。”

    秦彰笑了,“对啊,不到最后谁知道结果,没准我儿就能考中状元呢,吃饱了我们父子一起去上朝。”

    秦观父子同车,一起来到皇宫,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。

    皇宫外已经站了很多人,分成了好多拨,而且越是官阶高的,距离城门越近。十几个身着紫色袍服的一二品大员聚在一起,气度雍容不苟言笑,不时有人低声聊上几句。

    十几个明显穿着武官服饰的,站在另一侧,一个个挺胸叠肚,一副威严状。

    还有一群人极为显眼,穿着酱紫色或是青黑色衮龙袍,头戴翼善冠,明显是皇亲贵胄。这群人聊得最是热闹,而且毫不避讳,隔得老远就能听到他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后面是一大群红袍官员,秦观估计应该不下百人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些穿着临时官袍的今科进士又是一拨,站在距离皇宫门口最远的地方,所有人都恭身敬立,没有一个人敢交头接耳的。

    主要是在一群高官面前,他们即拘束又紧张,如果因为没了规矩被以后的主管上司看到,有了恶感,那人生就只剩下悲剧了。

    秦观和父亲告辞,也站到了考生人群里。

    秦彰走到红袍官员群里,和相熟的人打了招呼,也站在人群里等待。

    五更到,宫内的钟声准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吱嘎嘎!”宫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一队禁卫士兵走出来,站到两侧,一名太监高声唱道:“大朝会开始,诸位大人入宮觐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