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50章:知府、总监军

    琼林宴结束,秦观回到家中,洗漱之后躺在床上入睡前,还在想着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入翰林先干几年再外放吗。

    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加快这个速度呢。

    秦观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头绪,最后干脆睡觉。三天后就是选官之日,走一步算一步吧,他没有能力影响选官,只能今后再想对策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也有人在为秦观的授官忙碌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们的曾毓曾相公。

    曾毓现在对秦观十分憎恨,心中想着必不叫他好过,他将吏部尚书刘宽叫到自己家中,阴沉着脸说道:“这个秦观,绝对不能让他入翰林,一定要想办法将他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刘宽微微皱眉,“相国,秦观是状元,按照惯例就是入翰林,封六品翰林修撰,如果外放恐怕不妥吧,官家那里也不好通过。”

    曾毓道:“所以我才叫你来商量,给他找一个合适的地方,再找一个合理的理由,最好是边疆苦寒之地,必不能叫此子好过。”

    刘宽低垂这眼皮想了好久,突然想到了什么,脸上带上一丝笑容,“相国,我到是想到一个地方,或许比较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雄州,正好合适您要求的边疆苦寒之地,至于理由吗,您可以和官家说,那里最是磨砺青年才俊,愿意给他这个机会。”刘宽道。

    “雄州,雄州虽然是下州,可那里的主政官是正五品,平白无故又让秦观提升了两个品阶。”曾毓道。

    “相国,既然想让秦观外放,七品知县肯定不妥,一点小甜头还是应该给的,左右不过是一个边疆苦寒之地,正五品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刘宽嘿嘿一笑道:“而且那里还是我大赵与辽国、西夏的三国交界之地,如果稍有差池,到时候您有的是办法整治他,您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曾毓想了想,最后点点头,脸上带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日中午,秦彰匆匆赶回来,将秦观叫到书房,脸色很是难看,秦观问道,“父亲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选官已经下来了。”秦彰阴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应该明日到吏部去接受授官吗,怎么父亲今日就知道了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授官旨意在陛下那里御批用印,翰林学士杨涟办的此事,然后将你选官的事情透露给为父,你没有入翰林。”秦彰道。

    秦观十分好奇,“那我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秦彰生气的说道:“雄州,你被封为雄州知府,嘿嘿,他们为了踢走你,还真是下了本钱,正五品啊,你现在的级别和为父一样了,为父做官十几年才做到正五品,你一封官就是正五品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是曾毓那老贼亲自拿着受官书去找的官家,也不知那老贼说了什么,竟然说动官家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雄州是什么地方,三国交界久战之地,民心不安,而且偶有外敌犯边,最近一次战斗,就是信安军之战,也就是你岳父被伏击那次。”

    秦彰这句话,让秦观脑海里闪现过那个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的未婚妻韩玉卿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过也只是一闪而逝,随即秦观问道:“已经确定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确定,就等明日宣布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虽然想着外放,可是也没想过要去那么穷苦的地方,现在看来,他这次是真的被曾老贼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好,省了整天想着怎么下去,这次直接被人踹出去了,而且还成了知府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其实秦观不知道,古代状元直接外放的并不少,只不过到了明清以后就几乎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确定不能更改,那儿子就去雄州历练历练,父亲不要太过生气了。”秦观又反过来劝秦彰。

    秦彰气呼呼的道:“怎能不气,翰林院可是宰相预备役,如果你入了翰林,时刻在官家身边,以你的才学诗文,必然会受到官家重用,外放出去,过几年官家哪里还会记得你。”

    可是生气也没办法,已经改变不了决定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秦观穿着自己的官服来到吏部,一进吏部大门,就看到很多同科进士站在院中,等待宣布结果,秦观一进来,很多人就都看过来。

    秦观注意到,很多人看向他的目光,流露出戏谑甚至幸灾乐祸的眼神。

    看来他被外放的消息已经被所有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林远和沈逸辰来到秦观身边,林远拍了拍秦观的肩膀,并没有说什么,沈逸辰却小声说道:“以后要靠少游兄提拔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好奇问道:“行文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远道:“他的意思就是说,以后在你手下做官,要靠你多照顾,就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行文你分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沈逸辰摊摊手:“雄州临安县,县令。”

    昨天秦观已经了解过,雄州地面虽然不小,可是却是下州,辖县不多只有三个,除了雄州城,下面还有两个县,一个是兴安县一个就是临安县。

    临安县不是临安府,只是名字一样而已。

    以后秦观和沈逸辰可以说是真正的难兄难弟了。

    秦观拍了拍沈逸辰的肩膀,估计这家伙是受到自己的牵累了,转头问林远:“你被分到哪里?”

    “翰林院编修,七品,比起你差远了,我们要穿绿袍,你的可是红袍,新科进士直接穿红袍可是不常见的。”林远还有心思调侃秦观。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那以后见到上官,要记得行礼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态很放松,外放,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,雄州虽然是苦寒之地,但沈逸辰会去,自己就又多了一个信任的帮手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未婚妻的信安军也在雄州,不知道那匹胭脂马见到自己,还会不会张牙舞爪的。

    一名吏部郎中出来,开始宣布受官,第一个喊道的就是秦观,直接宣布秦观为雄州知府,正五品。说完之后这名郎官对秦观说道:“恭喜秦状元了,首次封官就是正五品知府,前途无量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这里还有一份受封书,是官家亲自下的,封你为信安军、保德军总监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