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51章:不愧是相国,吐得真有水平

    “二军总监军!”

    吏部官员这个话一说,很多人都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秦观也是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对于监军,他还是有些了解的,大赵国的监军一般来自三个系统,宦官监军、官员监军,还有特派监军官几种,如都监、走马承受、兵马都铃辖等。

    监军不是具体官职,级别不定不限文武,州、县甚至路、镇都设有监军,有直接管理驻军、带兵作战、监督地方官、向皇帝报告当地事物之权。

    说白了,监军就是军队的婆婆,派出去的,都是皇帝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秦观管理的这二个军正好是雄州地界,甚至超过雄州地界,防御辽国和西夏的二支军队。

    大赵国的军队分禁军和厢军,这二支军队都是禁军,也就是正规军,这样的军队,每一支军队人数大概在2万人左右,是国家防御外敌守卫边疆的主力。

    厢军多隶属于地方,也就是地方官手里的军队,这个人数没有限制,不过大多都战斗力不强,这主要还要看地方官的水平。

    秦观如今被封为总监军,这个就厉害了,虽然每支军队还都有自己的专职监军,秦观不负责具体事务,不过秦观有统辖之权,可以直接命令这些监军行事。

    他就相当于司令,指挥下面的监军官。

    都说千里做官只为才,其实很多人更享受的,是权利在手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如今秦观就相当于大权在握,掌握着二支边军的实权人物,这怎能不让这些新进进士眼红惊叹呢,要知道,他们熬资历,一辈子也未必能够拥有这么大的实权啊。

    有了权利还怕没钱吗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羡慕的眼神中,秦观接过了一套红袍,还有两方印信,一个是雄州知府大印,一个是二军监军大印。

    这一刻,

    刚刚那些还在暗中讥笑秦观被丢到边远山区吃苦受罪的人,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有这样的机会,他们也愿意去。

    授官继续,榜眼苏子展和探花林远都入了翰林院,二甲三甲的人,多数在六部为官,也有一部分被授官成为县令,能到一个好部门好地方的,自然兴高采烈,到了不好地方的,一个个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授官完毕,全部换上崭新的官服和官帽,这次可是真正的官服了,其他人都是绿袍,而秦观却是红袍,在人群中十分显眼。这时有礼部官员过来,再次将这些新授官员领去皇宫,拜谢当今圣上。

    有些人今后或许能经常看到皇帝,可有些人,也许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皇帝了。

    今日朝会还没有结束,秦观等人在金殿外等候,秦观是状元,自然站在最前面。他隐约能够听到金殿内传出来的声音,有曾毓的声音,也有沈峥的声音,其他人听不出来,这些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,各抒己见吵的很是厉害。

    一直等了半个小时,里面才逐渐安静下去,秦观还真是佩服这些大人们的嘴皮子,连续吵半个小时也不嫌腮帮子累得慌。

    想想当皇帝也挺不容易的,天天听这些老头子们吵来吵去的。

    一名太监出来,对着秦观等人喊道:“今科进士新授官员进殿叩谢皇恩。”

    秦观抖了抖衣袍,挺起胸膛,带着身后一众人大步迈进金殿,秦观等所有人站好之后,打头躬身说道:“臣等新进进士,特来拜谢陛下,臣等必将,勤勉为公俯首为民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七十五个人,就像事先排练过一样,同时躬身行礼,齐刷刷说道:“臣等必将,勤勉为公俯首为民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皇帝老帅哥听了秦观的话,脸上露出微笑,说道:“众位卿家平身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这句话可以说是诸葛亮一生的写照,卿们如果真能做到,当是国家之幸事,也望你们谨记。”

    秦观回到:“我等必不负陛下嘱托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必不负陛下嘱托!”

    大殿内,大臣们分在两侧,曾毓看着秦观,眼神中带着厌恶戏谑的眼神,这个让他几次丢脸的家伙,终于被他踢出去了。

    呵呵,以后,你就在那苦寒之地待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最好你能祈祷不出问题,如果出现一丝纰漏,老夫定让你后悔终生。

    曾毓想着,眼神不自觉的透露出一丝阴冷杀机。

    秦观如今已经进入剑术大师之列,对外界的敌意有着很强的灵觉,他轻轻侧头往旁边看去,正好看到不远处曾毓投射过来的冰冷眼神。

    曾毓站在第一位,而秦观上前叩拜皇帝,也站的很靠前,两人现在已经平行,距离不过三四米远而已。

    这时皇帝说道:“今日朝会到此为止吧,你们没有讨论出结果的事情,各自写个奏折呈上来,我在斟酌一番,退朝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完站起来走向后殿,众位大臣躬身恭送皇帝离开。

    等皇帝的背影消失在宫门里,众人才直起身子,曾毓缓步走到秦观身边,脸上带着微笑说道:“今科状元,官授五品,开我朝之先河,望你到地方履任之后不要懈怠,牧守一方平安。”

    虽然曾毓看上去脸上是带着笑意的,可是人人都能看出,他的笑是冷的。

    他在大殿和秦观说这番话,所有人都知道,这不是恭喜,也不是勉励,更像是吃果果的警告。

    你最好不要犯错,老夫在后面盯着你呢。

    秦观面色平静,微微躬身道:“还要谢过相国的举荐,要不然下官也不可能直接被授予五品官,下官会谨记相国教诲,也希望老大人能够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秦观的嘴也是不饶人的,直接说让他保重身体,其实就相当于吃果果的说,你还是小心自己的身体吧。

    曾毓面色一沉,哼了一声一甩袖子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就在曾毓和秦观擦身而过的时候,两人的衣袍都快要蹭到一起了,谁也没有注意到,秦观右手一晃,一张符纸贴到了曾毓身上,紧接着黄光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大人们陆续出了大殿,准备去各自的办公阁殿去办理公务,曾毓刚刚走到台阶前,突然只觉得腹中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袭来,张嘴哇的吐了出去,一道夹杂着未消化的食物和胃液的酸水直接喷出去,喷出去两米多远。

    这还没玩,

    一阵阵更加强烈的恶心感不停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。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”

    我们的曾相国,搂住栏杆开始大吐特吐起来,吐得那叫一个荡气回肠,吐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一股酸臭气息在空气中弥漫。

    秦观走出来看到这一幕,心中赞叹一声,不愧是相国大人啊,吐得真有水平。

    人们从一开始的惊讶中醒过来,吏部尚书刘宽赶紧上前搀扶曾毓,嘴里关心到:“相国,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曾毓刚想说话,可是一张嘴,哇的一口绿色的胆汁直接喷出来,喷了刘宽一头一脸。

    绿色的胆汁顺着刘宽的脸滴滴答答的流下来,刘宽那叫一个狼狈,一股刺鼻的味道钻进鼻腔,刘宽一阵反胃,放开曾毓一低头,哇的一声也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还带传染的。

    曾毓没了人搀扶,身子摇摇晃晃的,一下子就萎顿在地,人们大惊失色,曾毓可是首相啊,如果死在这里可就是大事,有人立刻喊道:“赶紧叫御医,赶紧叫御医来。”

    曾毓此时已经吐得意识混乱,躺在地上,身子还不时抽搐几下,然后从嘴角喷出一股绿色液体。

    秦观心中感叹,这呕吐符的效果还真是厉害,不会直接把曾毓吐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