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58章:那是谁家产业?

    “不行,你家相公言出必行,奖励必须给,既然你不说,那由我来决定,就奖励你再舒服半个时辰吧。”

    洛依人瞪大眼睛,微微张嘴。

    这样也可以吗。

    这一刻,洛依人感觉相公好无耻。

    秦观也不管满脸惊讶诧异的洛依人,直接趴到她的背上。

    房间内再次响起变奏曲。

    芸香和镯儿两个丫头就在外间,随时负责伺候人,房间内的一举一动她们自然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此刻两个人躺在床上,早已经面红耳赤,突然,芸香身子竟然轻轻颤抖起来,镯儿好奇小声问道:“芸香姐姐,你怎么了”。

    芸香大羞,

    “我,我没事”,然后将脑袋钻入被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,秦观神清气爽,拿出宝剑在院中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法,身上微微出汗才结束,然后洗了一个澡,换上一身干净便服,今天还要出门。

    洛依人和几个丫鬟也早已经起来,也都穿戴整齐,给秦观准备了早餐,秦观吃过早餐之后,带着几人来到正厅。

    秦夫人和其他人也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昨天秦夫人已经说过,今天秦家人全部出动,去抱朴道观去上香,秦观能够考中状元,秦夫人一直觉得是道祖保佑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开路,后面是几顶小轿,几个丫鬟随行,七八个仆役担着担子跟在后面,担子里是准备送给道观的礼物。

    抱朴道观座落于西湖北岸群山之中的一座小山上,此山因葛洪仙师而成名,名曰葛岭,

    葛洪在历史上非常有名,自号抱朴子,世人称小仙翁,他曾受封为关内侯,相传葛洪曾经在西湖北岸群山之中炼丹,后来就有了抱朴道观。

    现代秦观去过抱朴道观游玩,有葛仙殿、半闲草堂、红梅阁、抱朴庐,还有炼丹古井、炼丹台、葛仙庵碑等古迹。

    如今站在抱朴道观前,秦观发现这里虽然有名,却只有一道宅院,里面一间大殿,后面一个居住的院子,比后世要简陋许多。

    有一个年约十二三的小道童站在门口,看到秦夫人后,满脸笑意的上前道,“秦夫人您又来上香了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摸了摸小道童的脑袋,对潘姨娘说道:“给小露拿几块糕点,这么小就跟着师傅修炼,也怪苦的。”

    被称作小露的道童高兴的接过点心,连连感谢,放到宽大的袖子里,引着秦家人进去。

    来到正殿,秦夫人将带着秦观先是拜了葛仙师,然后转入三清殿,上香叩拜三清道祖。

    秦家人自然一一进香叩拜,秦观四处看看,发现这里确实简陋了些,和那些名寺古刹占地几百几千亩地的大寺庙根本没法比,就是杭州城里的金陵寺,也甩他八条街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头戴道冠身穿青色道袍,留着三缕长髯,年约五六十岁的老道士从后面走出来,很是有几分出尘的味道,刚刚进入大殿,这个道人一眼就看到了秦观,然后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。

    秦观也看向老道。

    只见老道定定的看着自己,眉头微凝却精光乱冒,好似要将自己看透一般,可是却又好像很是辛苦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老道眼中没有什么猥琐表情,秦观还以为是个老兔子呢。

    旁边的秦夫人看老道进来就看向儿子不说话,开口道:“刘仙师,这是我儿子秦观,如今考中状元,我特地带他来还愿。”

    老道深吸一口气,一甩手中浮尘,对着秦观微微一揖然后说道:“真是奇哉怪也,我在秦状元脸上看到了极重的贵气,甚至还有仙人之貌,不知秦状元能否为老道解惑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想,这老道开始忽悠自己了。

    呵呵,后世哥什么手段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秦观含笑说道:“道长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老道起手道,“老道刘木舟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道家讲究修炼,人人皆可成仙,人有仙人之貌,不是正常的吗。”

    刘老道一愣,继而一笑:“秦状元说的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秦夫人送上自己的谢礼,又与老道说起自己大儿子秦蔚的婚事,希望刘老道给大儿子算一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秦观带着依人走出大殿,走过一段石阶,来到一处峰口处,这里虽然不高,但也能一览众山小。

    远处丘陵山川尽入眼中,树林郁郁葱葱极是繁茂,秦观对跟在旁边的小道童小露问道:“你们道观有多大,远处的山林可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小露看看后说道:“不是,我们道观只有这里一小片地方,山上只有三五亩地用来种菜,您说的远处山林全都是别人家的,我记得好像是柳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柳家?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旁边的秦茂说道:“少爷,就是柳大源那个柳家。”

    秦观现在明白了,原来是柳肃家的山林,这时秦茂又道:“柳家不怎么经商,他们家对外说经商是贱业,不过他们家却囤积了上千亩的土地,还有大片的山林作为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您看远处这些,有三分之一是柳家的,山上种植着成材的大树,已经有百年时间了,一直都是间歇砍伐售卖,算是柳家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在道观回来,秦观就看到周掌柜正等在秦府外面,秦观也是佩服他,为了能够将望月楼经营成名楼,可谓费尽心思。

    秦观带着周掌柜来到自己院中,直接写了昨晚在望月楼吟唱的那首“望海潮”,这次秦观用的是行草,笔法很是舒畅潇洒。

    周掌柜看过之后,喜不自胜连连称好,走时给秦观留下两千贯的谢礼,出手还真是够大方的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后世,这两千贯相当于六七十万呢。

    秦观和秦夫人说了一声,带着洛依人回了别院,他这次回来不止是回家休息,更重要的是准备赴任的事宜。

    秦观独自来到书房,打开书柜进了密室,看着密室里的几口箱子,秦观大手一挥,他从现代带来的几个提箱,还有收集的那些玉石翡翠田黄等物,现在都安静的躺在了‘袖里乾坤’空间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