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60章:玉石翡翠来辆车

    将玉瓶收入空间,秦观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从空间拿出手机,打开手电功能,一路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处山林,已经变成一片死寂,再无一点声音,鸟虫无踪迹,清风掠过树叶,那些树叶哗啦啦的全部掉下来,好像进入深秋一般。

    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洛依人换上轻罗衣,正坐在桌旁点着蜡烛绣香包,见秦观回来,赶紧放下手中活计,“相公可要沐浴,我让芸香镯儿他们准备热水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在给我准备一些吃的,我没有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“啊,相公不是去见朋友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个朋友太过吝啬,没有请我吃饭。”秦观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沐浴之后秦观躺在床上,将洛依人抱在怀里,大手从肚兜一侧滑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再次响起交响乐。

    洛依人以前就是杭州最美的歌姬,嗓音最是甜美,如今轻吟起来也是那般美妙。

    房间外,芸香的身子又再次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天啊,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秦观起的很早,天才蒙蒙亮他就起身,穿着一身便服来到院中,拿出玉瓶,看了看里面那滴灵液,一口吃到嘴里。

    味道甘甜,随后就感觉一种通透的感觉沁入四肢百骸,全身无一处不舒服,忽地,秦观感觉一股磅礴的生机之力开始滋养全身,让他差点申吟出声。

    好舒服。

    秦观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之前服用强筋壮骨丹后,秦观的身体得到大幅提高,后来药效用尽,这种提高就停止了,秦观的状态固定下来,凭借自己修炼,虽有提升但是真的很慢。

    这次,他又有了之前那种突飞猛进提升的感觉。

    抽出宝剑,秦观在院子里将剑法耍的风雨不透、落叶不飘,猛地一剑砍向旁边的假山,轰的一声,假山的一角竟然被秦观一剑硬生生砍碎。

    碎石飞溅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秦观站在那里剑指地面,突然,哗啦一声脆响。秦观手中的宝剑碎裂成几段,直接掉落地面。

    抬手看看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宝剑,秦观知道,这是宝剑受力不过,直接崩碎了。

    院中巨大的声音吵醒了房中人,芸香和镯儿都跑出来,紧跟着依人也出来查看,三人站在门口看着被砍碎的假山,都感到十分吃惊。

    秦观看看三人衣衫凌乱的样子,不怀好意的在三人身上瞅了瞅,三女这才察觉,早上不化妆就出来见人,太丢人了,三女惊叫着又跑回屋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秦观吩咐二宝,去将周泰祥叫过来。

    第一天秦观回来的时候,周泰祥就去秦家拜见了秦观,只不过秦观太忙,没有时间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有很多事情需要交代周泰祥,他去上任,这里的生意就要全部交给他打理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周泰祥赶了过来,看到秦观后作揖见礼,“公子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们之间不用太多礼。”秦观让周泰祥坐下。

    周泰祥有些拘谨的坐下,满脸带笑的说道:“公子高中状元,如今又成了一州知府,以后咱们的生意就更有保障了,我准备加快扩张脚步,在江南繁华之地每座城都开一家金玉楼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:“这些你自己规划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上次给我留下的东西,我已经卖出去了,总计卖了五万七千贯,这笔钱我已经给您带来了。”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,打开后露出里面一沓沓的钱钞。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,然后说道:“这样,你将这些钱全都换成金、银或是铜钱,我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,我会尽快办好。对了公子,这段时间,我又联系了几个买家,都是有意购买您这些宝贝的,您看是否做他们的生意。”周泰祥道。

    秦观问道:“他们都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无锡的冯员外想要一颗夜明珠,像上次那样的就可以,出价三万贯。苏州的程家,想要两串珍珠项链,一串金色的,一串粉色的,他们程家好像有女子在皇宫做贵人。”

    “镇江的程官人,想要一件琉璃宝贝,越珍贵越好。我算了一下,这些东西应该不下十万贯。”

    秦观吩咐道:“你做的非常好,一会儿我就给你准备,你如果能够尽快销售出去,全部换成金银和铜钱,在我走之前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去雄州上任,不知道要在那里待多久,我会给你留下一批宝物,你可以慢慢销售,至于玉石的事情,你可以继续收购。”

    周泰祥赶紧说道:“公子,玉石的事情我又给您收购了一批,大车如今就在别院外面停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观带着周泰祥来到别院门口,秦观看到门口停着两辆大车,上面全都是和上次差不多的箱子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一共是十六口箱子,其中有四口箱子里面装的是翡翠,这是这五个月收购的,少是少了点,主要是那种全绿色的翡翠很少见,大理那边出产也不多,市面上好的几乎都被我弄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惊讶,“全绿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好的我怎么能送到公子这边来。”周泰祥很是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难怪四五个月只收了这些,周泰祥的要求实在太高了,全绿的翡翠材料那都是极品中的极品,出产自然少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翡翠的价值也是极高的,四口箱子,秦观都算不出具体价值了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呢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是两口箱子的和田玉,全都是羊脂玉级别的,根据您的要求,翡翠和田玉全都是原石,没有加工。至于剩下的,就全都是田黄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派人去福健那边专门采购,挑的都是最漂亮的,差一些咱们都不要,不过现在收购的人少,价格也低,这十口箱子的田黄,连买带运总共花了两千贯。”

    周泰祥是觉得花的多了。

    秦观心里却突突的跳,是兴奋的,两千贯,不过六七十万而已,随便拿出一块田黄都不止这个价格,何况是十口箱子呢。

    这些田黄的价值,绝对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。

    “全部搬入书房。”秦观大手一挥,命令仆役将这些宝贝搬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