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63章:秦家喜庆事

    秦府。

    客厅内摆放了六担礼物,都用红纸封住,上面写着大大的喜字。媒婆穿的很是喜庆,站在一旁等待。

    秦夫人把用红纸封了的“请期”帖交给秦观,帖子上面写着“预报佳期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秦蔚站在旁边,也是一脸喜色。

    秦蔚从小订婚,当初还带着秦观去偷偷看过未婚妻,很是美丽温婉的一个人,后来也曾邀请高小姐赏灯看烟花,两人早已经有了来往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早想着结婚呢。

    六礼: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,今天是秦蔚婚事“请期”的日子。通俗来说,就是将男方定好结婚的日子告诉女方,让女方知道,这一天我们要来迎亲。

    日期是抱朴道观刘老道定的,八月初八,说是今年最好的日子。

    今日由秦观出马前去送请期帖。

    高家也是官宦之家,家就在杭州,当年与秦彰同年考中进士,关系算是莫逆。秦蔚的岳父如今官职朝奉大夫,是正五品散官衔,前几年高府老太太驾鹤,高大人丁忧在家,如今丧期已过,朝廷还没有安排新的职务。

    古代重孝道,父母丧事后,子女按礼须持丧三年,其间不得行婚嫁之事,不预吉庆之典,这也是秦蔚婚事拖到这么久的原因。如今守孝期过了,秦夫人就紧赶着想把大儿子的婚事给办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儿子不办婚事,小儿子也办不了,耽误她抱孙子啊,秦家老太太开始一直念叨着,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重孙呢。

    秦夫人又看了一遍,觉得准备的差不多了,告诉秦观可以送过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礼物只是一些普通礼物,订亲的聘礼,早在纳吉、纳征的时候就送过去了,今天主要是送请期帖,至于礼物没有什么特定的要求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,或许送去一担糕点、脂粉香盒什么的就可以,大富之家看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送的越多男方越重视的说法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莫不如是啊。

    今天秦家准备的礼物,有几对碧玉、几只凤簪,糕点、丝绸锦绣自不可少。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,对洛依人道:“将盒子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洛依人将手里捧着的盒子交给秦观,秦观递给秦蔚道:“大哥的婚事,咱们秦家的礼物不能轻了,这盒首饰也带上吧。”

    秦彰接过首饰盒,看了看秦观然后打开,顿时厅内的人都猛吸一口凉气,旁边的媒婆更是惊叫出声:“哎呀呀,我的老天爷,老身活了这么多年,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珍珠项链呢,哎呦呦,还是一整套的呢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也是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盒子里是一条由五条小珍珠组成的排链,下面坠着几颗拇指大的粉色珍珠,看上去异常华丽,十分适合喜庆场合佩戴。旁边还有两个耳坠,都是指肚粗的粉珍珠,下面带着小珍珠流苏。

    秦蔚道:“二弟,这套首饰很贵吧,还是你自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道:“我让金玉楼的看过了,出价2万贯。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倒吸凉气,秦观继续道:“这是我送给大哥大婚的礼物,大哥,再有十天,我就要去雄州赴任,到时候肯定不能参加大哥的大婚,小弟只能先送上贺礼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秦观如此说,秦蔚也不好推辞,送给新娘子,不就等于送给他了吗。

    “对了大哥,我当初说过送你一套别院,我走之后原先那套别院就空出来了,正好也送给你,到时候你和嫂夫人可以到别院小住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观又送了一样大礼。

    准备齐备,秦观带着人出门了。

    看着秦观出门,秦夫人有些气恼小儿子,就算是做生意赚了些钱,也不能如此大手大脚。主要还是几万贯的东西说送就送了,她有些心疼啊。

    洛依人上前,搀扶住秦夫人的手臂,嘴里轻诺道:“婆婆,相公不止给未来嫂子准备了礼物,也给您和老太太,还有二夫人准备了首饰,到时候正好可以大婚的时候用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观儿做事情大手大脚,你以后要时时提醒。”秦夫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相公是有本事的,他说,男人要会挣钱还要会花钱,小家子气是没有前途的。”洛依人搀扶着秦夫人往后院走。

    秦夫人笑骂道:“他啊,从小歪理多得很。”

    在秦夫人房里,洛依人让芸香和镯儿拿出秦观准备的礼盒,打开后,里面也是一套珍珠首饰,这一套首饰的珍珠可都是金色的,之前秦观送给过秦夫人一条金珍珠项链,可是与现在这一套相比,就又差了不少,秦夫人十分喜欢。

    随后秦夫人又给老太太送去,是一套白珍珠大挂项链,可以在脖子里绕三圈的那种,给潘姨娘的,是一套白珍珠项链,也很漂亮,当然,比秦夫人的这套就要差了两个档次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如此,潘姨娘也高兴的不行,这可是她这辈子最好最贵的首饰了,她还想着,等到雨佩出嫁,给她做嫁礼。

    哪知道洛依人马上又拿出一条金珍珠项链,挂在了玉佩的脖子里。

    秦观骑着马,带着送帖队伍来到高家,刚刚出现在接口,高家就放起了鞭炮,噼里啪啦炸碎满地红纸,很是喜庆热闹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的送请期帖,女方家派人在门口等待,等人来了迎进去就是了,可是今天来送请帖的是秦观,秦观可是今科状元,雄州知府,最重要的是,他太年轻了,以后机会无限。

    秦观亲自来送请帖,高家自然感到十分荣幸,自然要用大礼迎接。

    秦观下马刚要往里走,高大人穿着一身员外服就迎了出来,脸上全都是笑意,秦观赶紧见礼口称伯父,高大人上前搀扶,“贤侄免礼,快快请起,我们里面谈。”

    来到客厅,秦观送上请期帖,高家高兴接过,随后双方就是一阵热络闲聊,都是官场中人,自然不会冷场。

    秦观原本想回去,高家那肯放人,留下秦观等人在高家吃了饭才回去。

    等秦观走后,高家夫人拆开礼物,看到珍珠项链后,顿时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礼物可太贵重了,最少价值万贯呢。”

    老高接过首饰看了看,想了想道:“给女儿准备的嫁妆里,再加上城外的三百亩上等水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