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64章:‘其身不正,其形不修’

    回到别院,秦观睡了一觉,下午时分才醒来。

    书香墨韵伺候着洗漱后,秦观叫来二宝,“把咱们院中所有人都叫来,我有事情吩咐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别院的人都聚集在大厅,秦观坐在上首,放下茶杯先对那些普通家仆道:“十天之后,我要去雄州赴任,这处别院我已经送给了我大哥,以后记得要尽心伺候,好了,你们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普通仆役走后,大厅内还剩下不少人,秦观说道:“你们都是我身边人,我去雄州赴任,如果你们愿意继续跟着我过去,我就带上你们,不过雄州山高水远地处边疆,条件自然不能和杭州比,如果你们不愿意离开杭州,也可以留下以后伺候我大哥,由你们自己选择。”

    二宝率先表态,肯定要跟着少爷,秦茂是别院管家,不过他也愿意跟着秦观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自然是跟着秦观的。

    芸香是秦观房里的大丫鬟,伺候秦观好多年,自然不肯走的,书香墨韵表示跟着少爷。

    镯儿是依人的贴身丫鬟,自然跟着洛依人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站在厅中的吕家姐妹,蓉娘虽然不能说话,可是耳朵却是灵的,她对着幼娘比划了几下,幼娘脆生生的说道:“我姐姐说,少爷爱吃姐姐做的饭,以后就跟着少爷,一辈子给少爷做饭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了,还有比带着一个贴心厨娘更好的吗。

    “既然人员定下,行装的事情就由依人你负责,这一路我们最少要走上千里路,需要携带的物品,不要怕麻烦,可以多准备一些。”

    洛依人高兴的应下。

    洛依人不止人美唱歌好听,其实脑子也聪明的很,在处理人际关系和具体事物上很有手段,不是那种花瓶式的女人。

    秦观现在有意培养她,或许以后能培养出一个小帮手,以后也可以省去自己很多麻烦。现在芸香和书香墨韵、镯儿就都是她的手下,被她梳理的很是顺畅。

    秦观也问过洛依人,那日在花船上是否对自己也动了心眼,洛依人坦然承认,让秦观狠狠的惩罚了一顿,屁股都打红了,打的她媚眼如丝含春带水。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一份奏折摆在皇帝御案前。

    这份奏折是以秘折形势呈上来的,所以六部和几位宰相也都不知道,李朝恩却是看过,皇帝放下奏折后问李朝恩:“这件事情你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李朝恩想了想回道:“这神鬼之说谁又能说得清呢,不过我却从李通判的奏折里看到一种担忧,他担忧的是杭州地方的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吴艳娘的事情,李通判调查确有其事,这件事情确有蹊跷,现在民间多有流言,说是因为柳源的妻子善妒,那吴艳娘又怀了身孕,所以命人害死了外室吴艳娘,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事情过去二十年,已经不好调查,我查看了一下官员名册,当年在杭州任知府的何良受,已经于四年前病死,恐怕那件事情只能成为无头公案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地方如今闹得沸沸扬扬,又不好不安抚,至于如何处置,就要官家来定夺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看着枝头一只黄鹂鸟,心里却想着,是什么力量,让万亩山林一夜之间绿树变朽木,难道这世间真的有神仙吗。

    其实在他内心深处,他是相信这世间有神仙的,因为皇帝就是天之子,而且他也希望得到神仙长生不老的方法。

    天谴!

    必然是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老天的惩罚,世间又有什么力量可以做到一夜将几座山的树木全部腐朽呢。

    必定是柳家做了什么恶事,而惹怒了上天,这是上天对柳家的惩罚,毁去他百年基业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拟旨”

    柳源正在御史台内,草拟一份奏折,是弹劾工部林侍郎梳理河道不力的折子,刚写到一半,外面有官吏推门进来,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林御史,张中丞喊您赶紧去正堂,有宣旨官过来对你宣旨。”

    宣旨官,专门给我的圣旨。

    柳源心思百转,不知道皇帝陛下会有什么旨意给自己,他左右想了想,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做错的地方,心里忽的一喜,难道,皇帝发现了自己这个人才,准备给自己升官重用吗。

    柳源赶紧放下笔,整了整衣衫来到正堂。

    此时御史台正堂,御史张中丞,领侍王御史、殿中侍程御史、监察赵御史等几位大人都在,还有十几位言官也都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排好,齐齐躬身接旨,柳源怀着有些激动的心情,把腰深深弯下去。

    “柳源其身不正,其形不修,特着令免去御史职务,赐朝请郎,命其回家反省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柳源的脑子炸了。

    刚刚他还怀着满心期待,可是万万没想到,却是这样一份圣旨。

    朝散郎只是一个从七品的散衔,比他现在的职位还要低的多。

    “其身不正,其形不修”,这是皇帝给他下的评语,将记录在史册,天啊,如果他背负着这样的评语,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活着。

    别说是再次为官了,就算闲散在家,也没脸出门见人啊。

    柳源不敢置信,颤抖着问道:“这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,官家为何免我官职。”

    听柳源如此说话,宣旨官的脸色立马沉下来,呵斥道:“柳大人,难道你要抗旨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,微臣微臣接旨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几个字后,柳源就好像全身的精气神都消散了一般,整个人顿时变得萎靡了许多。

    旁边的御史们看向柳源的眼神都变了,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得罪皇帝了,竟然让皇帝给出了其身不正,其形不修的评语,这对一个文官来说,比杀了他都让他难受。

    柳源接过圣旨,失魂落魄的走出御史台。

    大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繁华热闹,可是这一刻,柳源却是彻底孤立于这喧嚣的街道,如同一个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走回家的,刚一进家门,一个柳家仆人就呈上一封信,“老爷,这是少爷从杭州送来的急信,说是家中有要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柳源接过信,打开后看起来,等他看完之后,眼睛都瞪大了,身子开始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祖宗基业的万亩山林一夜之间化为朽木。”

    “杭州谣言四起,吴艳娘身怀六甲却在柳家山林被残害致死。”

    “柳家遭受天谴!”

    其身不正,其形不修!

    其身不正,其形不修啊!!!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皇帝旨意里这句话是怎么来的了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柳源的脑子里想了好多好多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柳源一口鲜血喷出来,足足有三米远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你怎么了,快来人啊,老爷吐血晕过去了。”柳家顿时一阵慌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