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65章:柳源之死

    秦观在忙碌的准备赴任事宜。

    这一路大概两千里路,需要走上一个多月时间,仆人婢女一大堆,需要准备的东西自然不少。

    好在洛依人是一个合格的管家婆,比秦观想的还要细,将事情处理的妥妥帖帖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七八天过去,周泰祥又赶着两辆大车来了。

    下人通报后,秦观立刻命令仆人们将车上的箱子全部搬进书房,其他人退开后,周泰祥笑着说道:“公子,上次预定宝物的几家我都跑了一遍,总计卖了十二万四千贯,加上之前的五万七千贯,我已经全部兑换成金银铜钱,都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周泰祥指着房间内堆积的箱子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周泰祥有些疲惫的神情,秦观知道这些天周泰祥肯定很累,镇江、无锡、苏州这一趟跑下来,又要兑换金银,肯定没有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“老周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公子做事,这些是应该的,我一直担心误了公子的事情,万幸还算顺利。”周泰祥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又叮嘱周泰祥以后如何经营的一些事情,就让他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打开箱子查看,有两口箱子里面全都是黄金,打开之后金煌煌黄光耀眼,有六口箱子是银子,都是一个个银元宝,剩下的都是铜钱,一枚枚大观通宝用麻绳串成串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价值十八万贯的金银。

    秦观大手一挥,将这些钱箱收入空间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的兵器铠甲也打造好了,秦观来到后院空地,接过熊二奉上的霸王枪。

    入手沉重,十分有分量,不过秦观现在的身体经过强筋壮骨丹的锻造,还有灵液的滋养,已经非比常人,他现在的力量比熊大熊二这两个常年练武的壮汉还要大。

    秦观拿着霸王枪呼呼呼的耍了一通,将霸王枪往地上一顿,只听的发出轰的一声。

    秦观脸不红气不喘,对熊大熊二问道:“感觉如何。”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熊大熊二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熊大开口道:“少爷的力气真是让我惊讶,我刚才耍了耍霸王枪,也只能挥舞十几回合,我和老二的兵器,也不过是三十八斤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武技,哦,少爷耍的很是潇洒,很有气势。”

    熊大一个憨实汉子,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些话。

    秦观笑道:“我没学过长兵刃,刚才只是胡乱耍弄一下,现在你们的铠甲兵刃也到手了,不如穿上给少爷看看。”

    熊大熊二立刻应了,他们觉得练武可比应付少爷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穿上铠甲,熊大提着马槊,熊二拿着狼牙棒,两个人都是一米九左右的大个子,显得十分雄壮威武。

    熊大说过,这两套铠甲兵刃,是在杭州最好的匠造那里买的,不是现打造的,要知道,一套铠甲制作最少需要三四个月,一杆上品马槊打造甚至需要两三年时间,这些都是匠造的存货,根据熊大熊二的体形改了改。

    就这两套铠甲兵刃,就花了两千多贯,一般人那里买得起。

    这还没有配备马匹马具、弓箭、近身短兵刃等配件,如果全部配齐,一个武将最少也要花费两三千贯,所以有时候一套铠甲兵刃,都可以当作传家宝的。

    “你两人对练一番给我看看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两人应了之后,摆开架势然后打在一起,马槊狼牙棒舞动的虎虎生风,不时碰撞在一起,发出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之声,好不威猛。

    秦观发现,如果自己现在用剑术对付他们两个,未必能如原先那般轻易战胜他们。铠甲在身,自己的长剑想要破防都困难,需要寻找更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就是小巧功夫与战将的区别。

    如果在马上,秦观都未必是他们两人的对手,看来以前这两个家伙和自己对战时,根本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,他们的长项依旧是马站。

    沈逸辰已经来过秦观这里,两人已经商定,两日后正式启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则消息传入秦观耳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,柳源病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秦观也微微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那日柳源浑浑噩噩回到家中,看了儿子的书信,悲愤惊恐交加之下,一口热血喷出,倒地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柳家管家赶紧派人叫来金陵最好的大夫,大夫诊脉之后眉头大皱,说道:“柳大人这是惊惧交加之下伤了心神,很严重,这病不好治,我先开几幅药,你们最好再找其他大夫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很显然有推脱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大夫走后,柳源又开始发起高烧,不时还说一些胡话,迷迷糊糊间嘴里喊道:“艳娘,不是我啊,是我家娘子做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大急,又派人去请其他大夫。另外派人快马去杭州送信给大公子,让他赶紧来金陵。

    好几位大夫来看过柳源,很多人都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其实柳源这病,更多的是心病,突然被罢官,这让一个上进心非常重的人十分难以接受。而且皇帝还给他下了‘其身不正,其形不修’的评语,基本上断绝了继续为官的可能,这让柳源痛心如死。

    另外的原因就是祖宗基业被毁,万亩山林可是柳家传承的根本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,对于吴艳娘那件事情,他心中确实有愧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也是风流才子,吴艳娘美艳无双,两人也有过一段十分美好的时光,也算恩恩爱爱。

    他想将艳娘接回家中做妾,可是却遭到妻子马氏的抵死反对,两人因此还闹了好一阵,终究他也没能将艳娘接回家,只能养在外面,做了无名无份的外室。

    后来艳娘怀了身孕,他也曾经很是高兴,那时候他已经有两儿一女,大儿子柳肃差不多四五岁左右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接到消息,说艳娘死了,死在柳家山林小路旁,柳源第一个反应就是去质问妻子,马氏承认就是她派人做的,他不能让柳家在外面有野种。

    最后看到艳娘的时候,吴艳娘的身体已经被野兽啃的凌乱不堪,后来柳源大病一场,两三个月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起,他就再也不碰马氏一下。一心读书,最终终于在第二年考取了进士功名。

    考中功名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取了一房妾侍。

    马氏也是郁郁,最后不过三十岁就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