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68章:哥拿出个玻璃球弹死你

    在来雄州的一路上,秦观发现越靠近边境越是荒凉,与江南之地的繁华大不相同。{随}{梦}щ{suimеng][lā}

    百姓行色匆匆,为生活奔波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终于来到河西首府大原城。

    在一家客栈安顿好后,秦观拿出空白拜帖写了三份,让秦茂带着熊大熊二送出去。

    到地方上任,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拜见上官,也就是报道,秦观是雄州知府,自然要到巡抚、布政使、提督学政这里露露脸,拜见上官之后,秦观也就算是正式上任了。

    沈逸辰这家伙上任,见上官不是拜见巡抚,而是拜见知府,他跟着秦观这个顶头上司一起来的,到是省了这道手续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来,秦观换上官服,坐上昨晚租来的轿子,带上熊大熊二出门,第一站自然是去巡抚衙门。

    巡抚衙门后堂,河西巡抚段仲秋接见了他,段仲秋今年五十多岁,留着短须,一双细目看着秦观,秦观给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,好年轻。

    想当年,自己人过中年才考中二甲进士,好在后来跟对了人,被曾相国提拔,才一步步的坐到河西巡抚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眼前的秦观年纪轻轻,考中状元就直接封官知府,让他这位上官也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段仲秋板着脸严肃说道:“雄州地处三国交界,民生凋敝情况复杂,去年秋天辽国犯边,又将雄州摧残了一遍。你是今科状元,朝廷派你来自然是相信你的能力,你到雄州后,要尽快做出一番成绩,我不希望明年考绩,直接评你不合格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公务要处理,就不多留你了。”

    段巡抚都没用什么端茶送客的戏码,直接开口赶人。

    秦观来之前,老爹秦彰自然也给他说过河西的情况,秦观知道这位段巡抚那是妥妥的曾党,秦观得罪了曾毓,作为曾党的人,肯定不会对他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秦观起身,抬手行礼,“那下官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大步走出巡抚衙门。

    不是秦观不想和上官搞好关系,主要是双方已经势成水火,有曾毓沈峥的派系之争,也有秦观与曾毓的私人恩怨,矛盾不可调和,想让段仲秋欣赏他,那是万万不可能地,既然如此,秦观也不会傻傻的去帖人家的冷屁股。

    从巡抚衙门出来,秦观直奔布政使衙门。

    秦观按礼通报,很快门子回来请秦观进去,一进正厅,秦观就看到站在正厅含笑看着自己的布政使沈相言,秦观赶紧上前见礼:“下官秦观见过沈大人。”

    沈相言含笑点头,“不愧是今科状元,官家亲口赐封的词仙,真是一表人才,你表字少游,我以后就叫你少游吧。”

    沈相言上来就表现的十分亲近。

    这位布政使沈大人老爹也介绍过,而且非常详细,说起来,这位可是真正的沈党,论起来,他还是沈峥的族侄,同位沈党人,自然多了一分亲近。

    秦观当时听了老爹的介绍,心中感叹,这官场关系还真是复杂,如此安排,不知道是不是皇帝有意牵制平衡各方势力。

    沈相言招呼秦观坐下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在你之前,我已经接到沈相国的书信,让我多为照顾,你新来河西,雄州的情况比较复杂,上任后怕是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辽国派了一只万人军队犯边,和信安军厮杀了一场,信安军大败损失不小,韩世成重伤,辽**队侵入我国境内300里,打到了大原城下,后来各方调动军队围堵,再加上辽国也只是试探性攻击,抢了一批物资人口,入冬前就自行退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经此一事,雄州也受了兵灾,现在还没有真正恢复过来,下面报告,至今还有上万地方百姓滞留在雄州城内,雄州衙门已经多次向巡抚衙门和布政使衙门上报求助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去上任,第一件事情就是这些流民的安置,解决粮食问题,这些都需要你亲自掌握,绝不可出现民乱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关于赋税的问题,雄州遭受兵灾,地方上报想要减免税负,文书我们已经报到朝廷,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批复下来,眼看就要到征收半年税负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朝廷不免税,又不拨付赈灾款项,下半年的税负又收不上来,你雄州的日子就不好过了,地方各项开支从哪里来,灾民如何处置,厢军怎么养,这些你心里要有个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”

    沈相言上来就说起雄州政务,而且件件都是十分棘手的问题,受了兵灾不免税不赈济,想想这里面就有问题,朝廷不知道又在哪里扯皮呢。

    秦观皱眉问道:“布政使大人,不知道省里能否给雄州一些援助,以缓解眼前的困局。”

    沈相言想了想说道:“河西的情况也不乐观,财政并不宽裕,不过既然你开口了,总要帮一帮你,这样吧,我让太平仓给你划拨十万斤粮食。”

    十万斤粮食,不少啊。

    秦观心中先是一喜,可稍微一算,立马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十万斤,换算一下,也就50吨粮食。

    靠,现代一卡车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这还是带壳的粮食,如果去掉壳,估计也就40吨左右。

    40顿粮食养一万多流民,

    就算是一人一天一斤粮食,一万人也只够8天吃的,

    够干毛啊。

    秦观又在心里换算了一下,0万斤差不多是800多石,如果按照现在大赵国粮食的价格,一斗粳米00文,一石是000钱,也就是一贯。

    好吧,咱们这位布政使大人很大方很给面子的,支援了秦观800贯钱。

    八百贯!

    娘的,哥拿出个玻璃球弹死你。

    不过这就已经不错了,这还是自己人呢,要不然人家一颗粮食也不会给你。

    秦观告辞沈相言,手里多了一张可以到太平仓领取0万斤粮食的条子,也算有些收获。

    又转头去了提督学政衙门。

    刚刚收到通报,那位学政大人就亲自跑出来迎接秦观,五十来岁的老头子,上来就拉住秦观的手,让秦观都感觉受宠若惊,这位也太热情了吧。

    看着老家伙热切的眼神。

    不会是只老兔子吧?

    不过这家伙身形瘦小,自己一拳就可以打飞他,到是不怕被他强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