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69章:官场套路深

    “可算等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听说词仙秦少游要来河西雄州上任,我可是日夜相盼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那些词,我全都有收集,可以说每一首都爱不释手,爱不释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终于见到少游本人,今天必须留下来,我们抵足长谈,要向少游好好讨教一下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快进来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位学政大人,拉着秦观噼里啪啦说了一通,拽着秦观就往后院走,也不去正厅,直接来到书房,请秦观坐下,就开始说起秦观的那些诗词。

    这位学政大人姓史名通,秦观初初一听,史通、史通,就觉得这个名字还真是顺畅通透,一点不憋着。

    如今见了人,发现也是一个性情中人。

    绝对是文学发烧友。

    现在他看秦观,哪里有上官见到下官的样子,完全是一副粉丝见偶像的表现。

    还是狂热粉那种。

    秦观都有些怀疑,这样的人,能做好官员吗。

    可是两人在聊起来后,秦观发现这位史大人的文学功底还是非常厉害的,各种诗词、各种典籍信手拈来,说话也十分见水平,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。

    估计也就是看到秦观了,又苦等了两个月,今天才会表现的如此这般。

    秦观在学政府吃了午饭,好吧,又吃了晚饭,对于史通提出的抵足长谈,秦观是誓死不从的,和一个50岁的老头子睡一个被窝,秦观打死也不做。

    万一这老家伙晚上兽性大发,自己贞操不保啊。

    就这样,也是到了晚上十点多,史通才放秦观离开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还说明日让秦观再过来,继续谈论诗词,当听到秦观说,明日要启程赶往雄州,尽快上任时,还感到十分惋惜。

    最后送到大门口时,史通说道:“你先去上任,过两个月正好乡试开考,今次我就去坐镇雄州,到时候我们两个就可以有半个月时间在一起谈论诗文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里那个汗啊。

    怕是早晚栽在你个老兔子手里。

    秦观钻进轿子赶紧撤退,晚上搂着洛依人睡觉时,还心有馀悸呢,把这事情和洛依人说了,洛依人笑的前仰后合,秦观羞恼,狠狠的收拾了洛依人一番。

    完事之后,洛依人趴在秦观怀里,说道:“相公怕是着了那史学政的道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愣,“着什么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讨论诗词,那位史学政可有让相公写诗词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头,“写了,写了有四五首吧,史学政太过热情,亲自研墨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相公可知道,如今你的诗词,首稿诗词市面已经卖到千贯,而且有价无市,至于后来写的书法,在市面上也价值五六百贯呢。”洛依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眼睛瞪大,猛地醒悟过来,“哎呀,那个老兔子,原来是在阴我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那几首诗词书法,价值二三千贯,要是我,我比他还热情呢。”洛依人眯着笑眼看着满脸怒气的秦观。

    “亏大了,这次亏大了,一个个心眼都长歪了,难怪老爹说要时刻提防,这些官场老油条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,防不胜防啊。”秦观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依人抚摸秦观胸口,假意给他顺气,说道:“或许那位史学政爱你诗词是真的,他一位提督学政,也不可能真的拿你的诗词去换钱,估计也就是自己收藏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观深深呼吸两下,对洛依人道:“相公胸口憋着一团怒火,需要发泄出来。”

    洛依人眼睛瞪大,相公又开始无耻了。

    不由分说,秦观直接趴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处有诗为证:“对垒牙床起战戈,两身合一暗推磨。菜花戏蝶吮花髓,恋蜜狂蜂隐蜜窠。

    粉汗身中干又湿,去鬟枕上起犹作。此缘此乐真无比,独步风流第一科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吃过,秦观叫来沈逸辰,将昨天见几位上官的事情告诉了他,尤其是现在雄州的情况。

    沈逸辰也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雄州有上万难民,他的临安县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要尽快赴任,了解当地民情后在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再耽搁,着人在牙行雇佣了大车,有沈相言沈省长的亲笔条子,太平仓到是没有为难打折扣,痛快的从太平仓领了10万斤粮食,众人再次上路。

    这次车队又增加了一倍,而且还是牛车,行动速度更慢,走了两天才进入雄州地界。

    看看界碑,是兴安县地界。

    雄州下辖兴安县和临安县,这里已经算是秦观的地盘了。

    过了兴安县就是雄州城,至于临安县,还在雄州城的北边一些,已经与辽国边境接壤,上次辽国犯边,那位县令大人很悲催的被辽人俘虏,最后很有骨气的被砍死。

    这就是沈逸辰要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队缓缓进入一座小市镇,在驿站前停下,天色将晚,他们准备在这里住一晚,明天在赶路,明日正好到雄州。

    车队刚刚安顿好,一群衙役骑马护卫着一辆马车就风尘仆仆赶来了,在驿站前停下后,两位绿袍官员钻出马车,其中一个略带焦急的问门口站岗的驿站兵丁:“崔驿丞呢。”

    来的这两位兵丁认识,一个是兴安县知县大老爷,一个是县尉大人,兵丁不敢怠慢,赶紧回道:“崔驿丞正在给贵人们安排食宿。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秦知府?”县令问道。

    那名兵丁挠了挠头,“好像有两位大人,都挺年轻的,带了不少女眷,马车就有二十多辆,崔驿丞看过路帖,确实称呼其中一位大人为秦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们已经接到河西巡抚和布政司衙门的公函,新任知府秦观已经来了,想来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,带着这么多车和还有家眷,应该没错了。

    “前去通报,就说兴安县令,县尉前来拜见秦大人。”县令对门口兵丁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刚刚坐下喝了一口热茶,那位热情的崔驿丞又进来,弯腰说道:“秦大人,兴安县叶县令和赖县尉过来了,想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到是消息灵通,我刚刚到兴安地界,他们就知道了,叫他们进来吧,正好见见。”秦观放下茶杯说道。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