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70章:雄安郡王

    兴安县县令和县尉进了房间,看到秦观后齐齐躬身行礼,“兴安县县令叶景,兴安县县尉赖峰见过知府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无须多礼,我们初次见面,没想到却是在驿站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新上任的临安县令沈逸辰,我们是同科进士,又是同乡,所以一起来上任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句话,信息含量很足。

    叶景和赖峰转而又和沈逸辰见礼。

    叶县令道:“大人,此处距离兴安县不过二十里路,我们在县城给大人安排了住宿休息的地方,总比这驿站要好一些,同时安排了最好的酒楼,为大人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对方,笑着说道:“兴安县我会去的,不过今天就算了,你们匆匆赶来应该还没有吃过晚饭吧,让崔驿丞多准备一些,我们就在这里摆一桌见面酒席吧,正好你们两个和我说说兴安县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叶景和赖峰两人对视了一眼,只得留下。

    酒菜摆上,几人边吃边聊,叶景将兴安县的情况大致讲给秦观,兴安县共有一万六千七百五十一户,共计十三万六千余人,土地面积长宽皆有百里左右,属于典型的地广人稀型。

    如果在南方繁华之地,方圆百里,人口不会少于百万。

    兴安县的情况,也算不得多好,上次兵灾,死了近千百姓,被掳走上千人口,多时妇女,想来这些女人落在辽人手里,多数是为奴为姬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冰冷的数字,秦观心里十分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现在那些百姓是否已经回乡安置好,还有多少流离失所的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部分还是回去了的,不过有一部分是了房屋田地,没了粮食钱财,这一部分还留在县城或是去了雄州城,这部分人大概有三四千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说完叶县令抬眼看了看秦观,见秦观没有发火的迹象,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春耕已经过了,他们下半年,明年如何生活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暂时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,我们一直在等知府大人上任,听候部署。”叶县令吱唔着答道。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他,看来又是一个酒囊饭袋之辈。

    秦观又问起是否知道临安县的情况,叶县令道:“原来的屈县令被辽人杀死了,现在是颜县丞在主持工作,那边应该比兴安县还要差一些。”

    秦观现在对自己辖区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,那就是,超级烂摊子。

    曾毓个老王八蛋。

    给哥找了这么一个地方,想来全大赵国没有比这里更差的了,也真难为他。

    当天怎么没吐死你。

    秦观现在有种冲动,如果手里还有爆裂符,他肯定直接塞那个老家伙腚眼里。

    然后在金殿上直接引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秦观就让叶县令和县尉赖峰离开了,他们走后秦观问沈逸辰,“兴安县县丞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姓林,林桐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叶县令没带县长过来见自己,而是带着公安局长来,看来这林县丞很可能和叶县令不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没准林桐都不知道今天自己到兴安县了。

    还真是庙小妖风大,水浅王八多。

    叶县令出了驿站上车后,刚刚的恭敬神色立刻敛去,脸上变得一片凝重,眼睛也迷了起来。

    县尉赖峰凑过来说道:“大人,咱们这位新任知府,看来不好对付啊。”

    叶景点点头,“虽说年纪轻轻,可给我的感觉不像个年轻人,没有忽得高官意气风发的样子,反而很是沉稳,确实不是个容易对付的,看来咱们以后要小心应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初来乍到,雄州那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,哪一件都不容易,呵呵,有他忙的,就看看咱们这位新科状元知府有多大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雄安郡王那边?”赖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郡王应该还在满香楼,咱们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马车一路急行,不多时回到兴安县城,此时县城内漆黑寂静毫无人声,马车来到城北一条街道,这条街道上,到是有几家挂着大灯笼,不时有人进出,显得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这些地方,不是酒楼就是妓馆,马车在一家挂着满香楼牌匾的妓馆前停下,这家妓馆在这条街上最大也最热闹,县令和县尉下车时,两人已经换上了便装。

    上了三楼,这里装修十分豪华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正中,相貌很是俊美,尤其一双狭长的眼睛最是惹人注意,让这个男子看上去更添英姿。

    在他周围跪着四个女子,正在尽心服侍。

    房间周围坐着十几个人,一个个怀里都搂着一个美人,房间里很是热闹,不时传来调笑声。

    看到县令和县尉进来,这些人都看过来,却没人起身,叶县令似乎早已经习惯,走到正坐男子跟前,抬手行礼后说道:“郡王,我们去请了新来的秦知府,不过秦知府推说劳累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被称作郡王的男子转了转手中的酒杯,然后一口干掉,问道:“你们没说我在这里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郡王的吩咐,哪敢说。”县尉赖峰媚笑这说道。

    郡王将杯子一丢,一个女子赶紧接住,郡王说道:“呵呵,没来就没来吧,来人,给叶县令和赖县尉每人准备两个最好姑娘,好了,奏乐、起舞,我们自己乐呵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顿时再次响起乐曲和**的调笑声。

    第二天,秦观的队伍再次出发。

    今天秦观和沈逸辰两人都骑在马上,一边走一边看两边的情形,河西多山丘,雄州更是如此,几乎有一半的地方是丘陵山区,在官道两旁就算能够看到田地,大多数也都是旱地。

    沈逸辰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这种旱地产出非常有限,北方多以谷子为主,也就是小米,一亩好地大概能产260斤左右,旱地也就出产160斤左右,赶上干旱,没准只有百十斤的产量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五口伺候10亩地,刨除朝廷税负,也就将将能应付吃饭,这还要说是自己是田地,如果是佃农,忙碌一年根本连肚子都喂不饱。”

    秦观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书上看来的。”

    想想后世,在想想现在,秦观的心情突然之间很是沉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突然出现一只庞大的队伍拦在路中间,四周是上百的家奴和丫鬟,中间围拢着一架十分宽大的马车,这辆马车秦观估计得有四米宽,有一间房间大小,四周由暗黄色丝绸做棚,上面还绣着云龙纹,八匹纯白健马拉车,每匹马头上还插着染成红色的锦鸡翎,在风中不住摇晃,很是拉风。

    看到这辆马车,秦观第一个反应就是,

    妈卖批的奢侈!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