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71章:郡王咋滴,狠狠怼他

    秦观和沈逸辰勒马站住,看着眼前奢华的车队,还能听到阵阵鼓乐仙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匹骏马跑过来,马上一个汉子对着秦观等人喝道:“通报一下你家主人秦观秦知府,雄安郡王请他过去喝茶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等回复,调转马头走了。

    秦观看着前方那奢华的车队,问旁边的沈逸辰:“你可听说过这雄安郡王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微微皱眉说道:“来之前到是打听过,这雄安郡王乃是皇族,简宗皇帝第十一子,赐封雄州为王,本代雄安郡王名叫宋克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看了看远处奢华的车队和庞大的仆役人群,说道:“看这做派,这位郡王不止是会送客,还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呢,而且家里经营的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道:“皇室宗亲,虽然每年都有爵食俸禄,但绝不可能支撑他如此奢华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一只大老虎。”

    “少游兄要小心应对了,历代雄安郡王在此地经营几十年,可谓是真正的地头蛇,虽说如今已经五代,但依旧是天家血脉皇室宗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再次等候,我去会会这会送客的郡王。”秦观说完,一抖缰绳打马上前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在后面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秦观三人在奢华车队三十米前停下,勒住马匹,这时暗黄锦绣车帘向两边缓缓拉开,一个穿着一身暗黄云龙纹服侍的男子坐在侧卧在锦塌上,周围跪着四个女子,一个个只是附着轻纱衣衫半裸,身材曼妙,手里都端着托盘,上面拜访这水果酒水。

    这人想来就是什么雄安郡王了,秦观仔细看去,只见此人年约三十,一双眼睛狭长,生的十分俊朗,正对着秦观轻笑。

    “这位可是今科状元,词仙秦观秦少游,秦知府,昨日听说秦知府到了雄州,我让叶县令去请秦知府,秦知府没有赏光,今日本王早早过来特意在此等你。”

    这雄安郡王说的客气,可是身子靠在锦塌上却没有半分尊敬之意,语气还如此随意,显然没有将秦观这个知府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秦观对他只有一个感觉,装逼。

    秦观心想,今天这家伙拦住自己,款待未必,示威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观脑海里突然接到系统信息,“系统发布临时任务,作为一个穿越者,怎能让一个土鳖在你面前装逼,狠狠怼回去,怼的越狠奖励越高。”

    突然接到系统信息,秦观心里就是一喜,已经好久没有接到临时任务了,之前几次临时奖励的道具,秦观都派上了大用场,他现在可是极度渴望得到系统奖励的那些道具。

    秦观此刻看向这位雄安郡王,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,这可是送分题,而且还是亲自送上门来的,好人啊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不管去没去,都要谢谢郡王的精心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雄安郡王说道,“今日本文特备美酒美人,此地风景不错,也算优雅,就在这里款待秦知府吧,正好本王有些事情要和秦知府说明。”

    秦观坐在马上屹然不动,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,雄安郡王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宋克见秦观根本没有上车的意思,这是明显不给面子,脸色有些不悦,落下脸说道:“本王祖辈赐封雄州,雄安郡王府在这雄州也有些产业,秦知府如今执掌雄州,还请多为照顾了,当然,好处少不了你的,以后我王府产业,有你一成利润,只要我们安安稳稳,少不得让你发财。”

    秦观脸色变得很是难看,这位还真是嚣张,就在这官道上,明目张胆的贿赂一州知府。

    秦观眯眼含笑问道:“想来郡王家的产业不少吧。”

    宋克将嘴里的葡萄皮吐到旁边一名侍女的手里,哈哈一笑说道:“那是当然,这雄州大大小小的产业,做的最好的就是我郡王府,粮食买卖、酒楼妓馆、精铁武器作坊、矿山、毛皮生意、买卖马匹牲畜、酒水生意,与辽国西夏的边贸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与我合作,我保你每年最少分的上万贯钱。”

    上万贯可不是小数目,秦观现在是知府,一个月工资也不过一百四十贯钱而已。

    一万贯,可是秦观六年的工资呢。

    升斗小民,很多人一辈子也赚不到一万贯钱。

    秦观一笑,“郡王的这些产业,都照章纳税了吗。”

    宋克先是一愣,继而脸色沉下来,看着秦观冷冷说道:“秦知府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郡王的产业都快要垄断雄州的经济了,那肯定交了不少赋税,依法纳税自然要受到鼓励,我准备回去好给郡王送上一块纳税大户,纳税先锋,纳税达人的牌匾。”

    宋克眼睛眯起来,眼中射出一丝阴冷,“看来秦知府是无意与我郡王府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官员在你眼中如走狗,丢几块骨头就可以呼来喝去,可惜,秦某不是,也不缺那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大赵国的雄州,不是某人的雄州,如今这雄州在我的治下,所有人都要按照朝廷的律法行事,稍有差池,绝不轻娆,皇室宗亲也一样。”秦观直视对方说的铿锵有力,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这一刻,秦观都为自己一心为公的举动所感动。

    宋克大怒,

    “好好好!好一个一心为公的状元郎。今日本郡王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正臣,既然如此,那我们来日放长吧。”

    宋克说完,刷的一下将车帘拉下来,隐没其中。

    最后在帘子里传来一个声音,“本王要直行,所有闲杂人等让开道路。”

    这就直接开骂了,说秦观是闲杂人等。

    秦观哪会示弱,朗声说道:“本官要前行,任何人不得挡路。”

    宋克刷的一下又掀开帘子,一双丹凤眼怒视秦观:“你准备与本王为敌吗,信不信我让你在这雄州做不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你没那个本事,雄安郡王。”秦观早就十分不爽这个家伙了。

    宋克怒道:“一个区区五品官,见到本王竟然敢不让路,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打到路边。”

    秦观冷声道:“一个闲散郡王,真的以为这雄州是你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