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72章:霸王枪初逞威

    “啊,好你个秦观,你成功激怒了本郡王,来人啊,把他们给我丢到田里去。”

    宋克说完,两旁就有十几匹马冲了出来,上面全都是一个个手持长棍的壮汉,气势汹汹冲着秦观杀来。

    “敢对我家少爷动武,找死。”

    熊大熊二不干了,抽出挂在马鞍上的马槊狼牙棒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熊大舞动马槊,直接将对方冲的最快的那个打头的家伙拍飞出去,掉在路边草沟里。

    熊二的狼牙棒轮起一个圆圈,噼里啪啦,将另外几个也砸下马。

    别看平时熊大熊二在秦观面前好像处处受制,可是在这些打手面前,却像是吃了激素,那叫一个威猛,只是几个回合的工夫,就将对方冲过来的十几个打手全部收拾掉。

    在看看现场,路中间已经躺了一地的人,一个个骨断筋折翻滚哀嚎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像两个得胜将军一样,骑马回到秦观身后,手持马槊狼牙棒,像是两尊杀神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,让宋克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太快了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半分钟时间,自己精心挑选培养的十几个打手就全都交代了,而且人家好像还没有练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克伸手指着秦观,“你,你竟然敢打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打你的人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宋克大怒,“来人啊,都给我上,给本王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这次出来,宋克可是带了百多人,除了二三十个打手,二三十个脚力仆役,其他的都是打手,就是为了在秦观面前显摆自己的威风。

    宋克一声令下,从大车后面又蹿出三四十人。

    这次全都是手持朴刀,气势汹汹向着秦观本来,秦观连动都没动,熊大熊二两兄弟就再次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上战将对付几十个步兵,他们更没有压力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啊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一阵乱战,熊大熊二挥舞长兵刃,把冲过来的这三四十人打的落花流水,没人最多一下,就会被放翻在地重伤不起。

    而这些家伙别看人多,却是根本近不了熊大熊二的身,连两人的皮毛都没有伤到。

    这次用时一分钟。

    两兄弟再次回到秦观身后,摆起了造型。

    秦观心里高兴,哥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了,体会了一把带着狗腿欺负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观刚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,总想找一批打手,没事上街转转,碰到自己想欺负的,就让打手上,碰到想欺负自己的,也让打手上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他发现,欺负老百姓真的没有一点成就感。

    而且老百姓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,也没有敢欺负自己的,就出了一个王大锤,还被一回合打成了自己小弟。

    人生寂寞如雪啊。

    今天,碰到一个在自己面前装逼的二逼郡王,自己终于找到那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地哀嚎的打手,看着目瞪口呆的雄安郡王,秦观心里只剩下一个感觉。

    爽!!!

    在经过震惊之后,宋克指着秦观大骂,“好你个秦观,不知好歹的东西,本王前来结交你,你却敢对我动手,本王一定要让你知道,这雄州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秦观呵呵冷笑道:“雄安郡王,你这话说反了吧,你只不过是一个闲散郡王,朝廷封你祖辈在雄州,你还真以为这里就是你家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这雄州,是朝廷的雄州,我是朝廷受封的雄州知府,掌管雄州军政,如果你想要在这里好好活下去,就给我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宋克被秦观说的脸上阴晴不定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今日算你厉害,我到要看看,今后你怎么治理雄州。”宋克知道今天是讨不到好处了,对着马夫命令道:“驾车向前,如果遇到阻碍,给本王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耍横了。

    有人上前将还躺在路中间的人搬开,八匹健马拉车,大车轰隆隆向前走来。

    秦观眼神一凝,抽出霸王枪直指向前,身上生出一股威武之气,两腿一夹坐下马匹,向着宋克的座驾冲过去。

    宋克大惊,“你,你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观双手持枪,待到了近前,双手一轮六十八斤的霸王枪,嘴里大喝一声,照着奢华大车的头马就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霸王枪拍在头马半边身子上,竟然将小跑起来的健马拍的歪斜出去,这一下,整辆大车都给带歪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大车斜着向旁边的沟里扎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”

    无数惊叫声传来,

    秦观能够听出,其中就有那位嚣张无比宋克郡王的声音,叫的很是凄惨。

    “喀拉拉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马车终于扎进了旁边的沟里。

    “稀里哗啦。”

    经受不住巨大的冲力,这辆堪称奢华的马车彻底散架,成了一对烂木头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快来救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被压住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仆人慌乱的跑下沟,扒开碎木,从里面拉出雄安郡王,再看这位郡王,那还有刚刚的潇洒,一身华丽衣袍被勾出许多破洞,又滚了一身黄土,成了乞丐装,脸上也满是灰尘,头发散乱,彻底没有刚刚的俊美优雅。

    路上再没阻挡,秦观的车队缓缓过去。

    宋克满脸阴毒,看着秦观的背影走远。

    他今天栽了,这雄州地界从来都是他作威作福,那些官员哪一个不得对他摇尾乞怜,没想到这个秦观竟然如此不按常理出牌,直接将事情做死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死在雄州,尸骨无存!”

    宋克现在恨死了秦观,默默发下恶毒的诅咒。

    路过郡王车队惨烈场景的时候,沈逸辰的脸上始终带着震惊的表情,从秦观过去和宋克见面,他就在远处看着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对话,看着他们吵架,到最后竟然动起手来,到最后,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秦观竟然将宋克的座驾马车都打到沟里。

    太生猛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位同窗,怎么总做这种惊人之举。

    难道他就不怕对方的报复吗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就连曾毓这样手握重权的首相他都不怕,依旧过的滋润,想来也不会在乎一个闲散王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