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74章:能花钱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

    徐通判皱眉说道:“如果用最简单的话来说,就是现在缺钱缺粮,两县一府,最少有三万灾民需要安置。”

    秦观听后惊讶问道:“不是一万多人吗?”

    徐通判道:“那是完全无家可归的流民,真正需要救助的人更多,如果这些人不安置,照样会出现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黄知府被问罪带走,我能力所限,只能尽量维持,如今知府大人来了,这些事情还需要您来定夺。”

    如果按照正常手续,秦观应该和上任知州做交接,清查钱粮官库,清查监犯,交代重大事物等,可是由于去年辽国犯边,黄知府工作不利,而且有重大失误,被皇帝问责了,已经进京准备受罚,秦观的交接只能找徐通判了。

    随后两人又聊了很久,让秦观对雄州现在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,可以说,现在需要秦观解决的问题很多很棘手。

    晚上,秦观去酒楼赴宴,这次来的人更多,虽然雄州是个边疆州,但官员士绅依旧不少,秦观足足见了三四十人。

    酒会在和谐的气氛中进行,秦观发表了对今后雄州发展的展望,士绅表示了对秦观来雄州执政的热烈欢迎和衷心拥护,最后双方共同举杯,表示为雄州今后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。

    最后,酒会又在热烈的气氛下结束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来,雄州城悬牌放告,贴红榜告诉雄州百姓,新的知府上任了。

    至此,秦观算是正式上任雄州知府。

    秦观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和徐通判一起去到灾民安置的地方看了看,给秦观的感觉就是触目惊心,为了防止发生骚乱,专门给难民划归了地方安置,就在城东城墙下的一处宽阔空地上,周围有很多厢军把手,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生事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必要的设施,这些人只能用蒲草弄一个窝,像牲畜一样躺在上面。

    秦观看了放粥的地方,一口大锅里没有几粒米,薄的像是清汤寡水。

    灾民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,徐通判说,雄州官仓已经开仓,不过人数众多,每日只能保证二两粮食,以不饿死人为底线,就是这样,雄州粮仓里的粮食也不多了,最多还能维持半个月。

    随后两人又去了雄州官府粮仓,偌大的粮仓只在角落堆了很少一些粮食。

    徐清道:“昨日知府运来的那十万斤粮食,估计又能多支撑十天左右。”

    第三站,秦观去了银库,这里是州府存放府衙银子税收的地方,秦观看着空空如也,可以跑老鼠的仓库,眼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第四站又转了监牢,翻看了监舍的情况。

    秦观转了一圈,皱眉回到知府衙门,心中感叹,真是哥烂摊子,超级大烂摊子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秦观问徐清道:“徐通判,如何处理那些流民,先说说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秦观觉得其他都可以等一等,流民问题才是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徐清道:“对于难民流民,我们大赵历来的做法是官府出资兴修道路河渠和招募厢军”。

    秦观点头:“这个方法可行。”

    徐清摊摊手,“可是大人,雄州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雄州地处边境,全州不过五万多户,三十余万人,每年税收不过万贯左右,这些钱需要应付各项开支,本就入不敷出,从来没有结余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辽国犯边,年底的税收就没有收上来,官银库的情况您也看到了,没有一分钱,不仅如此,全州所有官吏已经三个月没有发饷银了,所以我们还欠账上千贯。”

    秦观平静说道:“你觉得需要多少钱,才能将他们彻底安置。”

    徐清道:“最少五万贯。”

    五万贯多吗,对雄州衙门来说,这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了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大赵国很富有,大赵国的经济确实很繁荣,可是国家真的没钱,因为花钱的地方更多,要不然皇帝也不会那么器重曾毓了,因为曾毓最大的本事就能能给朝廷弄来钱。

    雄州衙门是绝对拿不出五万贯的,就算是河西省,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至于朝廷的救济就不要想了,他只会让地方政府自己解决,而且现在秦观被放到雄州,就更不要想和朝廷要钱了,因为曾毓绝对不会批。

    五万贯多吗,对秦观来说,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他的空间里,现在就堆放着十几万贯的金银铜钱。

    随便拿出两条珍珠项链,一个假夜明珠,几件琉璃制品就可以价值五万贯。

    可是秦观不能随便拿出钱来。

    掏自己的钱干公家的事,这绝对不是为官之道。

    徐清见秦观不说话,以为他在上愁,就说道:“大人,这些时日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些问题,心里到是有些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说看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徐清道:“第一,找巡抚衙门和布政司衙门,继续要赈灾救济粮款,能要来一些,就能减轻一些我们的负担。第二,将两县的县令叫来,让他们负责将自己辖区的流民接回去,达到分流的效果,第三,如果州府能够筹措一部分钱,就可以多买一部分粮食,以解决眼前困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徐通判叹了一口气道:“大人,这些方法其实只是治标不治本,如果想要彻底解决这些流民,应该让他们回归家乡,给他们发放粮食和物资,熬过这个冬天,待到明年也就彻底安稳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这个皮肤黝黑的徐通判,通过这两天的接触,他发现这位副手性格有些古板,不过对州府的情况却是了若指掌,秦观问到的数据他都能随口答出,看来也是一位能吏。

    秦观的手指敲了敲桌面,随后说道:“让我考虑考虑,明日我们在做商量。”

    徐清有些失望,心想,或许这位新来的状元公也拿不出什么好的对策吧,没有再说什么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等徐清走后,秦观叫来衙役,命令他们搬来地界版籍,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了半天,又叫来几名典史,问了一些情况,最后秦观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敲了敲桌上的几份地图,秦观笑着自言自语道:“能花钱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