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76章:大豪客

    兴安县城南,有一片占地极广的华丽宫殿,这里就是雄安郡王王府。

    整个王府占地八十亩,殿阁房舍不下百间,十分广阔。此刻,宋克正坐在客厅,脸色阴沉的听一名下人汇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的们查明,那秦观带了一个小妾上任,以前是杭州花魁,还有十个仆人,四名男仆分别是他的书童和管家,还有那两个前日冲杀我们车队的壮汉,另外还有六个丫鬟,如今安顿在知府衙门。”

    “跟随秦观一起来上任的临安知县沈逸辰,已经于昨天离开,去临安上任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观到了雄州城后,昨天转了衙门各部,银库、粮仓和难民营,今天早上就颁布了售卖土地的公告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些,宋克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:“想卖土地换钱来解决眼前的问题吗,呵呵,你吩咐下去,凡是与我郡王府有生意往来的商家都通知道,就说谁要是敢买地,就是与我郡王府为敌。”

    下人退出去后,宋克眯着眼喃喃道:“敢和我作对,秦观,我要玩死你。”

    一则消息在雄州传播,而且越传越广,无人不知。

    “什么,秦知府在上任的路上,和雄安郡王怼上了,后来竟然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知府竟然将郡王的马车打到沟里,郡王险些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哦,雄安郡王在咱们雄州可是无人敢惹,这下状元郎的知府位子怕是不好坐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王府已经递出话来,谁敢买地就是和他为敌,郡王府坐地几十年,生意遍布雄州,那些士绅大商人哪个愿意得罪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秦知府怕是有难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消息自然也传到秦观耳中,秦观听到这些消息后,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经历司门前可谓门可罗雀,平日里或许还有一两个人前来办理业务,有了宋克的话,所有人为了避嫌,连经历司的门口都不敢过,更别提买地了。

    雄州府衙贴出售卖土地公告,一连两天过去,却一分土地都没有卖出去。

    有典吏叹道:“唉,知府大人一上任就得罪了郡王府,以后怕是在这雄州寸步难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之前还想着,如果有人来买地,欠着我们的工钱或许就有了着落,这下算是完了。”

    徐通判听到这些消息后,眉头紧皱,在他看来,秦观的这个计划本来就不靠谱,现在又有郡王府为难,这下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徐清找到秦观,说道:“大人,有一件事情向您汇报,雄州城的粮食价格又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现在多少钱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每石一千六百三十钱。”徐清道。

    秦观皱眉,粮食价格是百价之基。

    粮食作为人维持生命的必需品,也是流通最广泛的商品,其价格于社会生活关系极大,影响着农村与城市,农民与市民,农业与手工业、商业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灾荒年间,粮价不仅对人民群众而言关乎生死,对官府而言,如果百姓买不起粮食而挨饿,就会引发变乱,所以官府对粮价同样十分重视。

    秦观问道:“我记得杭州的粮价是6、700钱一石,大原城的粮价是一千钱一石,怎么雄州的粮价却如此高。”

    南方产粮,粮食价格低一些,大原城算是边省,产量少,价格高一些也正常,可是雄州距离大原城不过二百里,怎么价格会差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雄州的粮商,大多是郡王府的人。而且,雄州其他商品也均有不同程度的抬价。”徐清道。

    徐清一句话道尽其中关键。

    秦观眯起眼睛,看来这雄安郡王开始在暗中出招了。

    徐清看看秦观不说话,有些焦急的说道:“大人,已经过去两天,却没有卖出去一分地,我们不能尽期望于卖地,我看还是要想办法向省府求援啊,如果真的等到雄州粮食用尽,那会出大乱子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淡淡一笑:“再等一天,如果明日还没有效果,我就去省府求助。”

    徐清叹了一口气,离开了知府衙门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秦观的行为,甚至很多人等着看笑话的时候,一个车队从官道上驶来,缓缓进入雄州城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停留,车队直接来到经历司衙门前。

    一个富态的中年人走下马车,四周瞅了瞅,带着两个仆人走进衙门。

    富态中年人走进经历司正堂,一名小吏看到来人,随口问道:“你有何事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面含淡淡微笑道:“我来买地。”

    只是轻轻的一句话,却吸引了正堂内所有人的目光,人们都看向这人,那名小吏用有些不敢置信的语气说道:“这位先生真的是来买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中年人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要买多少土地。”小吏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,买多少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震惊了在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经历司典吏眼睛瞪大,等反应过来立刻站起来,对着小吏喊道:“赶紧招呼客人,沏茶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中年人,笑脸相迎,请中年人坐下后问道:“还不知道怎么称呼,是做什么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道:“鄙人姓梅,梅友仁,是做珠宝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珠宝生意,好啊,大生意,刚刚梅老板说想要买下所有土地,可是真的。”典吏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,土地可以安身立命,传承后代子孙,有这么好的机会,梅某自然不愿意放过。”梅友仁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售卖的地可不少,雄州城内一千多亩,城外秀珑山那里足足是六十万亩,总价八万多贯钱呢。”典吏怕对方不知道情况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我自然知道,不过几万贯而已,只不过是我两个月的盈余。”

    真是有钱人啊,这次来了一个豪客,典吏笑的像朵花。

    典吏殷勤道:“那梅先生是否要看看地,丈量一下,去看一看秀珑山。”

    梅先生摇头道:“不必,之前我自己已经去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典吏高兴,省事了,继续问道:“那不知道何时交易,又如何结算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越快越好,现金结算。”梅先生很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典吏都有点不敢置信,这么一大笔生意,就这么痛快的做成了。

    经历司所有人都动了起来,有人撰写交易文书,典吏带着人出来,看到车上那一箱箱的银子和铜钱,都乐疯了。

    交易完成,梅友仁拿到地契文书,典吏说已经通知通判大人,通判大人应该马上会赶来,可梅先生却推说还有急事,下次再去拜访通判大人,直接告辞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