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79章:两位勇猛的熊将军

    熊大一槊捅死山贼二当家,让原本有些战战兢兢的厢军提起了精神,再加上熊二的大喝,为了保命,这些厢军奋起精神,提起刀枪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熊大快马疾奔,向着对方那几个首领冲去。

    那个三当家的看熊大气势汹汹杀过来,吓了一跳,以前的官兵可没有这么拼命的,也没有这么武艺高的,今天算是遇到硬茬了。

    “杀,将这些官兵全部杀掉。”

    三当家急吼吼的喊道。

    双方撞在一起,展开了一场厮杀。

    熊二将手中狼牙棒挥舞的有犹如风车,凡是碰到的不是骨断筋折就是脑瓜崩裂惨死当场。

    胡元发也爆发出全部能量,提着斩马刀冲入山贼群中不停挥砍。

    熊大骑马冲近那个山贼三当家,马槊毫不留情的捅了上去,三当家的武艺还不如二当家呢,老二都不是人家一合之将,他哪里敢硬接,拔马就闪躲在几个小头目后面。

    熊大发威,三两下就解决了两个小头目,虽然也被对方趁乱砍了一刀在大腿上,受了轻伤,可是他根本感觉不到一点疼痛,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凶性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熊大怒发皆张,眼睛瞪得像铜锣,巨大的喊杀声震彻战场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。”

    马槊连挑围过来的三个山贼喽啰。

    刚开始那些山贼杀得很猛,可是因为有熊大熊二这两个猛将在,将他们冲的七零八落,一槊一串,一锤一片,好像两个杀神,在加上官兵,人数占优的山贼竟然渐渐不敌。

    三当家的转了转小眼,觉得今天事情要遭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看到那个提着马槊的猛将又瞅向自己,心里就是一跳,大声喊道:“小的们,点子太硬我们撤。”

    三当家刚刚喊完,也不管其他人,一拉缰绳率先骑马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那些山贼一看,做主的三当家都跑了,咱们也跑吧,今天官兵都吃了药了,尤其是那两个猛将,挨着就死碰着就亡,在他们手中死了不下七八十个兄弟了。

    “跑啊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,这些山贼一窝蜂的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在山贼撤退的那一刻,那些厢军都有一种重生为人的喜悦,一百对三百,要不是有几位将军,今日下场凄惨,想到这里,心里还有一丝兴奋和自豪,他们竟然打胜了

    看到山贼逃跑,熊大眼神一动,对着熊二道:“兄弟,在这里看着粮车,我去将那个山贼头领擒来。”

    山贼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哪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胡元发一听,立刻阻拦到:“熊兄弟,穷寇莫追啊,他们就算退了,可也还有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担心,我去去就来。”熊大一夹坐下战马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当家心里感觉那个憋屈啊,自己和二哥过来,带了三百多人伏击官兵,竟然被杀败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其实如果刚刚他不惜死战,绝对可以杀了那些官兵,可是他被那个猛将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一杆马槊,好几次差点要了自己的命,要不是他奸猾及时躲避,早就死在战场了。

    最后那个猛将再次瞅过来的时候,他吓坏了,吓破了胆,心里寒气直冒,就感觉如果自己不走,下一刻必定也是二当家的下场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,所以他选择了撤退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任务,哎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现在他身后只跟着二十多个人,至于其他喽啰,估计都四散逃跑了,这是他们撤退时的诀窍,避免被围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等三当家回头看去时,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冲头顶,我的乖乖,那个杀神竟然追来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拦住他。”三当家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那些喽啰见只有一个人,转身迎敌。

    熊大快马冲来,手中马槊连连刺出,那几个敢上前阻拦的,一下一个全部解决,竟然对马速没有造成一点阻滞,熊大很快追到三当家身后。

    熊大挥起马槊,向着三当家的后背拍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”一声大叫,三当家被拍落马下,成了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其他山贼喽啰都吓坏了,也不去管三当家,直接向着四周分散跑了,还真是好传统。

    熊大在马上围着三当家转了一圈,跳下马拿出用衣服缠住三当家的手臂,放到马上,也不管其他喽啰,往车队方向跑回去。

    见到熊大回来,竟然还带着一个俘虏,胡元发上前接应,一看熊大马上那人,竟然是那个山贼三头领,胡元发对熊大伸出大拇指道:“熊兄弟真是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熊大将已经昏迷的三当家交给厢军,对胡元发问道:“我们损失如何。”

    胡元发兴奋的说道:“死了二十多个,伤了三十多个,我们以一百对五百,这可是难得的大胜啊。”

    山贼有五百吗,熊大敢肯定没有,不过不愿意揭穿他。

    将死去的士兵带上,伤了的装上车,车队继续前行,他们还要赶两天的路,现在他们可没有战斗力再经历一场战斗了。

    原本两天的路,在他们加紧赶路下,只用了一天就赶到了,此时秦观、徐清等人已经接到提起汇报,带人出城迎接。

    看着厢军的惨状,看着那些惨死的士兵,秦观心里的怒气值已经充满。

    “是谁做的。”秦观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熊大道:“他们自称是二龙山的山贼,来的是二当家和三当家,二当家被我杀死了,三当家被俘虏,现在压在大车里。”

    秦观走到那辆大车前,看了看被捆得结结实实,神情萎靡的三当家,对熊大吩咐道:“把他带去府衙牢房,嗯,一会儿我会去亲自审问。”

    那些死去和伤病的厢军,自有徐清去安顿,粮食入库,有典吏负责,秦观来到府衙大牢。

    幽暗的牢房常年点着油灯,走进去后就能闻到一股腐败发霉的味道,牢头低头哈腰的在前带路,将秦观领到牢房最里面的一处地方,大门打开,露出里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一间宽大的房间,墙壁都是大石砌成,那个三当家被捆在一根十字柱上,呈耶稣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