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80章:耍一耍特权

    秦观坐在椅子上,熊大熊二站在后面护卫,秦观对着牢头说道:“听说你们拷问人的手段挺多,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,一个时辰内,撬开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牢头嘿嘿一笑:“大人,不会叫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牢头走向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三当家跟前,嘿嘿一笑道:“小子,十二种大刑,三十六种小刑,不知道你能挨过几个。”他转头对旁边的狱卒说道:“小的们,准备家什。”

    牢头刚刚说完,那个三当家猛地抬头,大声喊道:“这位大人,不用拷问,小的全招了。”

    牢头就是一愣,继而脸上露出懊恼神情,没想到竟然碰到一个怂包,他还想着在知府大人面前露两手呢,可没等他动手,这个没卵子的家伙竟然就尿了。

    秦观幽幽开口道:“是谁指示你们抢劫粮车呢。”

    那个三当家听到这个问题,就被问愣了,眼珠左右乱转,然后说道:“是我们大当家的叫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语气冰冷道:“没有说实话,少在我面前耍小心眼,看来你还是想吃些苦头,那就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牢头一听还有机会,搓搓手赶紧吩咐那些狱卒:“还傻站着干什么,赶紧去准备东西,让这小子尝尝咱们拿手的绝活。”

    那个三当家脸色愈加难看。

    神情中浮现出无比挣扎的神色。

    鞭笞杖打、烟熏火烫、戳指击臀、灌尿喂屎,古代拷问之残酷,可谓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这三当家的又是个受不住的软货,没几下就受不住,大声喊道:“大人,我招了招了,是雄州郡王指使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雄安郡王这几个字,房间内的很多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那个牢头拿着铁钎的手开始微微颤抖,转头看向秦观,这件案子牵扯到了雄安郡王,不知道会发展到那一步。

    听到三当家的开口,秦观反而不着急了,淡淡说道:“熊二,先让其他人出去,”又转头对牢头说:“你们也都累了,就先到监房里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牢头如蒙大赦,有些事情不是他能知道的,赶紧出去了,牢头和刚刚的几个狱卒来到监房,坐下之后任何人都不说话,熊二坐在旁边,脸色冷峻没有一丝表情,如果这些人稍有异动,他不介意下狠手。

    等人走了,秦观站起来,慢慢走到三当家身边,缓缓开口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罪民,罪民苟发儿。”三当家微微喘息着说道,刚刚短短一刻钟时间,那些狱卒在他身上狠狠招呼了一通,痛呼之下现在还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知道的所有情况,或许可以保住一条狗命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三当家一听还有机会活命,立刻说道:“大人,小的全说全说,事情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三当家的详细讲起来。

    在雄州靠近辽国边境处,方圆大概百里,这里多是深山密林,由于地处偏僻无人管辖,所以滋生出大批的山贼马匪,这二龙山就是其中比较大的一支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二龙山不是单纯的山贼,他还是宋克养的私下势力。

    郡王名头好听,是世袭的王爷,可是皇家对他们的管理也是很严格的,赚钱可以,但绝不允许拥有军队,上一任的雄安郡王,也就是宋克的老爹,就想出了一个办法,转明为暗,养山贼。

    他收了一个义子,也就是现在的二龙山大当家王松,王松带人进入二龙山扎营,招兵买马发展势力,现在二龙山已经发展到上千人,其中可以战斗的山贼六七百人。

    二龙山就是雄安郡王府养的一群打手,这些年来,雄安郡王府为了垄断雄州经济,除了拉拢腐蚀官员,就是派遣二龙山的土匪,对那些来雄州发展的客商,凡是影响王府生意的,货物全部抢了,就连那些生意人也都给杀了。

    双重手段之下,郡王府一步步垄断了雄州的大部分赚钱的生意。

    这次,就是大当家接到郡王府的命令,让他们来抢劫这次官府押运的粮食,至于为什么,三当家的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秦观却知道。

    宋克的意图很明显,搞破坏,让秦观手中无粮,到时候那些灾民闹将起来,坏事的还是他这个雄州知府。

    或许后面还有其他的计划,比如惹出麻烦,被巡抚追责等等。

    这宋克之用心险恶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秦观又问了一些问题,心里有了计较,出了牢房来到衙门,让人将通判徐清叫来,徐清进来后,秦观第一句话就让徐清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组织人手,将雄安郡王宋克抓来。”

    徐清好一会儿恢复过来才说道:“大人,雄安郡王是皇室宗亲,没有充分证据,不好缉捕审问,而且就算查明他犯法,也需要交到大宗正司处理,甚至官家御批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这件事情是宋克指使的,只凭借几个山贼的口供,我们也拿他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如果他还有别的罪证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罪证?”徐通判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能说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不是不能说,而是他也不知道,不过秦观已经打定主意,让这么一个人始终在头顶蹦达,他在雄州也别想做出什么事情,或许一个不甚还会着了他的道,被这家伙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所谓先下手为强,不如下狠手直接将这个雄州的毒瘤铲除。

    没有条件,创造条件也要上。

    秦观已经想好,如果到时候拿不到宋克的罪证,他就给他栽赃,先将他弄进去再说。

    至于栽赃的方法秦观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秦观下令,组织六百厢军一百州府衙役,由熊大、熊二、胡元发三人各领二百,徐清亲自带领衙役,直扑临安县雄安郡王府。

    都说破家的县令,灭门的府尹,秦观已经打定主意,今天就用一用这份特权,和雄安郡王碰上一碰。

    上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赶到兴安县,到了雄安郡王府前,徐清一声令下,厢军直接将郡王府包围,秦观也不废话,直接派人撞开大门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搜遍郡王府,却不见宋克的踪迹,找来二管家审问,原来宋克已经接到密报,知道秦观派人来抓他,在两个时辰前就带人离开了王府,到山里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