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85章:发自肺腑的感谢宋郡王

    些来之前秦观就交代过熊大熊二,这些人里只要有敢跳出来的,直接弄死。

    他用的鸠占鹊巢的方法,眼前这些人可以说都是敌人,想要瞒过去不简单,所以只要有敢提出怀疑的,或是有心捣乱的,必须下重手铲除。

    软绵绵处理只会坏事。

    一方面减少阻力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立威。

    看下面这些人此刻战战兢兢的神情,秦观知道自己的方法用对了,秦观道:“以后我会长期闭关,追求仙道,这里还有王府,一切事物由陶统领和平统领负责,他们两个人说出来的话就是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护卫、仆役和侍女们齐齐应是。

    宋克在王府原本就积威甚高,说一不二,他说出的命令没有人敢违背,看看段明,因为被人抢了统领位置站出来质疑王爷,下场就是一个死。

    反正是王爷的命令,以后听这两位新统领的就是了。

    让这些人散去,秦观带着熊大熊二回到宋克的卧室,开始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宋克的房间也很大,装饰很是华丽,中间一张大床足有三米乘三米,轻纱幔帐锦被铺床,四周石壁掏出很多石窝,里面摆放着宝物。

    对这些秦观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秦观发现一个有些异样的地方,拿起一个烛台在上面敲了敲,发出不似石壁的声音,和其他地方不同。

    可他推了推,却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凑过来,看了看说道:“少爷,我听我师傅说,江湖上有机关术,设计的很是巧妙,门在眼前,可能机关却在其他地方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里一动,“那四处找找。”

    三人更仔细的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熊二发出一声惊疑,两人看去,就看到熊二轻轻转动一个石台圆桌,那里秦观也看过,没有看出一点异样,确实是石头做的,可是在熊二的用力转动下,竟然发出卡卡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石壁处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秦观看向刚刚那出有异样的山壁,发现竟然打开了一道缝隙,秦观上前查看,竟然是一扇小门。

    并不是想象中的藏宝室,而是一个类似于保险柜的地方,里面只有两个立方大,却是摆放着很多纸张类文书。

    秦观拿起来查看,越看越兴奋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

    相比与藏宝库里的那些金银,这些才是雄安郡王府的真正藏宝,秦观手里拿的,全都是契约文书。

    田地契约,这雄安郡王府在整个雄州置地不下百万亩,有好田也有山林,都是好地方,想来也是,荒地雄安王府还看不上呢。

    商铺契约,没有仔细数,雄安郡王府占得商铺都是一条街一条街的,兴安县城、临安县城、甚至雄州城内,凡是好的商铺,大多数都属于他们家。

    买卖契约,别的不说,只是和辽国商队和西夏商队签订的协议,每年货物往来就不下几十万贯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一些契约,秦观暂时没有细看。

    秦观又从里面找出一份雄安郡王府的产业总目录,翻看下去越看越惊讶,田地山林、粮食买卖、酒楼妓馆、酒水生意、铁石矿山、武器作坊、毛皮生意、药材生意,马匹牲畜买卖、与辽国西夏的边贸。

    好家伙,说他富可敌国夸张了,但要说他垄断雄州经济确实是一点也不夸张。

    难怪那些粮商敢不给秦观面子,原来这些粮商背后的东家全都是宋克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,全都变成秦观的了。

    当然,想要运作成秦观的,还要细细斟酌慢慢操作。

    随后,秦观又发现一样好东西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雄安郡王竟然还有养马场,而且规模不小。

    这一份文书上记载着,在兴安县北50里,有一处巨大的山谷,面积不下万亩,那里全被宋克买下来,建造成了家族马场。

    现在那处马场内,共有马匹不下三千匹,而且全都是高大的河曲马,已经形成规模,可以自己培育。

    文书上还专门记载着,马场内还有不下于20匹的宝马良驹,如大宛马、伊利马等等。

    秦观忽然发觉,这宋克的野心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们雄安郡王府,一直在做着准备。

    马匹、粮食、铠甲、兵器、私兵,一般的郡王谁会弄这些东西,没准这家伙还在做着皇帝梦呢。

    谁知道却被自己一剑捅死了。

    难怪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保险柜里还有不少文件,从下面秦观又翻出一些东西,看完之后,他脸色沉了下来。竟然都是郡王府贿赂那些雄州官员的证据。

    看着一份签字画押领钱的票据,秦观心里直骂,你们他吗的都是傻比吗,竟然亲手在分钱的票据上签字,给人留下证据,这不是将把柄往别人手里递吗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秦观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初或许有过类似的顾忌,可是看到钱,就什么也不顾了。

    伸手捞钱,从小心翼翼到肆无忌惮,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,到最后,这些人就会变得无所顾忌,已经不在乎这些了。

    从这些单据里,秦观就见到兴安县的县令、县尉等一众十几名官员,从这里领了钱。其中县令叶景每年领5000贯,县尉每年领取3000贯,至于像主簿、各房典吏这些,也都是一千五百的领取。

    到是没有发现兴安县县丞林桐的条子。

    至于临安县,也有不少人,其中原来那位屈县令和现在的颜县丞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秦观又看了雄州府官衙的情况,看过之后点了点头,心里稍稍宽慰一些,里面虽然有很多人,可是没有通判徐清的名字,也没有那个游击将军胡元发的名字。

    现在秦观发自肺腑的感谢宋克,他不禁给自己留下千万贯的身家,还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份宝贵的名单,让自己能够看清雄州官场,

    谁是真正做事之人,谁又是贪赃枉法之辈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想想,宋克也不那么可恶了,原本还想着直接将他弃尸荒野,后来秦观吩咐熊大熊二,还是找个地方将他们埋了吧,还有那个跟他一起死的女人,对了,还有那个大管家,死后也不至于孤孤单单,黄泉路上多个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