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88章:不要为钱发愁

    传外界各种传言,把秦观传的越来越神。

    现在雄州很多人相信,秦观就是仙人转世,而且还懂得修仙法门,那个雄安郡王如今已经被秦观收服,拜入秦观门下。

    秦观也听说了这些传言,不过他却没有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他现在正忙着处理雄州事物。

    雄州府衙已经帖出公告,从流民中招收厢军,年龄十六至四十岁皆可,身体条件要符合要求,最起码达到一米六以上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一米六。

    古代的生活条件差,百姓一米六就算是中等身材了。

    秦观一开始定的标准,是将雄州厢军扩充到一万人,如果流民不够,可以扩大范围,甚至在普通百姓中招收,可秦观的决定却遭到徐清的反对。

    徐清的理由是,养不起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大赵国军制,厢军每100人为一都,马军为军使、副兵马使,步军为都头、副都头,每5都设一个指挥,设指挥使、副指挥使”,5指挥为一军,设游击将军。再往上就是5军为一厢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雄州厢军,只有一个军的编制,游击将军胡元发,虽说对上说编制2500人,可是由于不满编,其实我们雄州只有1700多厢军,而且很多还分散各处,如仓库都、渡船都、梢工都、杂作都等。”

    厢军其实都不能算军队,就是一群有武器有组织的劳力杂工,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,上次去围剿雄安郡王,勉勉强强凑齐600厢军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徐清继续道:“至于人员不满的原因,最主要是我们养不起。大人招收流民入厢军,装备是一大投入,而且每月还需要一大笔开支,包括伙食和工钱,按照朝廷规定,厢军每人每天要发三文钱役钱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人招满一万厢军,那每年厢军士兵的役钱就超过万贯,咱们雄州一年的赋税才一万多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现在咱们手里有一笔钱,可是这笔钱总会花完,到时候这些厢军怎么养,总不能继续卖地吧,就算卖地,也未必会碰到像上次那样的豪商。”

    徐清是按照雄州现在的情况来计算的,他的担心确实没错,不过在秦观心里,一年一万多贯,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,一万多贯就养一万人手,简直太划算了。

    他坚信一句话,人多力量大,人多好办事,尤其是在这古代,这简直是真理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宁可现在多花钱,也不想有事发生的时候无人可用,再说,他真的不在乎这点钱。

    秦观含笑点点头,将手里的茶杯放下,对徐清说道:“徐通判,我知道你的担心,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,这笔养厢军的钱,绝不从赋税里面出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徐清一愣,不从赋税里面出,那从哪里出,难道吹口仙气变出来不成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如何养军。”徐清疑惑道。

    秦观呵呵笑道:“其实啊,这个世界上可以来钱的地方很多,只要你有一双慧眼,在钱上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徐清想了想,追问了一句:“真的不用赋税。”

    秦观摇头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可以找来钱。”徐清又追问一句。

    秦观点头,“完全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徐清忽然说道:“我绝对支持大人您的这个决定!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人有生钱的法子,那不如我们再多招一些人手。”

    徐清这句话让秦观一愣。

    这节奏变得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刚才万般阻拦,现在听到不用赋税,一转眼就要加人。

    徐清不等秦观说话,就自顾自的说起来:“想来大人组建厢军,是为了雄州的安全考虑,就像上次辽国进犯我州,我们当时连组织百姓撤退的人手都没有,后来据城而守,我们也只有一千多人站在城墙,如果辽军真的攻城,我们连保护雄州的实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人有办法养军,那我们干脆多招些人手,最起码把原来胡元发那一军空缺的人手补齐,到时候就让这些人,专门负责杂役,至于那一万人,可以专门作为军士培养,您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暂时凑不齐整套的武器装备,咱们先每人发一杆长枪,以后慢慢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徐通判不是不想招人,是怕养不起。

    现在有秦观的话,他比秦观还想要人。

    “徐通判,招收厢军的事情就交给你了,我可以给你一句话,你能招多少,我就可以养多少,钱的事情不用发愁,我来想办法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徐通判脸上的笑意比秦观还浓:“如果真的能不为钱发愁,那我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,其他的事情,完全交给我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讨论其余流民的安置问题,厢军只招收青壮,他们的家属,那些老幼妇孺也必须安置,这批人的人数更多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我的想法是,将那些不符合入厢军的人,组成劳作队,可以修路修城赚钱糊口,不过修路修城不急,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盖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由府衙出资,在城内选出一块合适的地方建设成排的房子,安置这些厢军家属和流民居住。”

    徐通判皱皱眉,说道:“地方好找,我们还预留了一些土地,可是盖房子的投入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又是钱的问题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这笔钱不是白白花出去的,第一可以稳定厢军军心,第二可以安置老幼妇孺,第三,这笔钱是可以收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徐清疑惑:“大人是说修好房子卖给那些流民吗,可他们没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可以按揭还款吗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徐清不明所以,问道:“什么叫按揭。”

    秦观解释道:“简单来说就是每个月交一笔房租,过多少年后,这房子就属于他本人所有,我们府衙算是房贷,只不过我不准备赚钱,甚至还准备补贴一部分进去。”

    徐清想了想,眼睛一亮,“我明白了,大人这个方法好,这件事情也交给我去办就好。”

    可是紧接着,徐清又皱眉说道:“我估计,建好这些房子,只需要两个月,可是后面这些人应该以何为生呢,我们雄州现在也不需要怎么修建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我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今后的活计了。”

    徐清赶紧问道:“什么活计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那个买了秀珑山的豪商吗?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。”

    徐清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那人昨天过来拜见了我,说希望能够修通雄州城到秀珑山的路,我测算了一下,这段路大概16里长,两车并行的大道,让他留下了两万贯钱,多退少补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以后或许还会修山里的石板路,这够不够那些人做上一两年的。”

    徐清又笑了,“够了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