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89章:收获民心

    出流民的处置,算是如今雄州最紧要的事情,秦观给出了解决办法,至于具体操作,徐清这位能官完全可以好到最好。

    按照徐清的话说,他不怕做事,就怕没钱。

    而咱们的秦大老爷,那真就是不差钱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的组合可谓完美。

    秦观与徐清又说起其他事情,秦观道:“现在雄州还有一件事情,关系到雄州所有百姓的生活,那就是粮价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大人准备如何处理,那些大粮商可都是雄安郡王的人。”徐清说完看着秦观。

    对上次秦观虎头蛇尾的行动,其实他心中还是有些疑惑的,尤其是后期又传出那样的传言,他怀疑秦观是否与雄安郡王达成了某些协议。

    “雄安郡王那边我会处理,至于府衙这边,你派人管理做好相应的工作,不止是粮价,其他商品价格也要压一压。”

    徐清点头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徐清准备告辞,站起来走了两步,迟疑了一下,转身对秦观问道:“大人可是真的懂修仙之法?”

    秦观摇头笑笑:“那些乡野传言你也相信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雄州府衙贴出公报,开始招收流民入厢军,这些流民终于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,报名者踊跃。

    同时,另一批差役在招收劳作队,12岁以上60岁以下,男女不限,而且公告中写明,劳作队第一件事情,就是给这些流民自己盖房子。

    同时官府也公布了按揭还款的方法,每月缴纳30文房租,连续缴纳10年,以后这栋房子就归个人所有了。

    相当于10年花三贯六百文,买一套房子。

    贵不贵,真的不贵。

    每月30文,还贷压力也不大。

    很多人大呼仁政。

    第三天,府衙再次发布公告,雄州境内全面调控粮价,粮价不得高于大原城的10%,其他商品等同。

    老百姓最关心什么,自然是商品价格,这可是根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雄州的商品价格居高不下,这些百姓生活的苦不堪言,他们自然愿意商品价格降下来。

    以前雄安郡王垄断雄州经济,抬高物价大肆搜刮百姓钱财,又怎么可能轻易降价呢。

    很多人看到这个公告,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有人跑到粮商那里,却发现今日粮商的粮食价格公告牌已经换了,昨天一石粳米还一贯七百文,而今天却变成了一石米一贯一百文,整整降了三成半。

    有人又去其他商品查看,发现所有商品都下降了价格,而且降得还很高。

    很多人奔走相告,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她二婶子,今天怎么买了这么多粮。”

    “粮食降价了,现在一石杂粮只要650文,比之前少了300文呢,而且敞开供应,买多少都行,我怕再涨价,所以多买一些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男子说道:“官府公告说,不让那些粮商随便涨价,怕是以后他们不敢再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多买些再说,说起来啊,咱们这位知府大老爷,还真是有本事呢,那些粮商可都是雄安郡王的人,这不也乖乖降价了吗,要是秦大人早来几年,咱们就不用这么吃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秦大人可是给咱们谋了福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道:“秦大人那是仙人下凡,雄安郡王敢不听吗,没准啊,现在雄安郡王见到秦大人,都要下跪口称师傅呢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二婶子背着粮食,脸上全是笑容,听到这话说道:“不管秦大人是不是仙人转世,只要他为咱们百姓着想,那就是圣人,你们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

    一个降价,让秦观收获无数民心,现在全雄州的百姓,都在口口相传秦观的好,已经有从仙人往圣人的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就在整个雄州一片喜庆的时候,有一队百多人的骑兵队伍,正在快速向着雄州城赶来。

    百人马队跑起来,在路上扬起滚滚烟尘,到了雄州城下才减缓速度,雄州城内出来十几名士兵上前阻拦查看,马上一名顶盔带甲的武将喝到:“我乃是河西省府府兵游击将军窦冲,速速带我去见雄州秦知府。”

    那名守城小校一听是省府来的,还是一位游击将军,又看到队伍里有穿着官服的官吏,不敢怠慢,头前跑着带路,一队人快速来到雄州知府衙门。

    知府衙门的衙役一听是省府来人,来的还是一名游击将军和一名巡抚长史,赶紧进去通报,不多时出来,请两位进去。

    这名长史和游击将军进到府衙后堂正厅,见到正坐的秦观,那名长史微微行礼后,板着脸说道:“秦知府,巡抚段大人派我来,问你为何要派兵抓捕雄安郡王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里明白,看来这是宋克的钱起了作用,巡抚段仲秋来给自己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秦观脸色平静的说道:“有二龙山山贼劫官府粮车,被抓住后交代乃是雄安郡王指使,所以我去叫雄安郡王前来对峙,至于说抓捕,却是谈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名长史和游击将军对视了一眼,好像和他们来时想象的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名长史道:“只凭一名山贼的口供,就派兵抓一名郡王,秦知府是不是太草率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脸上带笑,用淡淡的口气说道:“雄州知府自有缉贼捕盗的权利,有人交代出事情涉及到雄安郡王,我作为知府,派人叫他过来查问明白难道不正常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他指使的,当面对峙把事情说清楚不是很好吗。”

    那名长史看了看秦观,说道:“秦知府,我这里有巡抚大人的命令,请您查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递给秦观一份文书。

    秦观拿过一看,竟然是案件移交的文书,让雄州将那个山贼交给省府,这件案子由省府处理。

    秦观心中好笑,有耍起这种手段了。

    秦观将文书看完,放在一边,淡淡说道:“可以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长史和游击将军都是一愣,他们以为这位强势的雄州知府,或许会百般不愿,他们还为此准备了后手,比如近监狱去看看,制造一起意外,杀了那名山贼等。

    可是却没想到,秦观却如此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松了一口气,事情自然是越顺利越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