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92章:沈逸辰的艰难

    沈逸辰穿着一身绿色官服,头戴纱翅貌,已经有了几分官像,不过秦观却在他的神情里看到了疲惫。

    沈逸辰见到秦观,躬身行礼,口称见过知府大人。

    秦观一把拉住他,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说道:“你我同窗同年同乡好友,这四个关系都占全了,以前都是兄弟相称,怎么做了一个月的县令,变得如此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想和我撇清关系吧。”秦观笑骂道。

    沈逸辰苦笑一声,“我抱你大腿还来不及,哪会撇清关系,这不就是来向你求援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如意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沈逸辰脸色变得又沉重了几分,说道:“以前总觉得,考中进士做官,风光无比,可是做了官之后才发现做官的难处,尤其是下面的人都糊弄你,阳奉阴违,甚至处处与你作对的时候,你想做一番事业,更是难上加难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“说说看,遇到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观这句话,沈逸辰突然觉得压在自己肩上的担子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沈逸辰开始讲述起自己这一个月的经历,秦观听后,发现沈逸辰这一个月过的,精彩程度也不比自己差。

    那日沈逸辰带着几名仆役,到了临安县上任,临安县县丞颜博带人出城迎接,而且规模很是隆重,临安县大小官吏、僚属、教谕、训导,经承、吏典,生员,当地官宦,豪商大贾,乡绅耆老等,俱都出城到接官亭迎接沈逸辰。

    虽然隆重,可是沈逸辰却能发现,这些人,对自己只是带着几分客气,而对县丞颜博却都是带着亲近讨好之色。

    沈逸辰初以为,颜博在这里做官七八年,与这些人相熟,自己初来乍到所以才会如此,可是到了后期他才发现,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上任之后,沈逸辰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处理本县灾民安置问题,临安去年遭灾严重,如今在县城内接受救助的灾民多达3000人,这些人对于一个边境小县来说,压力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沈逸辰思索一天,提出几条建议,虽然没有什么新意,可也算是中规中矩,算是沿用前人经验之举,如果做好了,也能缓解现在的压力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提出来后,却遭到县丞颜博的反驳。

    而且是当着主簿、县尉、众衙属官吏的面,一条条的推翻。

    “大人提出的以工代赈,我朝确实有成例,可是临安不行,临安遭受兵灾,原本就不多的税银被洗劫一空,现在县衙拿不出一文钱,没钱何来以工代赈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提出的停征免赋,确实可以,不过大人想过我县明年要怎么过吗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大人说的官府放贷之法,呵呵,恕我直言,没钱如何放贷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最后提到向乡绅富户募捐一事,这确实是个好办法,不过之前已经用过了,在大人来之前,我代管临安事务,就下了募捐的命令,那些乡绅富户也非常配合,捐赠了粮食钱财,要不然以临安粮仓空空,银库空空的现状,如何维持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看向含笑看着自己的县丞颜博,沈逸辰在他的笑脸下,看到的确是轻视与不屑。

    沈逸辰道:“颜县丞熟悉临安情况,可有什么好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颜博呵呵一笑,摊摊手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下官也是在苦苦支撑,如今沈知县来了,我们自然要听县令大人的吩咐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粮食还能支撑多久。”沈逸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七八天左右,所以还要请知县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颜博和主簿、县尉及几名官吏离开正堂,留下一筹莫展的沈逸辰,几人转身就去了酒楼。

    一桌酒菜上桌,主簿举着酒杯,笑着说道:“县丞今天把我们的知县老爷说的哑口无言了,呵呵呵,我们走的时候,沈县令的眉头还是紧皱的。”

    “新科进士,乳臭未干,哪知道地方的难处,真以为读了几本书,就可以知道天下事了,就能按照书上的法子治理地方百姓了,真是笑话。”县尉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县丞颜博淡淡一笑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感觉很是畅快,县丞又如何,知县又怎样,以前那屈知县,还不是乖乖做他的泥胎县令,他就是要压服新来的知县,以后这临安县,还是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颜博淡淡一笑道:“哎,不能这么说,知县老爷毕竟是皇帝钦点的进士,那可是有大学问的读书人,我大赵国一年也不过出几十个而已,不可轻慢啊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们做事,还是要好好配合县令的,回头何主簿将我们商议的赈灾法子让县令看看,如果通过,我们自然合力将这件棘手的事情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几人一听,都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主簿将一份文书递给沈逸辰,沈逸辰看后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看着主簿问道:“这就是你们想出来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何主簿回道:“大人,我们临安县的情况摆在这里,如果想要弄到救灾的钱款,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文书的内容不少,可是总结出来就是几句话,买卖土地、授予功名和减免商税。

    遭灾是百姓遭灾,那些大户家有余财,百姓吃不饱饭,正是他们大肆收购土地的好时候,现在可以以极低价格将灾民手中的土地买过来,然后将那些自耕农变成佃户,在进行借贷,从此以后,这些百姓就会一代代的还债,成为大户的奴隶,被他们吃的渣滓都不剩,甚至子孙后代都在还账。

    大赵国朝廷对农民土地买卖有着严格规定,尤其是口粮田,是不允许随意买卖的,这是保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除非有知县老爷的亲笔签押,盖了县令的公章才能生效。

    他们要的就是沈逸辰的签字。

    如果沈逸辰签字盖章,以后被州府查到,这些土地买卖也必须生效,不过他沈逸辰很可能会被追责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在给沈逸辰挖坑,架在火上烤了。

    至于授予功名,那更是荒谬至极的要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