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95章:袭杀

    一  这些单据自然是雄安郡王向雄州官吏贿赂的单据,领钱时,还有他们的亲笔签字。

    熊二将单据在颜博眼前一页页的翻完,然后回去又放入箱子里。

    此刻颜博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秦观看向颜博,淡淡开口道:“这些单据可是你亲笔签字。”

    颜博压住就要跳出来的心,咬了咬牙说道:“回大人,这些并非下官的签字,怕是有人模仿下官的笔迹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模仿你的笔迹签这些单据。”秦观不急不缓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。”颜博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这些单据是做什么用的吗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颜博摇头,“下官不知。”

    秦观脸色不变,含笑看着颜博说道:“你觉得你矢口否认,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。”

    颜博抿了抿嘴,回道:“知府大人,下官在临安为官十几载,自认也算是造福一方,从未做过什么贪赃枉法的事情,还请大人明查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不与他废话,吩咐道:“来人啊,派人去颜县丞府上,仔细搜一搜,任何可疑的东西,都给本知府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颜博脸色剧变,看向秦观急声说道:“知府大人,下官并非罪犯,知府大人也不能随意搜查下官的家宅吧,知府大人,河西省转运使曹大人,是我妻舅。”

    颜博急了,直接亮关系。

    转运使是个什么官职呢,秦观曾经查过历史,历史上宋朝有段时间曾经任命转运使为一路最高长官,相当于现代的书记省长,掌握大权,而大赵国却是沿用唐朝制度,又有所改变,转运使负责征解钱谷、仓库出纳、权衡度量等事务,有些像后世的财政厅长。

    这曹转运使和秦观虽然都是厅级干部,可是负责钱粮的官,从来都是地方官巴结的对象,如果他卡住你的钱粮,下面的日子会变得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沈逸辰听颜博提到曹转运使,这才知道这颜博为何会如此嚣张,明明知道自己和秦观的关系,还处处挤压自己,原来颜博身后也有后台,沈逸辰顿时感觉这件事情有些难办,转头看向秦观。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颜博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贪赃枉法的事情,曹转运使也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颜博心里那个气啊,语气生硬的回道:“大人,下官从无贪赃枉法之事。”

    秦观没有一丝犹豫,直接下令道:“有没有你说了不算,查过才知道,来人啊,去颜县丞府上搜查证据,一定要仔仔细细的搜。”

    颜博是真的急了,不顾尊卑大声说道:“秦知府是为了帮你的同年好友沈县令,准备栽赃嫁祸拿下下官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呵呵一笑:“栽赃嫁祸,用吗。”

    随即秦观再次吩咐人,准备查账,将临安历年的财务账册都仔细查一遍,看看有没有人贪赃枉法。

    吩咐完后,秦观不理其他人,自顾自的靠在椅子上,闭起眼睛假寐起来。

    堂内的那些官吏,一个个噤若寒蝉,很多人心里有鬼,站在那里两只腿都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颜博脸色惨白,偷偷瞟了一眼秦观,眼中露出狠毒之色。

    沈逸辰也看向秦观,他突然发现,自己已经有些不认识坐在堂上的这个秦观了。

    初时认识秦观,是在七夕诗会上,望月楼上,秦观一首鹊桥仙震惊了所有人,随后,两人慢慢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那时的秦观,性格开朗甚至有些跳脱,参加花魁大赛,收花魁绫依人入房,做事总是那般随性。

    后期更是一路高歌,考中会元、状元,诗词名满天下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在沈逸辰心中,就是个有才而随性的风流才子,可是如今,秦观坐在县衙大堂上,却轻轻松松将这些官场老吏拿捏住,对方搬出后台,当时自己心生顾忌,可是秦观却毫不犹豫,该下手就下手。

    就在沈逸辰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突然有人喝到:“你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抬头,看到令他震惊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颜博手持一把短剑,动作伶俐的刺向坐在正坐的秦观,熊二带着人去搜查颜府,却是旁边一名机灵的护卫,发现了颜博的举动。

    颜博动作迅速,三两步奔到秦观跟前,手中匕首向着秦观猛地刺去,嘴里还咬牙切齿的喊道:“秦观,我先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堂内众人纷纷惊呼。

    颜博竟然要行刺知府大人,这还了得。

    周围的那些护卫,很多人要上前救秦观,可是他们都站在外围,距离有些远,只能看着颜博手中的短剑刺向秦观。

    沈逸辰心里发凉,秦观危险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这颜博会如此决绝,竟然起了杀上官的心思,紧张的大叫出声:“少游快闪。”

    就在人们都以为知府大人就要遇害时,异变陡声,只见秦观猛地睁开眼睛,一对眼睛锐利无比,身子猛地站起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当。

    秦观手中长剑一动,挡住了颜博无比凶猛的一剑。

    紧接着,秦观手中长剑连闪,人们只觉得一阵眼花,再看秦知府已经收剑,坐回了正坐,脸色神色不变。

    人们这时看向颜博。

    却见颜博闷哼几声,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,手上的短剑也掉在了地上,两只手腕正在滴滴答答的往外冒血,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秦观看着躺在地上的颜博,冷声说道:“我自打见到你,就发现你武功不俗,见我派人去搜查你的住宅,怕罪证暴露狗急跳墙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刚刚想要逃跑,或许还有几分机会,你却选择攻击本官,这是你最大的失败。”

    颜博此刻躺在地上,半边身子发麻,刚才秦观那几剑,两剑挑了颜博的手筋,另一剑却是刺在颜博的穴道上,让他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身子不能动,却不影响说话,颜博看着秦观,眼中冒出噬人的光芒,狠狠说道:“真没想到,知府大人的剑术竟然如此高明。”

    秦观说道:“你没想到的事情更多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应该姓梁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说话声音不大,可是听在颜博耳中却如同惊雷。

    “你你,你”

    你了几个字后,颜博立马闭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