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96章:意外收获

    一  秦观淡淡开口道,好似在说故事一样。

    “梁氏为大夏汉人后裔,本为权臣没藏讹庞的儿媳妇,协助李谅祚诛灭没藏讹庞后,奲都五年四月被李谅祚册封为皇后,梁太后死后谥号恭肃章宪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惠宗李秉常立皇后也是梁家人,生崇宗李乾顺,死后谥号昭简文穆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梁家两代皇后,却因为参与大夏宫斗失败而败落,成了三流家族,不知道你在梁家算是什么地位的。”

    颜博眼中骇然神色不减,可却咬牙说道:“我听不懂大人说的什么,我叫颜博,不姓梁。”

    秦观呵呵一笑:“到了现在还在挣扎,我不得不佩服你的任性,也难怪,用别人的身份隐藏躲避了二十多年,怕是连自己的祖宗都忘记了吧。”

    颜博看着秦观眼中恨恨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他衣袍扒去,他不配穿我大赵国的官服,捆绑结实加派人手看牢,不能让他逃跑自杀。”秦观吩咐道。

    有衙役过来,将颜博衣袍扒去,捆了一个结实,又在嘴里塞上抹布,防止他咬舌吞药,随后被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下子,大堂内的临安县官吏,一个个都吓得激灵灵不敢乱动,连呼吸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沈逸辰震惊的看着这一幕,这时才走到秦观面前,心有余悸的问道:“知府大人,这,这颜县丞究竟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当着临安县众多官吏,沈逸辰不好喊秦观的字,喊了大人。

    秦观带着沈逸辰来到后堂一处清静房间,丫鬟奉上茶水,退下去后,秦观才说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颜博应该是大夏的奸细,而且隐藏我国已经几十年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猜测?”沈逸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猜测。”

    秦观开启忽悠模式,说道:“之前,我接到过朝廷的公文,说我雄州境内或许隐藏着一名奸细,而且级别不低,属于统辖一省情报的那种,这人应该是出自梁家,之前我也没有一点头绪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懂剑术,在我见到颜博的那一刻,就从他身上感受到,这人有着很强的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上任之后,我曾经翻阅过雄州所有官吏的资料,知道这颜博自幼读书,后来考中举人,考了一次会试后,没有考中进士,他就很直接的选择了递交文书由朝廷派官,随后被派往临安任县尉,一干就是十几年,历年的考核还不错,从县尉到主簿再到县丞一步步走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他的资料里,从来没有提到过颜博会武功,而且武功还这么高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也只是猜测,可是在我命令熊二去他家搜查时,他急了,对我生出了杀心,我猜测,他是怕我们找到他连通大夏的情报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看吧,或许一会儿我们还有大收获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皱眉道:“那如果他不是奸细呢,直接对一位朝廷官员下重手,朝廷怕是会问责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呵呵一笑,“呵呵,刺杀一州知府,这么多人看到,就算我当场毙了他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以上这些,基本上都是秦观鬼扯,其实是他在宋克的那些资料里,看到的这条信息。

    宋克也是个有野心之人,有自己的一个情报网,他的手下就搜集到了这条信息,而且已经怀疑颜博是他国奸细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个消息,秦观才会下定决心搜查他的家。

    正在两人聊着其他事情的时候,一名州府官吏兴冲冲走进来,手里拿着几张纸,对秦观说道:“大人,何主簿和陈县尉都交代了,他们两个人都有强占财产,收受贿赂的罪行,而且,他们还举报了临安其他官员的罪行,其中就有颜县丞和上任屈知县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次,他们还在难民的事情上,有一个大计划,准备要挟沈县令,买卖土地、私授功名和减免税负,等他们将钱拿到手,准备在县里向那些大户购买粮食,又可以从中赚一大笔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听得气愤不已,怒声道:“真是一群无耻蛀虫,面对灾民不思如何救灾,却想着如何从那些灾民身上捞钱,简直该杀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先将他们两个压入大牢。”

    那名官吏刚离开,熊二带着一名官吏,也兴冲冲的过来,那名官吏对秦观汇报道:“知府大人,我们有重大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那名官吏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大人,在颜博家中,我们发现了大量来往书信,其中一些是我大赵国的各种消息和资料,另外一些,是大夏国的来信,包括一些收集资料的命令等,大人,这颜博很可能是大夏国奸细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就是一惊,对秦观道:“还真让知府大人猜中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官吏看向秦观问道:“难道大人已经猜到了?”

    沈逸辰道:“你们走后,那颜博在大堂上竟然拿出一柄短剑,欲要行刺知府大人,好在知府大人剑术超绝,将那个贼子拿下了,现在看来,肯定是那颜博知道要暴露,狗急跳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颜博刺杀少爷,少爷你没事吧,我去杀了那个杂碎。”熊二怒道。

    秦观轻斥道:“你觉得他能伤到我吗,好了,把那些书信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熊二将一大摞书信递过来,秦观挑拣着看了几份,确实是一些收集信息的书信,也有命令的书信,颜博的联系人是一位姓贺的人。

    秦观疑惑道:“这些书信,不应该看过就烧毁吗,怎么会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那名官吏道:“一般情况下,这些间谍密信,肯定是看过销毁,下官去了他的住所,这些书信是从书房的一间密室内发现的,那间密室很是隐秘,一般人很难发现,或许是他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边境,直接与西夏辽国接壤,来往方便,我猜测,这颜博很可能是一个连通我赵国境内奸细的中转站,所以这些信息才保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笑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看来这颜博还是一条大鱼呢。

    没准可以在他身上,挖出更多的消息,甚至是揪出大夏国在赵国的情报网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意外收获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