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97章:彻底掌控雄州

    一大赵国的县,真正的官只有四个,县令、县丞、主簿和县尉,其他的都是吏员,秦观一到临安县,就展开了一场疾风骤雨般的官场大清洗,将县丞、主簿和县尉统统拿下。

    而且还查出,在临安为官十几年的颜博,竟然是大夏国的奸细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小吏,现在都是战战兢兢,生怕下一个处理的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却没有兴趣亲自处理他们,那是沈逸辰的事情,作为县令,沈逸辰有绝对的权利,随意任免更换这些吏员。

    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,只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秦观就带着队伍出发,这次队伍多了三人,就是何主簿、陈县尉还有颜博。

    昨晚秦观又亲自审问了一下颜博,这个家伙咬紧牙关一字不吐,秦观并没有对他用刑,有那些文书信函在手,任颜博百般抵赖也没用,不过这件事情秦观不打算自己处理,他准备交给朝廷。

    有了秦观带来的粮食和钱,沈逸辰信心百倍,第一件事情就是救助那些灾民。

    临安的那些大户现在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,不过他们不傻,开始一波波的往县衙跑,拜见沈逸辰,捐钱捐粮,希望和这位后台强硬的县令搞好关系。

    回到雄州后,将颜博的事情告知徐通判,徐通判也是吓了一跳,通判负责兵民、钱谷、户口、赋役、狱讼、粮运、水利、屯田、牧马、防务、监察等事,说起来,缉拿奸细的事情是由他负责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在雄州,竟然有一个大夏国的奸细,潜伏20多年,甚至混入官场,成为了一县县丞。

    徐清看完那些密信,他敢肯定,这颜博绝对是一个首领级别的奸细,最少也是一州的负责人,不敢怠慢,当即给河西省府和朝廷分别写奏折汇报。

    秦观将颜博交给徐清后,没有停留,只休息了一天,第二天一早,就又带着和上次差不多规模的人手,直杀兴安县。

    “治国就是治吏。礼义廉耻,国之四维,四维不张,国将不国。如果臣下一个个寡廉鲜耻、贪污无度、胡作非为而国家还没有办法惩治他们,那么天下一定大乱,老百姓一定要当李自成。”

    这是***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秦观虽然涉及不到治国,但治理一州的道理同样如此,既然有伟人的前言在,那就拿来一用,在处理了最棘手的灾民安置后,接下来自然是吏治。

    再次感谢雄安郡王宋克,他不禁给秦观提供了大笔家财,还有雄州所有官员最真实的考核记录,贿赂账册。

    知府的队伍刚刚来到兴安县,就看到兴安县的县令、县丞、主簿、县尉和大小官吏,全都在城外等候,一个个看向秦观的眼神,很多都带着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听说了临安县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知府大人一到临安,就给临安官场来了一次清洗,今天来到兴安,他们这些人能不怕吗。

    “见过知府大人。”

    秦观刚一下车,兴安县令叶景、县丞林桐、主簿韩商、县尉赖峰四人带人赶紧上前,躬身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秦观走过去,对着几人含笑说道:“我还记得,上个月本官上任,在兴安县驿站落脚时,叶县令邀请我到兴安,呵呵,那时候没时间,如今州内事务处理的差不多了,正好腾出时间到下面转一转。”

    叶景心说,你永远不来才好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打死他都不敢说,笑着说道:“大人到兴安视察,是兴安的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兴安的灾民安置情况如何了。”秦观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叶景赶紧道:“原本兴安县有两千多灾民,如今已经全部安置好了,县衙向兴安的富户募捐借贷,凑了2万多贯钱,给灾民准备了粮食和钱财,又命令乡里负责安置好,如今兴安的灾民安置工作已经全部完成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:“不等不靠,主动解决问题,叶县令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被秦观夸奖,叶景刚刚紧张的心情舒缓了几分,也跟着笑笑。

    进到城里,秦观看了看兴安县城,发现这里比临安要繁华的多,毕竟这里更靠近大原城,而且上次兵灾辽军也没有攻破兴安县城,对这里的破坏不大。

    来到县衙,秦观看了看,慢慢走到大堂正坐上坐下,这个动作让刚刚有些放松心情的兴安县大小官吏心中就是一紧。

    “叶知县、赖县尉,本官手中有一份单据”

    秦观刚说了这几个字,站在下面本就十分紧张的赖县尉,瞬间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,口中悲呼道:“大人,下官愿意自首,只希望大人能够从轻发落。”

    秦观没有再说下去,而是转头看向叶景,此时叶景的脸色也是难看无比,和秦观对视了两秒钟,终于低下了头,口中说道:“下官知错,任凭知府发落。”

    秦观没想到会如此干脆,看来他们早就听说了临安县发生的事情,知道躲不过,干脆直接承认了。秦观想了想说道:“来人啊,扒下赖峰的官服,问明罪责交徐通判处理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叶景,说道:“你也是进士出身,你自己写一份认罪书交上来吧,我会上交朝廷进行处理,官印和官服,这段时间封存。”

    叶景弯腰鞠躬,感谢秦观给他保留了颜面。

    摘下官帽,自己捧在手里,一步步走向后堂,脚步却是那般沉重。

    秦观又扫视其他人,堂内很多人都低着头不敢发出声音,秦观说道:“林县丞。”

    一个三十多岁,留着短须的白面男子上前,不卑不亢躬身回道:“下官在。”

    “在新知县到任之前,兴安县的事务由你负责。”秦观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份名录,其他涉及贪赃枉法的官吏名字具在上面,由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林桐一愣,不过随即还是接过了名录。

    秦观在兴安县也只待了一晚,第二天返回雄州,和徐清在房间里商谈了一天,几天后,雄州的几名官员被处理。

    至此,雄州的官场彻底被秦观清洗一番。

    不说清洗干净,最起码原来的那些蛀虫却是被揪出来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通过此事,也让秦观彻底掌握了雄州官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