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01章:加官晋爵

    一“杀啊!”

    厢军跨过云板,往山寨冲去,熊大一马当先,手提马槊,接连捅死几个阻挡的山贼。

    留下负责阻敌的几十个山贼,几个呼吸间就被大军淹没。

    连一点水花都没溅起。

    大当家王松带人已经跑过“一线峡”,随后回身,命令道,“这里地势狭窄,官兵杀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要挡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被人杀进老窝,这些山贼也拼命了,三人一队挡住峡谷,和厢军展开搏杀。

    厢军人数众多,但是在这种地形下,根本发挥不出人数优势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进攻被阻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队队山贼和士兵拼杀,死伤无数,不多时,尸体竟然在峡谷里堆积出一道围墙。

    熊大在后面看的焦急,自己这本占有绝对优势,却打成这样,他很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熊二,和我杀开一道口子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,跟随我们。”

    熊大熊二下马提着武器就冲来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两人武艺高过这些山贼太多,一枪一串,一狼牙棒一片,两人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那些山贼喽啰见两人犹如杀神一般,吓破了胆,终于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饶命啊,我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呼啦啦,后面的山贼一哄而散,四处奔逃。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厢军如泉水般涌入。

    大当家王松一看,大势已去,把手里的大刀一丢,大声说道:“我愿意投降,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还有一丝幻想,那就是希望宋克能够救他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王松眼前乌光一闪,一柄马槊刺进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王松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能这样,我都选择投降了,怎么还要杀我。

    不过没人会给他解释,因为秦观不愿意留下这样的麻烦,死了最干净。

    二龙山被攻破,共杀贼300余人,俘虏400多人,其中还有几十个被二龙山虏来的妇女。

    秦观看过之后,说到:“女人带回去教给徐通判处理,至于这些山贼,问明白是否有过杀人,**罪行,犯着杀无赦,余者全部充入劳改营,终身劳作。”

    就在秦观吩咐完后,突然脑海里接到系统信息。

    “宿主消灭山贼736人,请问是否现在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秦观进入系统。

    发现系统面板上,多出了一条系统信息,后面还有两个选项。

    完成。

    继续。

    秦观看过后,果断选择继续,系统曾经提示过,消灭山贼越多,奖励越高,现在领取奖励绝对最不划算。

    消灭二龙山山贼后,厢军只是稍稍整顿后,就再次开始清缴其他山头的山贼。

    “清缴山贼1274人,请问是否领取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清缴山贼1618人,请问是否领取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清缴山贼2061人,请问是否领取任务。”

    系统里,清缴山贼的数字逐渐增加,而在雄州各地,如今也都在流传着秦观带兵剿灭雄州山贼的传说。

    雄州城内的百姓,对此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咱们秦知府真是厉害,我听说,他带着厢军入山,一个月就杀了五六千的山贼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以后我们再也不怕山贼为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知府能问能武还会领兵,以后绝对能坐到当朝宰相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他得罪了曾毓曾相公,怕是会受到打压哦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知道曾毓老贼,搜刮百姓钱财,秦知府这么正直的人,自然不可能与他为伍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曾毓却垂垂老矣,秦知府却很年轻,靠也要靠死他。”

    就在雄州城百姓热议秦观剿匪的事情,在都城金陵的皇宫大殿上,一群人也在因为秦观在激烈讨论着。

    颜博间谍案爆发,随后河西府觉得此事重大,以最快速度将颜博押解进京。

    到了京城,这件案子交到了枢密院手中。

    枢密院派出最精干的力量,开始审讯颜博,最终颜博受刑不过,交待了自己的情况,还有大夏国在赵国的一条情报网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自然汇报到皇帝这里,皇帝看了卷宗,脸色阴沉,命令道:“动用一切力量,将这些间谍给我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上,秦观功劳最大,而且皇帝也看了徐通判报上来的奏折。

    秦观到达地方后被刁难,可是凭借头脑以最快速度解决了灾民事件,稳定了地方。

    又招募一万厢军,加强了边疆军备。

    处理官场腐败,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秦观的这些作为,让皇帝也很是欣赏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朝堂上,皇帝准备表彰秦观是,有意提升他官阶时,却遭到曾毓的反对。

    “陛下,秦观今年才考中进士,到地方做官不过两个月时间,而且他已经是破格使用,现在是正五品的知府,这在咱们大赵已经很是罕见,现在并不适合再提升他的官阶。”

    理由说的冠冕堂皇,可曾毓的出发点,就是不像让秦观升官。

    现在年纪轻轻就是五品了,在提还了得,他怕到时候都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,沈铮站出来说到:“曾相此言差矣,有过必罚,有功必赏,如今秦观有大功,自然应该奖赏,要不然朝廷法度不张,以后谁还会努力做事。”

    曾毓脸色不变说道,“老夫这是为他好,秦观还年轻,需要更多的磨砺。”

    “曾相国此言差矣,做出成绩就说明秦观的能力,有能力就应该肩负更大责任,升官不是更应该吗。”沈铮道。

    “做了一件事情,就能看出他有能力了,我看未必啊。”曾毓道。

    “曾相国有打压后辈的嫌疑啊。”沈铮直接点出。

    曾毓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皇帝,见两人炒的差不多了,轻咳两声。

    曾毓和沈铮听到后,都很默契的闭嘴了。

    皇帝缓缓道:“有段时间没见秦观,也没有听到他的诗词,别人的诗词,总觉得少了些味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叫他回来,陪在朕身边,在边疆却是屈才了。”

    曾毓心里一惊,

    绝对不能让秦观回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皇帝说到,“我看,就家他一个敷文阁侍制的衔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轻松松一句话,秦观已经成为从四品官员了。

    此刻秦观还一点也不知道,他正在山里,和熊大熊二研究下一个目标打哪一个山头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