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02章:曾毓的怨念

    一  曾相国回到府中,脸色有些阴郁,只喝了半碗米粥就回到书房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在皇宫狂吐之后,曾毓还没有完全恢复,不能喝酒吃肉,每日只能吃一些温养肠胃的流食,弄得曾毓身体越来越虚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办法,他现在看到肉食也不想吃,自从呕吐之后,看到油腻的东西就反胃。

    落下病根了。

    看着烛火默默发呆,竟然又让秦观升了官,原本以为把他赶到雄州那穷乡僻壤边境苦寒,又有自己的门生压制,日子一定过得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的奏折他也看了,没想到这秦观竟然在雄州混的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不行,要压制他,不能叫他有抬头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即摊开一张宣纸,写了一封信,叫来下人,尽快送去大原府。

    秦观不知道几千里之外京城发生的事情,此刻他正在和熊大熊二研究接下来攻打哪一伙山贼。

    熊大说道:“如今成规模的山贼,还剩下木芽寨、天王山和金头鹰了,金头鹰马匪驻地我们不清楚,已经派人去打探了,木芽寨和天王山的情况已经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木芽寨大概有300人左右,天王山400多人,少爷您看我们先打哪一个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地形图,说道:“反正都要消灭,哪一个近先打哪一个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声通报。

    进来一个书吏,双手捧着一封书信递给秦观,“大人,雄州来信。”

    秦观接过打开,发现是徐通判写给自己的信,告诉秦观,今年的院试科举时间到了,提督学政史通已经到了雄州,对于没有见到秦观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徐通判问秦观何时回去,需要他主持雄州院试。

    想起那史通,秦观没来由的背后一寒。

    那个老兔子,当初拉着自己,非要和自己促膝长谈抵足而眠。

    还骗了自己好几幅书法。

    大原府七八个州他不去,非要跑到雄州来,看来还是不想放过自己,刚才秦观还想着,已经出来剿匪一个月,要不要回雄州休息一下,现在看来是不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当即写了一封信,让书吏派人送回去,告诉徐清,好好招待史学政,安排好院试工作,他现在正是剿匪的关键时刻,回不去,一切有史通安排就好。

    书吏接过书信刚走,外面又有人通报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一名小校,小校行了一个军礼后说道:“知府大人,军营外有自称是木芽寨的人,说要求见知府大人,被我们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就是一愣,木芽寨,刚刚还在讨论如何剿灭他们,现在却派人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熊大问道:“几个人,什么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就来了一个人,三十多岁,他自称是木芽寨的三当家,叫崔放。”小校回道。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“带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崔放被几名厢军押着进了大帐,看到正座上穿着红袍官衣的秦观,直接跪下。

    “罪民崔放见过知府大人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眼前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,长相很普通,颧骨略高,带着一幅坚毅之相,开口问道:“你要见本官所谓何事。”

    崔放赶紧说道:“大人,我代表木芽寨前来纳降,希望大人给木芽寨500老幼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其实我们木芽寨,并不是山贼,只是因为生活所迫,据山而守,神宗朝时,有官吏苛捐杂税甚重,最后不堪重负,才带人进了山里。”

    秦观听着他的故事,问道:“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做过抢劫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三当家低下头,“大人,我们确实抢过商贾,不过我们没有伤害过贫苦百姓,也没有与官家为敌,只是为了活下去,大人,我们愿意投降,只希望大人能放过老幼。”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道:“想要活命,可以,不过要拿出诚意,明日我要看到木芽寨所有人,出现在百里坡。”

    秦观没有下任何保证,随后放三当家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夜,木芽寨的人彻夜无眠,现在的大当家,也就是原来老当家的儿子纪如罡,叫来山寨所有管事的,一起商量决定山寨未来的命运。

    二当家的道:“大哥,那知府只说让我们投降,可是如果到时候把我们都杀了,我们不是冤死,不如和他们拼了,或者干脆跑去辽国得了。”

    三当家崔放道:“我们跑不掉的,为了老幼,只能一搏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意见不一,纪如罡也很是纠结,他不想去辽国,可是如果官府不放过他们,那就害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都下去吧,我在想想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出去,纪如罡坐在椅子上,用手扶着额头,眼睛微闭思索着未来。

    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木芽寨就全体出动,五百多号男女老幼赶往百里坡,纪如罡赌官府会放过老幼。

    来到百里坡,木芽寨的人发现,那些官兵已经列队在那里等待,官兵人数众多,旌旗招展人山人海的,气势十足,让人看了生畏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的战斗,让这只原本的农民兵,快速蜕变成了一支军队,与一个月前有了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在看看山寨这边,男女老幼都有,一个个脸上带着惊恐之色,和一群难民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纪如罡打定主意,骑马往军队方向赶去,来到军队近前,看到主将方向是一个年轻面孔,穿着便装的男子,几名身穿将领铠甲的将军护卫左右,他知道,能在这只厢军里穿便服的,也只有那位知府大人了。

    纪如罡下马,走到近前单膝跪下,“罪民纪如罡,带木芽寨518口前来纳降。”

    说完抬起头,看向面色平静的秦观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处理你们。”

    纪如罡咬了咬牙,说道:“只请大人放过木芽寨老幼,我等罪民,任凭大人发落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你也算是能看明前路的,我就给你一次机会,老幼全部迁入雄洲城居住,能战之人加入厢军。”

    纪如罡听后,心声狂喜,抬头看向秦观,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:“真的吗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愿意,从此以后,纪如罡供知府大人驱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