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03章:中埋伏

    一  秦观的系统内,又跳出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“清缴山贼4129人,请问是否领取奖励。”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,秦观清缴了雄州大部分山贼土匪,或杀或抓,已经四千多人了,这已经是系统第8次询问他是否领取奖励了。

    “不领取。”

    秦观关闭了系统。

    招收木芽寨的事情,由熊二负责,秦观叫来纪如罡,问他关于天王山和金头鹰的事情。

    纪如罡道:“天王山人数在四五百人左右,他们的头领自称刘天王,为人很是凶残,经常对雄州境内的百姓下手,每年捋走的妇女就多达几十人,算是名声最臭的一伙山贼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金头鹰,却是一伙马匪,来去如风,我也不知道其具体驻地在什么地方,只知道他们很厉害,敢和辽国人为敌,在这西南边境,算是最有名气的一只。”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说道:“如果我让你去消灭刘天王,你可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纪如罡一愣,心里就想到一个念头,这位大人不会是通过这种方法来消耗木芽寨的人吧。

    不过他刚刚投效,没有拒绝的权利,只能说道:“大人,我愿意去。”

    秦观呵呵一笑:“放心,不是你自己去,熊大将军也去,并且会带上3000厢军,你为先锋探路。”

    纪如罡一听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熊大带着纪如罡走了,又派出一批人,送木芽寨的老幼去雄州,如今秦观这边,能战之兵也不过3000人而已,其中就有熊二那一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骑兵。

    大帐内,秦观正在研究地图,他想看看能否在地图上,大致圈出金头鹰的驻地位置。

    “报,我们的探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帐外有小校通报。

    “叫进来,”熊二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一名探子走进屋,浑身上下满是灰尘,一看就是跑了不短的路赶来的。

    见到秦观后,探子躬身行礼,“大人,我们找到金头鹰的驻地了,不过怀疑那里是他们的临时驻地。”

    “哦,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在库不齐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向地图,惊疑道:“竟然在草原边缘。”

    两日后,秦观带队来到库不齐,此处已经是赵辽边境,前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,只有几处大山横亘远天。

    可是在抵达探子所说的地方之后,秦观他们却扑了一个空,那里确实曾经有人驻扎过帐篷和人类生活的痕迹,可是现在只剩下一些灰烬。

    秦观有些失望,看来金头鹰很警觉,已经跑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观忽然接到系统信息,“清缴山贼4811人,请问是否领取奖励。”

    哎呀,又增加了,看来熊大已经领着纪如罡,消灭了天王山那伙土匪,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。

    如今,雄州境内,能够找到的土匪山贼,几乎都被秦观扫清了,就算是有残留的,也很难找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看看系统统计的数字,4811,怎么就没到5000呢,会不会到了5000,奖励又会有一个飞跃式的提升呢。

    哎呀,我的强迫症啊。

    天色近黄昏,秦观命令安营扎寨,就在这里休息一晚,明天返回雄州,毕竟出来已经这么久了,虽然秦观不愿意见史学政,但是在院试前,他还是要赶回去的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夕阳照在草原上,远处还能看到一条河流蜿蜒而过。

    秦观有了畅快跑一场的想法,对熊二道:“我们两个来跑上一场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少爷,以何为限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山脚了吗,我估计距离这里有十几里,我们就以那里为限,你不是自称马术无双吗,可不要输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输给少爷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高呼一声,开始纵马狂奔。

    呼呼的风从耳边刮过,熊二和秦观的坐骑都是从牧场弄来的大宛好马,跑起来十分畅快,两匹马好像也生出了兴头,都在卖力奔跑,不愿意输给对方。

    秦观和熊二远离队伍,很快就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极奔,很快来到山脚下,秦观的马术终究比不过熊二,还是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秦观也不在意,让马儿自己溜达放松,他们两人就坐在马上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秦观只觉得一阵心悸。

    “熊二,有敌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转马头,熊二直接抄起了狼牙棒,可就在这时,他们四周已经围了一圈马匪。

    一个个手持板斧砍刀,脸露狰狞的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包围圈打开,一个身穿皮甲头戴面具的人,骑着一匹红马走进圈里,金色面具雕刻着一张鹰脸,一双眼睛锐利的扫过秦观和熊大两人,开口说道:“原本我想着夜间偷袭你们,没想到,你们两人竟然主动跑到了我们掩藏的地方,难道这就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秦观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这不是男声啊。

    难道,金头鹰竟然是个女人不成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您就是秦观秦大人吧,这位不知是哪位熊将军。”金头鹰说道。

    熊二手持狼牙棒,神态略显紧张,听了对方的话,出声回到:“我乃游击将军熊平,熊陶是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金头鹰看向秦观说道:“秦大人,你说如果我绑了你,会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不如何,因为你没那个本事绑我。”

    金头鹰一愣,她没想到,被三四百人围着,这秦观竟然还敢说这种话,“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说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道:“别说你三百人,就算是三千人,你觉得你们能留下我吗,你不会以为,我只是个文弱书生吧。”

    金头鹰一怔,她随即想起了关于秦观的传言。

    力挑万斤大车,武力惊人,原本她以为那只是雄州人的传言而已,如今看这秦观在几百人威胁下,神态自然的样子,或许传言是真的。

    金头鹰眯了眯眼睛,对秦观道:“我们从来没有伤害过赵国普通百姓,只对为富不仁的商贾动手,你为何要赶尽杀绝呢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都传你是个好官,我看未必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你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投降,要么被我消灭。”

    金头鹰气坏了,胸部剧烈起伏,怒喝道:“现在这种情况,你还敢和我说这种话,你真以为我杀不死你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