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05章:大腿要抱紧

    移动阅读请访问 m.

    秦观空间里,储存着十坛虎骨酒,每坛50斤,秦观拿出一坛拍开泥封,大帐内顿时飘散出一股浓烈的酒味,还带着药香。

    秦观把葫芦对准酒坛,心里默念“收”字。

    只见从酒坛里飞出一条水线,往秦观手里的葫芦里钻去,好不神奇,只是短短时间,那坛50斤的虎骨酒就被收进葫芦空间。

    秦观有一种浓浓的,葫芦娃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秦观用意念查探,发现那些酒水,变成一个固定的圆球,正安静的漂浮在空间内。

    而且秦观还发现了水葫芦的一个作用,这些酒水,放在空间内,只是单纯的存放,而放在水葫芦内,水葫芦有吸收周围灵气的作用,可以继续孕养,让年份变久,药效更好。

    “好宝贝啊!”

    没有怠慢,秦观将空间里的虎骨酒全部拿出来,都吸入空间内,以后没准用的时候,会变成百年虎骨酒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而且清除10坛酒,袖里乾坤空间又腾出一部分空间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黑了,这时熊二走进营帐,对秦观道:“少爷,为了迎接鸾凤她们加入,烤了10只羊,您去吃点。”

    秦观跟随熊二来到空地上,此刻已经支起来十个火堆,每一个上面都烤着一只羊,秦观接过一块放进嘴里,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随即说道:“今日允许每人喝一碗酒,下不为例,明日早晨早起出发,回雄州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所有人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出来奔波一个多月,终于可以回家了。

    秦观和几位指挥使、都头,还有黄鸾凤等人喝了一碗酒,就让他们自己去吃喝了,他反而走进了草原。

    天上亮起点点繁星,风吹过草原,带来一股凉爽,秦观逐渐走远,前面看到一条小溪,溪水清洌,秦观新得到宝贝,还没有玩够,拿出水葫芦,对溪水收开始收起来。

    哗哗哗。

    小溪飘起一道手腕粗的水龙,旋转着飞向葫芦口,飞到葫芦口时越变越细,最后飞入葫芦内部。

    秦观用精神查探,发现葫芦内正在快速积蓄着溪水,别看外面看着少,但是内部却是几秒钟就能增长一立方的水。

    秦观玩够了这才停止。

    好在小溪是活水,要不然真的就被秦观吸光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队伍回到雄州,在城外,和熊大他们的队伍汇合,一起走进雄州城。

    等厢军走进雄州城门后,就发现城内街道两旁,站着无数百姓,百姓们看到骑在马上的秦观和几位将军,人们开始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恭迎秦知府凯旋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府大人为民除害。”

    “秦知府乃是雄州百姓的福音。”

    “厢军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不只是秦观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,那些厢军士兵,也感到无比荣耀。

    秦观回到衙门,还没有坐稳,提督学政史通就跑了过来,见到秦观哎呀一声:“秦知府,可算等到你了,我还怕院试结束前,你不能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挤出一个微笑:“剿匪还算顺利,提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院试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,后天开考,不用秦知府费心,今晚正好可以和秦知府一起把酒言欢讨论诗词。”史通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“史学政,下官剿匪外出一个多月,身心配备啊,实在提不起精神,需要好好休息一下,不如等考完院试,我们在谈论诗词可好。”

    史通尴尬笑笑,自己太心急了,立刻告辞。

    等史通走后,洛依人上来给秦观脱掉官服,手里一边解着扣子,嘴里还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史学政可是等了好多天,心急火燎的,见你总不回来,别提多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无奈道:“我要不是躲他,估计前几天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观的话,洛依人咯咯的笑了。

    外出一个月不食肉味,这一晚秦观将洛依人揉搓了好几回,依人连连讨饶,秦观才浑身舒畅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徐通判就过来,秦观又处理了一些积压的政务,第三天院试开考,秦观又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秦观和史通点了三十多个雄州本地的秀才,史通依依不舍的回了大原城,秦观才算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刚刚送走史通,秦观就又接到一拨人,朝廷宣旨官。

    “履职尽责、克己勤勉,加秦观敷阁侍制衔”

    秦观没想到,自己无意中抓了一个间谍,还能升官,现在已经是从四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敷阁侍制衔,只是个荣誉衔,没有实际位置,他还是雄州知府。

    大赵国的官通常有官、职、差遣三种职衔。

    官,也称正官,指三省六部及寺监等的各种官称,如仆射、尚书、郎中、中书舍人等。

    职,也称职名,指馆、阁、殿的学士、直学士、待制、修撰、直阁等,如果在馆阁内任职,那就是实际职位,如果在外面,那就是荣誉衔,秦观获得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差遣是官员担任的实际职务,也称“职事官”,秦观的知府就算是职事官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反正是升官了,这就是好事,秦观命人送上谢礼,两个宣旨太监笑呵呵的接过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还笑呵呵的说道:“官家在大殿上还说,秦大人外出几个月,没有听到您的新诗词,其他诗词都感觉缺了味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来时李大监还让我们给秦知府捎个话,如果秦知府有新词,让我们捎回去给官家欣赏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皇帝的大腿需要抱紧,总有好处没有坏处,看来自己还是需要时不时的秀一下,要不然时间长了皇帝忘记自己,那自己也就泯然于众了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我这里确实还有一首新词,麻烦两位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太监脸露喜色。

    秦观提笔写了诗词,两人接过,其中一个缓缓念出来:“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夕阳西下几时回;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徊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完,为首太监说道:“哎呀,虽然杂家看不太懂其中关窍,可是却感觉读起来好舒服,词仙的诗词,那自然是极好的,陛下看到肯定会非常喜爱。”

    移动阅读请访问 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