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08章:小侄,见过秦叔叔

    秦观走上前,与韩玉卿隔着三步远,秦观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子,黑了一些,瘦了一些,不过依旧是那么漂亮,而且比当初在杭州见到时,英气更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来这半年多的军营磨砺,将她变成了真正的战场战将。

    韩玉卿看秦观定定的看着自己,心里升起羞恼,恶狠狠的瞪了秦观一眼。

    秦观一笑,问道:“看来你吃了不少苦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观这简单的问候,韩玉卿心里没来由的一暖,毕竟让一个女人去撑起一个家,她的心里其实非常疲惫。

    “不苦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立刻杭州时,和我说的那句话吗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一下子陷入回忆,她走时,和秦观说,如果秦观真的有庇护他韩家的实力,她回家相夫教子又如何。

    李选被晾在那里,脸色有些不愉。

    这时说道:“秦知府,这次来信安军,为何带上这么多厢军,我看这些人,得有好几千人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回过身,说道:“一万多人,其中两千骑兵。”

    李选惊讶,“雄州厢军有这么多人吗,我记得只有一两千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新招募的,这次过来,正好带上他们,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军队,也好训练一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李选的眼皮耷拉下来,挂着假笑说道:“秦知府,信安军两万多人,粮食供给也才堪堪够吃,您带着一万人过来,人吃马喂的,信安军可养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早就从这个太监身上,感受到了浓浓的排斥之意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次出来,是按照战时规矩来的,厢军自备粮食。”

    李选干笑两声,“那还好那还好。”

    队伍再次出发,一路上,韩世成不苟言笑,韩玉卿在旁边不靠过来,只有大舅哥韩铖主动在秦观旁边,不时询问一些杭州或是雄州的事情,到是聊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进到屯城,秦观打量了一番,屯城里面算不得多大,只够容纳几万士兵粮草的,不过城墙却是非常高,也很坚实,这屯城就是一个纯粹的军事要塞,没有普通百姓只有军人。

    “岳父,小婿听说边军少蔬菜肉食,特意带来了一些,还有一些茶叶、酒水之类的。”秦观说道。

    韩世成点点头,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温和,“你有心了,边军确实辛苦,如果能有一些肉食,相信儿郎们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的交接,自然有人去办。

    不过在交接时,看到这么多牛羊猪鸡鸭鹅和几十车的菜蔬酒水,还是把校尉吓了一跳,随即咧着嘴笑了,心说:“好家伙,咱们这位雄州知府姑爷,还真是大手笔啊,这些东西,比信安军青年一年买的肉食还多,而且还有这么多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来到指挥衙门,摆上一桌酒席,迎接秦观一行,秦观带着熊大熊二,这边是韩家三人加上李选。

    李选敬酒之后,笑着对秦观说道:“不知道秦大人要在信安军停留几天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怎么,我刚来,李监军不会就想撵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“怎么会,您可是信安、宝德两军的总监军,就算是住在军营也是应该的,不过雄州事忙,一州事务托付秦大人一身,想来秦大人也不可能住在这战乱之地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未必,我到是觉得,有必要在这边开一个衙门,就算我不来,也派一两个人负责监督,好履行我监军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还需要李监军的配合啊。”秦观看着李选阴郁下来的脸说道。

    李选脸色一变,他以为今天秦观过来,就是走个过场,却没想到秦观却有这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做惯了婆婆的人,又怎么喜欢头上再加上一道紧箍咒。

    夺权,这对一个官员来说是最不能忍受的。

    太监也是官。

    李选眯缝起眼睛,看着酒杯幽幽说道:“秦大人,已经有了监军,再派人监督,怕是会让职权不分明,难免出事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着说道,“陛下设置总监军,不就是为了监督监军和统兵将军,以及军队运作的吗,你们依旧做之前的工作,只要一心为公,何来职权不分明一说。”

    韩家三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两人斗嘴,他们知道,这种涉及朝廷斗争的事情,他们作为武将,最好不要插手。

    至于熊大熊二,他们两个只管吃喝,如果秦观叫他们杀人,那杀人就好了,这些政治斗争,他们还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韩玉卿看着秦观,看他将李选气得不轻,心里升起一股畅快,有一种有人帮她报仇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李选成为信安军监军以来,凡是军队的事情处处插手,又控制着军械物资,简直成了信安军的太上皇,对韩家人也是颐指气使的,懂不懂就拿上告威胁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,这李选还不懂军事,胡乱指挥,上次信安军遭遇埋伏,就是李选命令贸然出击的结果。

    俗话说一将无能累死千军,就是因为这些不懂军事又手握重权的文官、太监监军,让武将没有一丝一毫的自主能力。

    不能随机应变,又如何能打胜仗,这也是大赵国面对辽国西夏,基本上十战九输的原因。

    李选觉得自己不能退让,看着秦观道:“我朝并无这等先例,如果秦知府一意如此,我会向李朝恩李大监汇报,只怕到时候秦知府会落一个胡乱安插人手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了笑,“李监军说的太严重了,不过我与李朝恩李大监有几分关系,你说说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李选一愣,他没想到秦观会如此说。

    疑惑问道:“你与李大监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秦观将手伸进衣袖,摸了摸,从空间里找出一样东西,放在桌子上,发出当啷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秦观往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李选看到桌子上这个东西时,就是一愣,继而脸色大变,赶紧站了起来,用有些颤抖的语气说道:“是,是干爹的红铜狮子吼吊坠。”

    说着拿起吊坠,反复看起来,嘴里喃喃道:“没错,没错,确实是狮子吼吊坠。”

    李选看向秦观,双手捧着吊坠问道:“这,这吊坠,秦知府是如何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淡淡一笑:“自然是李朝恩李大监送的,你不会以为我是偷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李选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整了整衣袖,李选站在秦观面前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小侄李选,见过秦叔叔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