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10章:草原上的比斗

    夜风席席,冷月如勾。

    屯城外的草原上,两匹马并排在一起,马上的两人始终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出来,不会是让我看月亮的吧。”秦观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要谢谢你。”韩玉卿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今天韩玉卿没有穿铠甲,而是换了一身骑士便装,干练中带着一丝柔美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给我那些药,我来的时候,大哥的断臂已经腐烂,发着高烧性命垂危,军营里的大夫束手无策,后来用了你给我的药,才救了大哥一命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:“我们注定是一家人,何必说谢谢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瞅了瞅秦观,在月光下,这个男人竟然给她一种伟岸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李监军将我父亲叫去,说以后战斗的事情,多由父亲做主,他以后主要管理后勤,希望两人能够配合好。”说道这里,韩玉卿看向秦观,“你是不是和他说了什么,为何转变这么大,要知道,以前李选可是处处插手,没有他的同意,信安军一兵一卒也调动不得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你离开杭州时说,如果我能庇护韩家,你就回家相夫教子,还记得吗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脸上一红,这话她当然记得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,女人不应该出现在战场,为了早日让你回家,我觉得有必要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沉默了好一会儿,说道:“再给我一年时间好吗,明年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观听了韩玉卿的话,呵呵一笑:“我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好像韩玉卿很着急似的,韩玉卿气恼的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苦不苦。”

    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白天的时候他问过一次了。

    而这次,韩玉卿却说道:“苦,很苦。”

    “要训练,要警戒,还要随时提防辽军侵犯,而且军营什么都缺,兵器铠甲军械,粮食只够每日两餐,士兵体力都不能保障,今天你带了那么多肉食,足够军营一年吃的了,现在整个信安军都在传你的好呢。”韩玉卿道。

    边军不易,这秦观知道。

    秦观问道:“为何不赚点钱,补贴一下军队,好像其他边军都在做一些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道:“你是说边贸走私之类的吗,我父亲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秦观早就看出来了,自己这位岳父,为人有些古板,或许韩玉卿就是继承了他父亲的性格,到是那位大舅哥,为人还算圆滑一些。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笑着说道:“那我给你们一个生意吧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好奇:“什么生意,你还会做生意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我做生意的本事,可比我考状元的本事还大呢。不过大的生意,一时半会儿不好弄,这样,我不是带来了一万厢军吗,你们负责训练他们,我付给信安军培训费,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培训费?”

    韩玉卿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给多少。”

    秦观呵呵一笑,“自家人,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听到自家人三个字,脸上一热,又横了秦观一眼。

    第二天,在韩世成的带领下,秦观视察了军队,信安军组织了一场万人规模的操演,虽然信安军的士兵武器与厢军相似,但气势却是高上许多。

    这些边军,可都是真正上过战场厮杀过的。

    熊大熊二看过军队的操演之后,心声震动,看出了自己与真正军队的差距。

    随后几天,韩世成再没出现,都是韩玉卿带着秦观在军营里查看,经过这两天的接触,秦观与韩玉卿没了原来的生疏感。

    两匹俊马在西北的草原上奔驰追逐,马上的两人嬉笑着,随后在一处空旷处停下,远处是连绵起伏的草丘,不远处有一个湖泊,湖水平如镜面,天上一排大雁飞过,好一派草原风光。

    秦观和韩玉卿停了一会儿,秦观摘下霸王枪,笑着说道:“玉卿,我这把霸王枪可是重六十八斤,不小心被扫到,可就是骨断筋折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双手持枪,一点不含糊的说道:“战场上的重武器我见的多了,百斤的都有,枪乃百兵之王,我的银铃枪快如闪电狡如龙,我看小心的应该是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次出来谁也没带,韩玉卿也听说过秦观在雄州枪挑万斤大车的事迹,就生出了比一比的心思。

    随即两人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不可能用生死搏杀的招数,不过也同样战斗激烈,秦观势大力沉枪法威猛,而韩玉卿长枪灵活刁钻枪如梨花万点。

    就在两马相错的时候,秦观突然伸出左手,一把抓住了韩玉卿的银枪,韩玉卿一惊,用力回扯,可是她哪里是秦观的对手,秦观一用力,直接将韩玉卿给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武器落地,秦观却将韩玉卿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韩玉卿大惊奋力挣扎,两人一起滚落到草地上,几个翻滚之后,秦观将韩玉卿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大脸,韩玉卿第一次露出了女儿态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观伸出手,捂住韩玉卿的眼睛,说道: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眼前一黑,刚想挣扎,可这时却觉得唇上一热,她的红唇被人侵占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

    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,侵袭韩玉卿的全身,她被男人使坏了,可现在她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,韩玉卿闭上了眼睛,笨拙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远处,两匹马儿凑在一起,低着头,吃着地上的草,不时还相互交流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不行,那里不行。”

    草原上传来一声女人嗔怪惊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观讪讪松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只能感叹一声,这武将的衣服,便服也防护的这么严实,根本就摸不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从外围,秦观能感觉到她的饱满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躺在草地上,韩玉卿枕着秦观的手里,两人看着澄蓝如碧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以后,相公护着你,缺什么少什么和相公说,咱家别的不说,就是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什么也没说,只是往秦观怀里凑了凑,闭上了眼睛,这一刻她感觉很轻松。

    秦观觉得自己这次真是来对了,原本以为韩玉卿还是那个傲娇妞,可是当你真的降服她之后,却会让你有那种万分满足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