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11章:该动手时就动手

    几天后,秦观告辞信安军,前往保德军。

    韩玉卿送出二十里。

    这次跟随秦观的,不再是一万厢军,只带了熊二和黄鸾凤以及两千厢军骑兵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厢军步兵,都留在了信安军进行训练,熊大也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此秦观还支付了两万贯给信安军,这可把李选给乐坏了,有了这笔意外之财,军队的用度可以宽裕不少。

    由于只有骑兵,这次速度快了好几倍,只用了一天时间就赶到了保德军驻地。

    保德军统领赵得成,监军裴方出屯城十里迎接。

    赵得成恭敬的行礼,喊了一声总监军,而裴方却带着明显的排斥之意,冷冷的对着秦观拱拱手,喊了一声秦大人。

    来时秦观了解过,裴方是文官体系的人,是曾毓的人,难怪他对秦观如此不感冒,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看。

    秦观的眼睛眯了眯。

    进了屯城来到指挥衙门,保德军也摆了一桌酒席迎接秦观,可是席间气氛却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裴方半闭着眼睛,脸上没有一丝笑意,自顾自的拿着筷子加菜,也不理秦观,赵得成双手放在膝盖上,半低着头,一语不发,保德军的两位副将更是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秦观扫视了一眼,目光停留在裴方身上,淡淡说道:“裴监军,本官此次视察保德军,想详细了解一下保德军兵员数目、武器铠甲、每月粮草消耗、各种损耗,还请准备好目录账册。”

    不给面子,甚至给我摆脸子,真以为我没有办法治你了吗。

    裴方加菜的手一顿,脸上露出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慢慢放下筷子,裴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秦大人,以往的总监军,也只检查一下军阵操练,至于那些目录账目,太过繁杂,一时半会儿准备不好,怕是会耽误大人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有什么我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裴方算是看出来,对方这是有意针对自己了,“那我回头准备一下,等准备好再给大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秦观含笑说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了,我自己看就可以,熊二,带人去监军衙门,将所有文书账册都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熊二站起来应道。

    裴方脸上露出一丝惊慌神色,随即化为怒气,嗖的站起来,指着秦观说道:“秦大人,你这样做,是不是不合规矩,我是保德军监军,账目乃是由我掌管,你有什么权利查看。”

    对方发怒,秦观脸上表情丝毫不变,说道:“我是总监军,有监察统帅与监军之职权。”

    裴方脸上露出几分讥笑,“你的总监军,只是个名头而已,你还真把他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这皇帝亲口封的总监军,你却说是名头,难道你比陛下还要厉害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裴方怒急,指着秦观道:“秦观,这保德军我说了算,你莫要以为用这么一个名头,就可以过来压我,如果军队出了事情,你吃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冷冷一笑:“吃罪不吃罪,那是以后的事情,本官现在是履行职责。”

    “熊二,带人包围监军衙门。”秦观再次命令道。

    裴方这次真的急了,对坐在一旁的赵得成喊道:“赵得成,我命令你阻拦秦观,”,转头对秦观道:“秦观,我会上书曾相公,在保德军胡乱行事,你就等着被罢官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向赵得成,赵得成乃是军方统帅,保德军两万多人都是他的属下,如果他出面阻拦,秦观今日还真的不能成事。

    见两位文官都看向自己,赵得成抬起眼皮,瞅了瞅两人,用低沉的嗓音说道:“两位大人都是监军,乃是朝内之事,赵得成无权干涉,今日有些累了,这就告退。”

    赵得成选择撤退。

    这对秦观来说是个好消息,可是裴方却急了,“赵得成,你竟然敢不听命令。”

    赵得成转身,冷冷说道:“裴监军,你是监军,有监督军队之权,可是在这件事情上,你却无权命令本将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呼啦啦,其他几位将军也都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大门,一名将校凑到赵得成跟前,不无担心的问道:“将军,我们真的不管裴监军,回头他会不会又给我们穿小鞋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将校说道:“裴方以前嚣张跋扈,咱们没有办法,不过现在看来却有人能治他,这位秦知府不简单,一上来就发动,我看就是冲着那裴方来的,我听说,这位秦知府,原本就和曾相公不和呢。”

    赵得成好一会,才用平静的语气说道:“咱们是武将,不插手这些文臣的争斗,裴方真的被对方弄下去,对咱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弄不下去呢,他还不恨死咱们。”

    赵得成呵呵一笑:“你觉得那位秦知府,会给裴方反抗的机会吗。”

    赵得成走后,裴方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好孤立,以前用手段降服了这些将领,可是如今看来,他们全都是口服心不服,关键时刻,没有一个人愿意帮自己。

    秦观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将裴方给我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秦观已经打定主意,既然要动手,就将对方弄死。

    裴方急了,指着秦观骂道:“秦观,你有什么权利关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贪污军队粮饷,够了吗。”

    裴方一愣,心说他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他再次吼道:“你胡说八道,你有什么证据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道:“证据自然有,到时候你会看到的,来人啊,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熊二,派人包围监军衙门,任何人不得出入,注意不要让人损坏了那些账册,尤其是注意别让人放火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派人去叫李选,叫他多带几个管账的好手过来帮忙查账。”

    熊二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李选就带着人从信安军匆匆赶来,见到李选后,秦观说道:“对军队的账目,你应该很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李选拍着胸脯说道:“咱就是做这个的,不管是明账还是暗账,不管他做的有多隐蔽,只要是动了手脚的,绝对可以把问题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吧裴方贪污军款的证据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观直接定了调子。

    李选一愣:“如果对方没有贪污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了李选一眼,淡淡说道:“他是曾毓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