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15章:信安军的艰难战争

    战争,就这样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时刻,爆发了。

    秦观在竭尽所能,尽量减少百姓损失,所有人入城躲避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有些后悔将熊大熊二他们留在边军,让雄州万分空虚,可是想想,他们在那里,对边境的力量也是一个补充。

    等安排好雄州地方事务,秦观才想起来,韩世成带着两万多信安军,去阻挡两万辽国骑兵,这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,简直是以卵击石,可他又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勇气。

    不行,我要去前线。

    把这个想法告诉徐通判,徐清极力反对,“大人,您虽然有总监军头衔,可您更是雄州知府,到前线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摇摇头,“两万大军进犯,雄州哪里不危险。”

    秦观穿上铠甲拿上霸王枪,带着百名护卫,骑马出了雄州,他没有直接去信安军,而是去了保德军屯城。

    此时保德军已经接到通知,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,不过保德军的主要任务,是防御西夏国一线,在没有上峰的命令前,他们不敢随意出动去支援信安军。

    秦观刚一进保德军屯城,赵得成就赶来迎接,秦观对赵得成说道:“发兵赤塘关,和信安军一起阻敌可行?”

    赵得成摇了摇头,为难的说道:“大人,不是得成不发兵,如果我们去支援信安军,大夏国趁机从这一线进犯,边境将没有任何防御能力,到时候西夏军就能长驱直入,我,百死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秦观皱眉,他知道赵得成的难处,他们这些将军,不是想怎样打就能怎样打的,兵部有严格的兵力部署,不是他们能随意更改的。

    秦观最后说道:“能否借我几千兵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要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骑兵有多少人?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千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所有的骑兵都给我,加上熊二的两千骑兵,凑足五千,想来对信安军那边也能有些帮助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赵得成咬了咬牙,“好的大人,我这就去集合骑兵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哗啦啦啦,秦观一马当先,熊二、黄鸾凤带领五千骑兵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骑兵队伍速度快,只用了半天时间,秦观就赶到了信安军屯城,见到熊大后,熊大告诉他,信安军在赤塘关组织了一道防线,已经阻挡了辽国大军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秦观随即命令道:“熊大,组织5000步兵,其余人继续看守屯城,我们前去支援信安军。”

    赤塘关名为关,但他并不是嘉峪关山海关那样的长城关隘,他只是一个地名而已。

    四周是连绵的山林,中间一条山路,大赵国在山谷口,建了一座城门,平时作为关口,战时用来阻敌。

    此时,赤塘关正在展开一场惨烈的争夺战,那些辽国士兵一个个扛着云梯,嘴里咬着朴刀,不要命的往上爬,城门上的信安军士兵正在奋力将他们杀下去。

    韩玉卿提着长枪,战甲染血,来到韩世成身前说道:“父亲,敌人太多连绵不绝,我军损失惨重,已经死伤不下两千人,儿郎们快要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韩世成沉着脸道:“能多顶一阵是一阵,到了平原我们更没有优势。”

    曲利坐在马上,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士兵扑上城墙,沉声对副将说道:“加快进攻节奏,日落前,必须拿下赤塘关”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副将领命去了,一会之后,辽国的进攻变得更加猛烈,已经有士兵能够冲上城头,辽军与赵军,在城头展开了一场惨烈的争夺战。

    韩玉卿一把银铃枪舞动生风,一枪扎入一个扑过来的辽国士兵的咽喉,往外一挑,那士兵的尸体飞出城墙,砸在一队正在爬云梯的辽兵,哗啦啦砸下去四五个人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如狗熊般强壮的辽国猛士冲上了城头,手里拿着一把长柄大锤,看到韩玉卿后,吼叫着扑上来就是一锤。

    锤子挂着呼呼的风声,韩玉卿双手一架,只听当啷一声,韩玉卿连人带枪被砸出去几米远。

    韩玉卿嘴角溢血,受了内伤,两只手臂如有千斤重,抬不起来,那狗熊汉子再次对着韩玉卿扑过来,两名士兵跑过来,挡在韩玉卿身前,那汉子挥舞大锤,啪啪两声,将这两名士兵拍飞。

    眼看重锤就要落到身前,旁边伸出一只长矛,噗的一声,捅进壮汉的侧肋,韩玉卿一看,是大哥救了自己,韩铖用仅剩的一只手臂,单手持枪,将长矛捅进壮汉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壮汉发出一声怒吼,手里大锤猛地甩出去,啪的一声砸在韩铖的胸口,韩铖飞出去四五米远,落地后胸口的铠甲已经被砸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噗,咳咳。”

    韩铖喷出一口鲜血,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韩世成挥舞长矛杀了几个辽兵,就在这时,只听轰隆一声,赤塘关的大门被撞破了。

    韩世成看情况已经无法挽回,大声喊道:“所有人撤下城头,我们推守第二道防线。”

    有士兵上前阻挡了一阵,将韩家三人撤下来,跨上战马带着剩下的士兵,骑马往开阔地跑去。

    “城门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辽兵骑兵吼叫着,冲进了赤塘关,而赤塘关后面,就是雄州开阔的平原。

    在平原上,矗立着一只军阵,这是信安军的‘八门阵’。

    阵法说起来神秘,其实不过是战斗时的队伍排列而已,何种地形,面对何种敌人,摆出有效防御,有效杀敌的阵法,这就是军阵。

    韩家三人骑马进入军阵,军阵的口子立马合并,刚刚到了里面,韩铖就已经坚持不住,一下摔下马去,有士卒过来,赶紧将韩铖抬到后面救治。

    此刻韩玉卿也是脸色惨白,她的两条手臂受伤不轻,现在依旧不能提枪杀敌。

    看着杀过来的辽军,韩世成满脸严肃,他知道,今天信安军,或许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步兵对骑兵,本来胜算就少,只能靠人数占优才能战胜对方,可是如今自己只有两万步兵,面对辽国两万铁骑,自己如何能战胜,除非战神下凡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追着韩家父子三人过来的辽军先头部队已经杀到,人数不多却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韩世成沉声喊道:“弓箭手准备,放箭。”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