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17章:相公带你一起杀敌

    秦观带着五千骑兵,快马加鞭从信安军屯城赶到赤塘关,在接近赤塘关的时候,远远就能够听到震耳欲聋的喊杀声,秦观心中焦急,大吼一声:“加快速度。”

    顿时骑兵队伍用上了冲锋的速度。

    秦观一马当先。

    刚刚赶到战场,就看到了令秦观目眦欲裂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名辽国将领一枪捅进韩玉卿的胸膛,哈哈哈狂笑着,将韩玉卿的身体挑了起来,韩玉卿那略显柔弱的身子,挂在大枪上,手脚垂了下去,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玉卿!!!”

    秦观发出一声凄厉怒吼。

    这声怒吼响彻整个战场,竟然将无数的喊杀声都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连曲利都听到了这声喊叫,转头往秦观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无边的怒火在秦观心中升腾,他要杀了这些辽兵,杀了他们,全部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秦观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战神卡瞬间发动。

    只见秦观的身上,瞬间出现一套黝黑的全身铠甲,黑的发亮,阳光照在铠甲上,好像将光线都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霸王枪,好像又粗重了几分,变化最大的,就是他胯下的那匹战马,原本枣红色的大宛马,一下子变成了通体黝黑的高大战马,四条腿却是白色,雅号乌云踏雪,又名乌骓马。

    秦观此刻浑身充满了无尽的杀意,脚下轻轻一点,乌骓马通晓了他的意思,发足狂奔向着韩玉卿那个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秦观手中霸王枪连连挥舞,就像一把杀戮神器,收割着那些辽国士兵的生命。

    凡是他面前的辽兵,只要挡在路上的,统统一枪挑开,乌骓马速度一分不减,只用了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跑到了那个提枪举着韩玉卿身体的辽将跟前。

    那名辽将大吃一惊,刚想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秦观一声暴喝,“你给我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霸王枪带着无尽的威势,轮起来直接砸下去,那名辽将只能瞪大眼睛,眼看着大枪砸下来,只听啪的一声,那名辽将的脑袋被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秦观一把将韩玉卿抄在手里。

    再看韩玉卿,脸色苍白如纸,鲜血不停的从胸口里喷出来,只是短短的一瞬间,就将秦观的战甲染红。

    “玉卿,玉卿。”

    秦观急促的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韩玉卿却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一声悲痛至极的吼声,响彻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死,绝对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才能救玉卿。

    秦观忽然想到了神秘莲子,莲子可以吸收灵气制造灵液,灵液不仅有强身的功效,还有救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秦观手里瞬间出现一颗巨大的莲子。

    “给我吸收,吸收,吸收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辽国士兵已经发现这里的情况,几十个士兵一起向着秦观冲过来。

    秦观的怒火正是最猛烈的时候,看到冲过来的敌人,手中长枪几个挥动,人们只见几道乌光划过,那些冲过来的士兵,就全都变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这一幕吓坏了众人。

    是什么样的力量,才能将一群士兵活生生撕的粉碎,一时间竟然没人敢冲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熊大、熊二、黄鸾凤等人已经带着骑兵冲进了厮杀的战场,有了这股生力军,一时间竟然将辽兵肆虐的势头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曲利看到这种情况,对着身边的副将命令道:“加派人手,将他们分隔包围,决不能让他们有翻盘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副将领命刚要过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战场上却出现了诡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以秦观为中心,周围的积雪开始迅速融化,就像水纹涟漪一般,快速向外扩散,随即人们感受到了寒风刮过,人们发现,周围的山林树木上的积雪也在融化,然后那些绿色的松树,开始迅速枯萎。

    呼啦啦。

    无数树木哗啦啦倒下,化为尘埃。

    他们脚下的土地,积雪融化之后,开始变得干燥,然后出现龟裂,情形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这时,所有马儿开始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被驯服的战马,开始不听指挥,不住的嘶鸣蹦跳,想离开战场远一些。

    动物比人更有灵觉,他们感受到了这股灵气被抽走的感觉,他们害怕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战场上变得混乱。

    曲利心中大骇,他猛地看向秦观,他知道,一定是这个人搞的鬼,咬了咬牙,对着手下大声吼道:“派骑兵给我杀了那个人,他是巫师,是魔鬼,绝对不能留他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观感觉到,莲子的灵气已经吸收满了,出现了一滴灵液。

    秦观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将莲子放到韩玉卿胸口。

    一滴灵液滴下。

    迅速在韩玉卿受伤的伤口处化开。

    秦观心中祈祷:“一定要有效果,一定要救回玉卿啊。”

    两秒钟之后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,只见韩玉卿刚刚还在往外冒血的伤口,竟然停止了流血,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要知道,敌人的长枪可是将洛依人捅了一个通透,可就是这样的伤势,也瞬间愈合了,简直是神迹。

    韩玉卿原本苍白无比的脸色,出现了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悠悠的,韩玉卿睁开了眼睛,抬眼就看到了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,韩玉卿用极度虚弱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相公,是你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大喜,终于救回来了,他抱紧韩玉卿说道:“是我,你不要怕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父亲死了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眼角留下泪水。

    秦观脸上也带了几分悲痛,咬牙说道:“放心,相公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整齐的辽军骑兵向着秦观杀了过来,他们的目标明确,就是秦观,秦观满脸寒霜,从空间里拿出一条布带,将韩玉卿捆在自己身后,柔声说道:“相公带你一起杀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抖手中霸王枪,一股冲天的杀气在周围弥漫,看着冲过来的几千骑兵,秦观丝毫不惧,大喝一声“杀!”,纵马扬枪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熊大看少爷一个人杀过去,一举马槊大声吼道,“跟随少爷杀敌。”

    熊二挥舞狼牙棒,“跟随少爷杀敌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五千骑兵跟着秦观一起冲向辽军骑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