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225章:救援大原城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,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在寂静的夜里,清脆的枪声传的很远。

    秦观已经在开始实弹射击教学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是个新手,只在乌克兰军事旅游中,痛快的玩了一回,至于说水平,那只能用“我会扣扳机”几个字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晚上,这些家伙们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枪械使用原理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发亮,秦观让人们休息一下,一会儿准备回军营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子弹壳,秦观有些肉痛,不是因为几个钱,主要是有钱在这个位面也买不到啊,他穿越回现代时空的机会只剩一次了,他可不想浪费在买东西上面。

    “将所有弹壳都捡起来,我告诉你们,这一颗子弹,可就价值一两银子呢,你们以后用的时候,注意不要胡乱打,知道吗。”秦观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。

    “一颗子弹就一两银子,一两银子一贯钱,这也太贵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,弹壳是用铜打造的,当然贵了。”古代铜就代表的钱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地上,咱们一晚上,可就花了几千贯啊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奇怪,这么厉害的机关器,自然会价比黄金,如果一颗子弹能够打死一个辽国骑兵,那辽国骑兵就只值一贯钱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大赵国只需要拿出40万贯,就能将辽国灭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将辽国灭国,朝廷就算是拿出四百万、四千万都愿意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确实是如此,这么算来,一颗子弹一两银子,还真的不贵。

    秦观发现这个说话的家伙头脑很是清醒,问道:“你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小的叫王泉,泉水的泉。”

    “读过书吗?”

    “读过一些,”

    “家里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雄州本地人,去年兵灾逃到雄州城内,少爷招厢军我就入了厢军,父母健在,父亲进了劳务队做活。”

    秦观拍了拍他的肩膀,对着所有人说道:“都给我好好做,你们现在都是我的亲兵家将,以后有机会,都会给你们一个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少爷。”所有人齐齐应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行军,秦观依旧没有全速前进,当熊大报告说距离大原城还有四十里时,秦观命令扎营,派出探子前去大原城侦查情况。

    同时找来匠人,命令他们改造出十辆大车,这些大车,秦观要求安装固定架,为了放置机枪用的,还要弄上机枪手站立托架,放子弹的木箱,四周增加挡板。

    这就是妥妥的古代装甲车啊。

    工匠的速度很快,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弄好了,当天夜里,秦观带上古代版装甲车、百名家将,又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继续训练。

    回到营地后,探子回来汇报,秦观了解到,三天前大原城被围后,第二天阿那史开始攻城,不过攻击的并不猛烈,现在大原城并没有丢失。

    秦观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,辽军就是在钓鱼,想用大原城,将救援军队调过来,然后消灭。

    秦观和熊大熊二看了半天地图,又研究了如何摆阵、如何伏击,翌日,秦观的两万大军前进三十里,随即摆开阵势。

    大原城巡抚衙门内,巡抚段仲秋,布政使沈相言,指挥将军等人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段仲秋问道:“死伤情况如何。”

    指挥将军回到:“死伤两千多人,要不是辽军攻的不猛,恐怕我们就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段仲秋脸上露出怒色,“那秦观为何现在还不来救,难道他怯战打算不来了吗,老夫定要狠狠参他一本。”

    沈相言看了看段仲秋道:“辽军用的就是围点打援的计谋,而且就算信安军来了,他的一两万步兵,又如何打得过辽军的三万骑兵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不管,上峰有命叫他来救援,秦观不来我就要参他一个抗令。”段仲秋道。

    段仲秋很怕死,至于别人死不死他才不管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校尉快步进来,行礼后说道:“大人,接到消息,信安军援军赶到大原城北十五里,已经摆开战阵。”

    段仲秋一听,脸上随即露出喜色,“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阿那史也收到了手下的汇报,信安军的出现并没有隐藏,所以辽军的外围哨探自然发现了。

    阿那史一听,露出笑意,对拉刺说道:“我就说信安军一定会出城的,现在省了我们去攻打他们的城堡,在平原上,还不是我们骑兵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拉刺问道:“那我们是否全军出击,先消灭了信安军。”

    阿那史摆摆手,“不用,我带两万人过去足够了,你留在这里,继续攻击大原城,等我消灭了他们,回来就全力攻城,拿下大原,这里的金钱和女人就都是咱们的了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拉刺道:“你要小心他们那个主帅,他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阿那史笑道:“你是说那个叫秦观的知府吗,哈哈,一个读书出身的家伙,能厉害到什么地步,拉刺,我就说你是被吓破胆了。”

    拉刺脸色难看,丢下一句话:“那祝你好运吧,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得知信安军摆阵的地方是一片平原,阿那史心中更加鄙夷,他自信带着两万骑兵,几个冲锋就能将他们消灭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骑兵队伍抵达战场,在距离信安军战阵一里外停下,阿那史远远就看到信安军队伍中间的那杆帅旗,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‘秦’字。

    阿那史挥手,叫来自己的副将吩咐道:“分三路并行冲击,我要一次就冲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”

    辽军吹起牛角号。

    这是冲锋的号角,辽军骑兵开始跑动起来,前两百米是慢跑,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达到冲击速度。

    “杀啊。”

    “砍掉他们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灭了他们,咱们发财的机会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辽国骑兵挥舞着战刀,一个个嗷嗷叫着往前冲,脸上露出兴奋的光,好像不是战斗而是去收割人头一样。

    赵军步兵在这些骑兵眼里,就是一只只两脚羊。

    骑兵冲击的速度非常快,转瞬就到了信安军战阵前三四百米距离,就在这时,信安军战阵中,突然响起了密集的爆裂声。